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95 权力的美味

1695.权力的美味

秦时鸥干笑道:“这样可行吗?”

奥尔巴赫打开IPAD,找到有关圣檀木的新闻,指着它说道:“瞧,说圣檀木出自黄金湾渔场的是洛根-莱布尼茨,在法律上,他的说法是不能作为物权归属证据的,只有你自己承认过这些木材的归属地才行。”

秦时鸥惊讶的看着老爷子,老爷子耸耸肩道:“这你不会理解不了吧?我记得你是读过大学的不是吗?”

“不,我能理解,我吃惊的是,你会用IPAD?”秦大官人依然大张嘴巴做吃惊样子。

奥尔巴赫将IPAD扔给他,悠悠说道:“大学对你最大的帮助是什么?塑造你再学习能力,我也上过大学,还读到了博士,换句话说,我的再学习能力其实要强于你。”

这件事秦时鸥再也没管,明斯基兄弟的到来似乎只是一个小插曲,对他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当天他和奥尔巴赫谈过后,也没有去出席法庭,这件事就这么告一段落。

天气暖和了,夏天的感觉到了,秦时鸥褪掉长衣长裤,换上了T恤和沙滩裤。而渔夫们更是天天光着膀子,一个个晒的黑黝黝的,夜晚如果灯光不够明亮,这些家伙就跟盗贼开了潜行技能一样,秦时鸥都发现不了。

五月底,经过接近四个月的装修,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的办公大楼终于装修好了。他们的办公场所位于圣约翰斯城郊新开辟的CBD地段,国内俗称城乡结合部开发中心,政府找一片空地然后忽悠投资人们去那里工作,跟圈地养羊差不多。

秦时鸥倒是挺喜欢这个地方的,因为这里隔着港口近一些,方便他翘班。

装修结束之后,秦时鸥得去上班,当然不是固定在那里,起码一个周还得去个一两趟的,毕竟渔业联盟有不少琐碎事情需要处理。另外。办公室落成,他得前去参加落成典礼,这相当于渔业联盟正式开门干活了。

不光是他得去,连海洋和渔业部的部长马修-金都要来参加。纽芬兰省府和圣约翰斯市府的大领导们也都到场了。

CBD广场暂时建成投入使用的有六座大楼,渔业联盟位于二号大楼四层和五层,这两层一共上百个办公室都是属于他们的,秦时鸥对此感到棘手,麻蛋他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利用其这些办公室啊。

乘坐游艇赶到码头。秦时鸥看看时间,觉得这样不行,自己以后要工作,那肯定会频繁的穿梭于圣约翰斯和告别岛之间,乘坐游艇速度太慢了,浪费时间,那就得乘坐直升机。

而渔场只有一架直升机,还不是商用直升机,速度慢也拿不出手,此外渔场也要用直升机进行每天的例行巡逻。这样他拿不出来,现在到了该买一架新直升机的时候了。

秦时鸥现在腰包里没多少钱,大秦海鲜每个月倒是能给他赚不少钱,可这些钱他都还给银行了,现在还欠着银行三亿加元呢,而他给庞巴迪的投资现在还没有见到收获的迹象,起码得等到明年,才能有分红。

这样,他考虑了一下就决定,这次海盗沉船宝藏出来之后。一旦卖掉换成钱,他先去买一架牛逼的直升机,起码得是千八百万加元的那种商务直升机。

CBD办公区位于一座花园旁边,圣约翰斯这种地方就是这样。地广人稀、草木众多、绿树成荫,随便一片空地划出来在里面放几张椅子桌子,就能称为花园。

六座大楼平地而起,周围是碧绿的树木草地,野花丛生、鸟语花香,秦时鸥觉得要是在国内的大城市里有哪个CBD是这样的环境。那肯定能造成轰动的。

但在加拿大,这样的CBD只能让人笑话——连个人影都看不到,这算的哪门子中央商务区啊?

大楼都是刚刚建起没几个月,从外面看崭新无比,一扇扇镀漆单向可视玻璃窗门反射着阳光,让这些大楼有种奢华肃穆的气场。

秦时鸥西装西裤黑皮鞋,站在广场中央看着二号大楼,里面有一个办公室就是专门属于他的,这么想着他似乎也是号人物,那是不是应该夹上一个公文包呢?

这样的活当然用不着他,黑丝笔筒裙打扮的提雅怀里抱着一个文件夹,里面是今天所能用到的资料。文件夹被她紧紧抱在怀里,压迫那对巨峰,产生一种动人心魄的魅惑美感。

秦时鸥迅速瞥了一眼,然后将目光放在大楼上,期盼的说道:“提雅,带我进去看看吧,咱们办公室装修了四个月啊,这得装修的多豪华?”

他的渔场小楼装修只用了十来天就结束,两层楼用了四个月,而且是同步进行的,这么看来确实应该装修的很豪华才对。

但听了他的话,提雅委婉的说道:“理事长,我得先给您说清楚,根据国家对公职人员办公场所的要求,咱们的办公室都是简单装修的。”

“四个月啊,那这效率太低下了吧?”秦大官人难掩心中震惊。

提雅更是如此,她一样震惊的瞪大双眸说道:“难道您不知道吗?咱们的大楼装修只用了一个月,剩下三个月是在进行通风空置处理,以解决装修过程中产生的污染吗?”

秦时鸥被雷了一下,他现在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养鱼虾蟹,说实话他还真忘了有这回事,难怪大楼迟迟不能投入使用,还有个装修污染问题得解决呢。

他是最早来到大楼的领导,马修-金、纽芬兰省长埃尔文-马布里和哈姆雷等人都没有来。

但普通的员工都来上班了,秦时鸥进入大楼乘坐电梯到了四楼,里面正忙碌着分办公室、搬家运送资料,当他出现之后,这些人立马停止手头工作,用满含尊敬的目光看着他,一路上都有人跟他打招呼,“理事长”这个称呼就没有断过。

秦时鸥微笑着回应员工们,他第一次体会到了权力的好处,是的,这是权力的好处,是金钱所不能带来的力量,在这些员工面前,他就是能决定他们职位升降的上帝,他们必须得对他保持足够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