黄金渔场

1585 深海鲔影

1585.深海鲔影

少年们还在纠结为什么喜欢夏天才能长大,鲍威尔和雪莉微笑不语,两人一个是年纪大一个是女孩早熟,明白科尔话里的意思。

戈登、米歇尔和威斯年纪也不小了,可是戈登贪玩,这个年纪的白人男孩一般都开始谈对象乱搞了,他的注意力还在玩闹上。

米歇尔是单纯,没有考虑过男女之事;威斯是武痴,他一直想追求雪莉,但不是因为雪莉漂亮性感可爱,而是他需要一个伴侣以后浪迹天涯……

秦时鸥就着腌制好的鬼子姜吸溜吸溜的喝稀饭,他倒现在吃不惯汉堡三明治之类,早餐吃的是无糖面包,就当馒头吃了,不过没有馒头那样吃起来有嚼头。

吃过早餐,虎子和豹子又羞羞答答的带着四个媳妇跑出去了,秦时鸥喊它们,两个小家伙摇摆尾巴停下了一会扭头看看他,但随即又跑掉了。

秦时鸥气得不行,一直在那里说‘有了媳妇忘了娘’。

本来按照计划,今天他要进行海藻水草的二次播种了,但是科尔来了,他好歹得招呼一下,便带着科尔出海钓鱼,没有前往二号渔场。

空中拖拉机开了出来,装上各种海藻的种子、孢子运往二号渔场,这样等他有空闲了,过去可以直接指挥播种。

这次播种主力是冰雪藻和小叶绿藻,它们营养价值高,对阳光的利用率高,以后会用来做生产鱼饲料的主力。

秦时鸥和科尔乘海鸥号出海,甲板上放上躺椅,一人一个坐在上面,鱼钩撒入海中,剩下的便是躺下晒太阳。

五月上旬的阳光特别温和,上午时分,天气不冷不热,阳光灿烂而不激烈,照在人身上暖暖的。是一年中晒太阳最舒服的时候。

科尔戴上墨镜,说道:“秦,你现在该买一艘大型游艇了吧?”

秦时鸥遗憾道:“之前我还真有这打算,现在没钱哪。”

科尔笑道:“少来这一套。伙计,你可是庞巴迪的股东,你会没钱?”

伯德送上果汁和冰酒,秦时鸥选了果汁,咬着吸管含含糊糊的说道:“就是我是庞巴迪的股东。所以才没钱,该死的,我的钱都投在里面了!”

说着,想想银行里的四亿借贷,秦时鸥蛋疼不已,继续说道:“我现在账户赤字比纽芬兰省的医疗账单还要厉害,你知道我们的省医疗账单危机吗?最近正闹的不可开交呢。”

他说的医疗账单危机,是纽芬兰省最近正在进行的医疗改革,加拿大实行的是免费医疗制度,只要是合法居民。只要是拥有社保的公民,那在加国医院看病治病不花钱。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可能有一顿免费,但不可能天天免费,这块医疗的钱从哪里来的?还不是税收,可是这些年加国经济形势不好,很多人下岗,而现在移民又多,所以对医疗的投资便有些不够了。

其他省还好,比如安大略省拥有强大的工业体系和农业体系。新能源行业的重心也在那里,经济相对维持的较好,纽芬兰省就不行了,这里主要靠渔业。但纽芬兰渔场都崩溃二十年了,渔业也没法创收多少。

纽芬兰省的财政有问题,对各方面基础服务的投资越来越少,出现了一些财政危机,体现在医疗行业上,这个危机叫做医疗赤字危机。

然后去年刚刚进行了纽芬兰省的省级大选。自由党大获全胜,其中他们在选举拉票的时候,曾承诺会通过出售省属资产来平衡预算。

当时选民们非常高兴,政府有办法解决财政危机了,那他们的日子就好办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他们白高兴了,省属资产根本没有多少,政府确实在努力平衡医疗预算,可不光是通过出售省属自产,更多的是削减医疗服务。

秦时鸥给科尔介绍了一下,科尔笑了笑道:“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政府是服务机构,却不是慈善机构,你们省府的做法并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地方不是吗?”

秦时鸥的鱼线绷紧,轮座唰唰唰的往外滚,他摁住轮座试了试鱼的力量,然后漫不经心的转动着轮座,说道:“怎么能这么说呢?省府削减医疗服务,对老百姓影响可大了,本来纽芬兰的及时就诊率就低,现在还削减医疗服务,那就更低了。”

年初的时候,加拿大最大的市场调查机构ac尼尔森做了一个调卷,参与人员超过四十万,其中94%的接受调查者说他们获得了基本医疗保健服务,但只有44%的人表示,他们可以在生病当天或第二天找到医生求诊。

而且,这还是对城市进行的调研,在加拿大的乡村地区,生病人员能及时看病的几率只有35%,纽芬兰省是加拿大经济缺口,这里的医疗服务能力更差,百姓及时看病的概率更低。

就单从医疗这点来看,秦时鸥对加拿大的感悟便是不比中国优秀多少,中国存在看病难的现象,主要难在医药费用高昂。加拿大才是真的看病难,病人直接看不上医生。

科尔刚要接话,这时候秦时鸥往上使劲一扯鱼线,一条大鱼轰然跳出水面,足足有三四米长,身躯线条带着异样的优美,好像一枚鱼雷冲了出来一样。

虽然它的身影在水面上仅仅是浮光掠影露出一面就消失,可那完美的形象还是震撼到了科尔。

“雪特,蓝鳍金枪鱼!”梅西百货的掌门人兴奋的叫了起来。

秦时鸥在大鱼露面瞬间便判断出了它的身份,刚才钓到鱼的时候他没有用海神意识去看,觉得没必要,反正是来休闲的,这样他就失去了主动权。

蓝鳍金枪鱼跳出水面是在蓄力,跳起后落水立马来了个加速,轮座呼呼的转动,鱼线绷得笔直,‘咔吧’一声,最终崩断!

这在他的预料之中,两人所用的鱼线只是钓普通鱼的四磅线,连副线都没有,钓不了蓝鳍金枪鱼,也没想钓这种珍贵的大鱼。

结果他们竟然遇到了蓝鳍金枪鱼,这样没说的,秦时鸥立马喊着伯德过来帮忙换线,科尔紧张的问道:“现在是不是来不及了?那条鱼一定吓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