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586 收获金枪鱼

1586.收获金枪鱼

专职之后孤独一个人,最近出去走走转转,真的太憋屈了,自己快憋出毛病了,所以担心更新可能不太稳定,特意给大家说一声,希望兄弟姐妹们能理解一二!

秦时鸥说道:“没问题,我这里有一个黑鲔鱼群,它们不是单独作案的,这条跑了,后面肯定还有其他的鱼在跟着,干它们!”

一听这话,科尔眉开眼笑起来,问道:“真的吗?你这里有个黑鲔群?快快快,下群杆,抓它们!”

钓上蓝鳍金枪鱼,是垂钓活动中最有价值的,科尔这种身价的人可能吃金枪鱼已经吃腻歪了,但他绝对没有自己钓上过成年蓝鳍金枪鱼,顶多是每次出海念想一下。

秦时鸥可以满足他的心愿,渔场的金枪鱼,不光是蓝鳍金枪鱼还是黄鳍金枪鱼,不管是大眼金枪鱼还是鲣鱼,都已经繁衍成了种群,垂钓丝毫没有影响。

甚至,这个秋天等到了金枪鱼捕捉季,他打算在渔场下网,捕捉一个蓝鳍金枪鱼的鱼群再说,反正数量多的很了。

一条条鱼线撒出去,一根根鱼竿插上了甲板和船舷的护栏卡位上,鱼钩上挂的是活的鲱鱼,这是蓝鳍金枪鱼最喜欢的食物之一。

太阳渐渐高升,灿烂的阳光照耀着海面,渔场海水清澈,波浪翻滚,晶莹透彻如水晶一般。远处时不时的有一道水柱喷起,这是鲸鱼在水面上换气。

秦时鸥等待着蓝鳍金枪鱼上钩,观赏着海上景色,看到有v字型水柱后,他给科尔指点,道:“那是北极露脊鲸群,要不要过去看看?”

科尔全神贯注的看着水面,摇头道:“算了,我们先等一下金枪鱼,说实话伙计。我还没有亲手钓上过这种鱼呢。”

秦时鸥耸耸肩,放出海神意识下去看了看,周围确实有一个蓝鳍金枪鱼群经过,他刚才的话说的半真半假。其实渔场不止一个金枪鱼群,但一般确实是有一头大鱼带队,后面跟着其他鱼,所以碰到领头鱼,就代表碰上了金枪鱼群。

伯德搬上一箱子的冰冻鲱鱼。秦时鸥戴上手套,上去和他一起切鱼段扔入水中,吸引鱼群靠近小艇。

最先感受到鲱鱼美味的不是蓝鳍金枪鱼,而是海鸥,当他们开始往水里扔鲱鱼段的时候,海鸥们拍打翅膀,发出清脆的鸣叫声,飞过来争抢落水鱼段。

这些海鸥不是以前那些银鸥,银鸥群被赶到了圣约翰斯,将城市折腾了几天。后来市府不得不允许居民们猎杀银鸥,这才将它们吓唬走。

飞来的海鸥有二十多只的样子,小的只有巴掌长短,羽翼未丰,飞起来歪歪斜斜,有时候大浪涌来,它们都避不开,会被海浪拍倒在水里。

不过海鸥不会淹死,它们的羽毛有油性,落水后稳住身形可以再飞起来。

伯德拿出枪来想要将这些小强盗赶走。秦时鸥看这个海鸥群里大多是小鸟,就摇摇头道:“算了,让它们跟着沾点便宜吧。”

随着鱼段撒入水中,蓝鳍金枪鱼们终于被吸引了过来。它们在轻松捕食了一些鱼段后,眼光放到了带着鱼线在游动的鲱鱼。

海鸥们帮了忙,它们会不断的扎猛子钻进海水里,每次钻进去和浮出水面的时候会带起水流,这样影响了水下的可见度,蓝鳍金枪鱼们难以发现海水中的鱼线。

每一条金枪鱼能活到成年。那都是经过钓钩钓线磨练的,它们很精明,如果发现鱼线便会逃跑——这是秦时鸥用海神意识观察到的,以前他听人说鱼的记忆力只有几秒钟,但有了这个发现后,他就对这所谓的科学嗤之以鼻了。

这样终于,在海鸥们吃的差不多饱了的时候,一条鱼线猛然紧绷,随即轮座旋转,鱼竿柔韧的前半部分被拉成了弯月。

“快!”秦时鸥故意慢了半步,让科尔去抢到了这个鱼竿,然后过去帮忙拉扯。

这条金枪鱼有三米长的样子,不算大,渔场的顶级蓝鳍金枪鱼个头长到了五米,即使不上拍卖会,都价值百万。

垂钓蓝鳍金枪鱼充满技巧,和这种鱼的搏斗不能心急,得慢慢耗,要有耐心也要有体力,更重要的是要有经验。

科尔没有经验,不知道什么时候该放鱼线什么时候该收鱼线,秦时鸥便在旁边指导他,每到失误就赶紧上手帮一把,这样那蓝鳍金枪鱼一直没有逃脱。

尼尔森在驾驶室里执掌方向舵,秦时鸥不断呼喊,让他来改变方向:“往前开,速度十个点!”“ok,停下,等一会!”“调头,十点钟方向,速度六个点……”

科尔不明觉厉,一边呲牙咧嘴的转动轮座,一边说道:“你真是行家,秦,我有预感,水下这个大家伙今天逃不掉了。”

他这话说的太满,如果不是有海神意识在水下创造暗流消耗这条蓝鳍金枪鱼的体力,那它肯定会逃掉。

海神能量改善的可不光是蓝鳍金枪鱼的肉质,还有它们的力量,爆发力、耐力都非常出色,一般的钓手收拾不了它们。

即使这样,也是耗费了四十多分钟,才将这条鱼拖到水面。

秦时鸥让科尔注意松紧,他从伯德手里接过鱼叉,沉声道:“好了伙计,往后拖它,我要给它致命一击了!”

科尔紧张的大力回收鱼线,等这条鱼拖到距离海鸥号十多米距离的时候,秦时鸥深吸一口气,手臂肌肉贲起往前甩出鱼叉。

‘嗖’的一道破风声响起,鱼叉精准的射中了这条鱼的颈部,三棱叉子直接没了进去,留下鱼叉长柄高频颤动。

“酷毙了!”科尔兴奋的伸手来和他击掌庆贺。

后面将鱼慢慢的拖了过来,再用绳套帮助鱼的弯月形尾巴,电机转动将它钓了起来,这时候才算捕捉过程结束。

科尔先过去拥抱着这条鱼拍了几张照,又把秦时鸥叫过去一起合影。

一连拍了上百张照片,科尔跟小孩一样摆出各种姿势,直到气喘吁吁来才罢休。

等他拍完照,伯德上去用军刀切掉鱼腮,掏掉内脏开始放血。

秦时鸥给科尔倒了一杯冰酒,两人撞了撞杯子共同喊了声‘祝贺’。

中午的菜这样就出来了,秦时鸥取了一些鱼皮和鱼肉,给科尔做了几个菜,烤鱼片、拌鱼皮、鲜鱼片、烤鱼、炸鱼,简单但精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