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04 莫名其妙的官司

1604.莫名其妙的官司

之后几天,秦时鸥一直在孜孜不倦的寻找圣荷西号,毕竟相对不知具体价值的海盗沉船,圣荷西号是拥有巨大价值的,前面他对小布莱克时候的上百亿价值一点不虚。

很遗憾,他耗费的力气不少,收获却不大,圣荷西号的影子都还没有发现。不过在开曼海沟的外围,他倒是看到了一种海底奇观——首先有一道白色喷射液柱时不时出现,然后以液柱为核心,周围凹凸不平的海底上落满了积雪,让它看起来银装素裹、冰清玉洁!

这片海底世界不大,只有四五百平方公里的面积,在这里,不管是海底丘陵还是小海沟,都是雪白一片,仿佛是他老家大雪后的小镇。

秦时鸥见了第一面后惊异无比,海底当然不可能有雪,可这里的景色实在太像落雪后的大地了。后来他用海神意识靠近,愕然发现这不是雪,这片茫茫洁白的海底,上面覆盖的是细菌!

奇怪之下他上网搜索了一下才明白,热液排出了一些矿物质,液化的矿物质进入周围海水遇冷便会落到海底,一种繁殖力很强的白色细菌可以依靠矿物质为食,这样它们大量繁殖,就形成了这片雪一样的细菌层。

搜索了几天没有效果,秦时鸥慢慢的也就没有了热情,反正这种活急不来,即使他现在就发现了圣荷西号,那也没办法打捞。加勒比海可不是公海,隔着美国和加拿大都很远,如果要打捞沉船那将非常费劲,需要打通很多关系、走很多流程。

五月下旬的时候,突然有人来拜访秦时鸥,他去接待一看,是卖给他黄金湾渔场的明斯基兄弟。

兄弟中的小弟看到秦时鸥后先笑眯眯的说道:“你好,秦,有些日子没见了,我们上门拜访有点冒昧。希望能得到你的谅解。”

秦时鸥请他们坐下,说道:“没关系,两位,请问你们来找我的目的是?”

小明斯基说道:“我们不想绕弯子。秦先生,之前我们在渔场留下了一些东西,根据合同,那些东西还属于我们,对吗?”

“什么东西?”秦时鸥下意识的反问。但很快就明白了这家伙的意思,他说的应该是圣檀木,以这对兄弟无利不起早的尿性,如果不是有让他们特别动心的东西存在,那他们是不会花费那个飞机票钱来这里找他的。

果然,小明斯基搓了搓手掌,笑嘻嘻的说道:“我们当初在仓库里留下了一株木材,那是一棵很珍贵的树木,当初没有带走,现在想要去带走。应该没问题吧?”

听到这里,秦时鸥心里对两人无比反感起来,这简直是不可理喻的吸血鬼,两人竟然不要脸到这个程度,真的只能说世上竟有如此无耻之徒。

忍着厌恶,秦时鸥淡淡的说道:“什么木材?按照合同你们可以去带走,所以你们自己去拉走就行了,好走不送。”

明斯基兄弟办事可以说滴水不漏,他们出售黄金湾渔场的时候,当时确实说明。只将渔场中海洋部分和陆地上的建筑留给秦时鸥,里面的家具、部分机械器具依然属于他们。

小明斯基并不为自己二人的做法感到耻辱,他们只感到后悔,为什么以前他们没有在仓库里发现圣檀木?

有关圣檀木的新闻是他们最近刚刚看到的。莱布尼茨家族获取这条圣檀木后,捐献给了英国伦敦的一家很有名气的大教堂。记者在询问他们有关圣檀木来历的时候,洛根-莱布尼茨用了秦时鸥的说法,就是从一家渔场主手里得到的,前任渔场主将圣檀木留在了渔场。

这个说法其实是胡扯的,秦时鸥自己都不信。洛根不傻,他也不信,但偏偏有人信了,那就是明斯基兄弟。当然或许他们也不信,渔场到底有什么他们能不清楚?可是既然新闻这么报道,他们认为有利可占,就跑来想找秦时鸥分一杯羹。

秦时鸥会分给他们才怪了,小明斯基随后明说,说那棵圣檀木是他们遗留在渔场的,希望秦时鸥能够将出售圣檀木的费用交还给他们,至少给他们一部分。

听到他们兄弟的强盗说法,秦大官人乐了起来,笑着问道:“那你们觉得我给你们多少钱合适?”

小明斯基做出公允的样子,说道:“虽然这棵树木是属于我们的,而我们当初也没有想卖。可是毕竟你已经卖掉了,我们可以认为你这是帮了忙,愿意给你一成的收益。”

“一成?你们不觉得有点多吗?”秦时鸥讽刺的笑了起来。

小明斯基脸色一红,听出了他话里的鄙夷含义,便咳嗽一声道:“那也可以给你两成,这已经足够多了不是吗?”

秦时鸥看着他那肉疼的表情,心里不禁好笑,这对兄弟不光葛朗台,还活在理想乌托邦中,合起来说那就是这是一对贪心的傻子。

他没有心情和两人乱扯,摆摆手道:“一分钱也没有,你们还是请回吧。”

一听这话,大明斯基不满的站了起来,他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合同,说道:“秦先生,我们一切需要按照合同来进行才对,要知道,我们的合同是受法律保护的,对吧?”

秦时鸥耸耸肩道:“那你们去起诉我吧,好了,你们先走吧,我还有事就不送了。”

他只是随口一说让两人去起诉自己,没想到隔天法院真的有传单送到了,说明斯基兄弟雇佣律师起诉他破坏合同,将他们的珍贵木料偷售掉了。

秦时鸥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这对兄弟是傻的吧?不过他也有点抓瞎,这是他来到告别岛后收到的第一份起诉书,赶紧去找到奥尔巴赫,将事情和他说了一遍。

奥尔巴赫叼着烟斗吐出了个烟圈,说道:“这件事太简单了,行了,秦,你不用管了,去忙你的好了,我会帮你解决掉的。”

秦时鸥问道:“怎么解决?”

奥尔巴赫笑道:“很简单呀,根据合同,渔场里的木材是属于明斯基兄弟的。可是谁能证明这棵圣檀木是你从渔场里拿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