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06 开始烧火1/10

1606.开始烧火 (1/10)

1606.开始烧火

提雅带着秦时鸥去了他的办公室。

理事长办公室,六个鎏金大字印在一个铭牌上,提雅快走一步帮他打开门,秦大官人露出赞赏的微笑,走过去的时候亲切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小鬼,好好干,组织上对你期望很高啊。”

提雅嫣然一笑,眉眼微挑说道:“谢谢领导赏识,我一定会努力工作,以不负领导提拔。”

秦时鸥嘿嘿笑了起来,结果一个声音在办公室里响起:“嗨,秦,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

哈姆雷?秦时鸥吓了一跳,他以为这些领导们还没有来,没想到哈姆雷竟然这么早进了他的办公室。

提雅从外面拉上门,秦时鸥看到笑意盈盈的哈姆雷后诧异道:“你来的这么早?”

哈姆雷耸耸肩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不是吗?”

秦时鸥一边和哈姆雷聊天一边看向四周,办公室装修的确实比较简单,四面墙壁上什么装饰品也没有,南方墙壁是一个大落地窗,有灿烂的阳光照耀进来。站在窗前往外看,能大致俯瞰前方广场和四周的公园美景。

落地窗前方就是一张高靠背老板椅和一张巨大的实木桌子,桌子上一台崭新的苹果一体机在运转,他拉开椅子坐下,双手合十抱在小腹上,翘起二郎腿对哈姆雷说道:“小哈啊,你找我什么事?”

哈姆雷为人处世低调而严肃,对于秦时鸥这样的玩笑一时没能理解,茫然问道:“啊?什么?”

秦时鸥用手指敲了敲桌子。皱眉道:“你不是那个什么部门的小哈吗?威廉-哈姆雷,是不是?你来找老总我有什么事?我现在时间宝贵。你长话短说吧。”

哈姆雷这才理解过来,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便哭笑不得的回了一声:“啊?”

开了个玩笑爽了一把,秦时鸥乐了起来,他挥手示意哈姆雷随意坐,办公桌对面有一张软座靠椅,两边也有沙发,布置的虽然简单,但充满干练感觉,秦时鸥看了感觉挺舒服的。

有关渔业联盟,哈姆雷不熟悉秦时鸥也不了解。这样两人的话题就只能往医疗改革上转移,哈姆雷说诊所已经给他申请下来了,只要省府要求取缔所有设立时间短于五年的社区医院,他就可以帮告别镇的医院进行转型了。

到了十点钟的时候,省府的人也来了,省长埃尔文-马布里带着一干议员来到渔业联盟会议室,提雅和副理事长昆汀-斯坦森率先招待这些人,秦时鸥的导向消息后和哈姆雷赶到,一行人凑在一起洽谈有关渔业联盟的一些事。

马布里一心希望渔业联盟优先服务纽芬兰。但联盟成立小半年了,秦时鸥这边也没有什么动作,他有些等不及了,这次会谈的时候他直接问道:“理事长先生。请问联盟下一步动作是什么?”

秦时鸥淡然说道:“马布里省长,您好,请问您是否了解我们国家的无为而治思想?如果您了解。那我想您应该能看出我的计划,纽芬兰渔场的兴盛不是一朝一夕所能恢复的。这需要渔业联盟的上下努力和有关渔场的一些改革。”

马布里认可他的这些说法,便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秦时鸥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改革不是请客吃饭,这是要伤害某些人的利益,如果联盟成立之初便开始得罪老牌渔场主们,显然容易导致人心不稳,我需要先维稳当前局势,所以短时间内我不能动作。”

马布里脸上微笑心里不忿,妈的老子耗费这么多珍贵时间就是来听你说废话的是吧?

不过他不能对秦时鸥的工作进行指手画脚,因为渔业联盟隶属于渔业部管辖,加拿大的政体性质决定了各个部门之间的分工明确和权力分摊,马布里管不着秦时鸥。

甚至,如果将秦时鸥逼急了,他可以将渔业联盟的办公地点搬离圣约翰斯跑去新斯科舍省的哈利法克斯,毕竟那里也是纽芬兰渔场的主战场之一。

后面马修-金也到来了,虽然他们之间互相不归属,但都是一个体系里的,马布里和手下的议员们对于马修-金保持了足够的尊敬,马修-金同样这样。双方之间有互相需求,省府需要渔业部的资助才能更好的发展渔业,而渔业部的一些政策也需要省府支持才能展开。

马修-金和马布里、哈姆雷一行在秦时鸥的陪伴下浏览了办公大楼,随行的有记者,一路跟随啪啪啪的拍照,最后还来了一张大合影,提雅说以后要挂在他办公室里的,这让秦大官人忍不住翻白眼。

全世界的政治都是这样,场面上的东西总是少不了的,加拿大一样不能免俗,马修-金等人今天过来其实什么鸟用也没有,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作用,那就是鼓舞人心和秦时鸥镇了一下场子。

上午到来转了一圈,马修-金和马布里一干人在中午之前便离开了,秦时鸥还想请他们吃个饭,不过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说到吃饭,员工们颇有微词,因为这个所谓的cbd人气实在太差了,连麦当劳、必胜客这些快餐店都没有开过来,员工们的早餐和午餐很不好解决。

秦时鸥开了个总体动员大会,毕竟他这个理事长干的有点不太称职,入职小半年了,在这里上班的时间加起来没有一个周,估计还有不少员工没见过他呢。

渔业联盟可不是花架子、小摊子,这次渔业部是真心想通过这么一个联盟来团结起加拿大的私人渔场主,然后统一管理实行纽芬兰渔场渔业复兴的。所以,他们的人员配备非常齐全,现在还没有满编,员工便有接近一百人了。

秦时鸥做过人力,对于带队还是有几分心得的,入驻新办公场所第一时间,他便召开员工们搞了一个座谈会,打算寻找问题好解决问题,如果有大问题,那就顺便来个新官上任三把火。

这是标准的中国特色,加拿大因为有强力工会,所以领导不会和员工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有什么事由工会出面,工会就是一座桥梁。

座谈会召开,秦时鸥问道:“大家有什么困难可以现在提一下,我来想办法解决。”

下面立马开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