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20 诡异的三号渔场

1620.诡异的三号渔场

秦时鸥没有在意这艘盗宝船的情况,因为他的海神意识过来后不久,这艘船上就收起了放下的拖曳型摄像机,随即向海湾外开去。

这种拖曳型摄像机在海洋产业中使用范围很广泛,盗宝船会用来探索海底沉船情况,盗鱼船会用来探索底栖鱼类的分布情况,渔场主们也会用来探索渔场鱼虾生长情况。

他以为这西西里的罗宾汉号只是一艘盗鱼船,放下拖曳型摄像机来监控水下渔获状况,发现这海湾里没有鱼之后,便准备离开。

既然这艘船没有在这里捣乱,那他没必要过分关注,即使报警给海警,他们也未必会管,管了也无法给这样没有===m进行偷盗的船定罪。

其实开始他的担心和组装生产线的工程师一样,如果这艘船是想要上岸去抢夺偷盗饲料制作机器,那才是麻烦事。

西西里的罗宾汉号渐渐远行,秦时鸥放心的继续喝酒吃烤鸡,那工程师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他装作不了解情况,说道:“别担心伙计,我已经报警了,而且我正在安排人乘坐直升机赶赴你那里……”

“哦,不用,秦先生,可能是我误会了,那艘船已经离开了。”工程师讪笑道,“或许他们是走错了航线,或许他们的船出了点问题,但总算没问题,感谢上帝保佑!”

后面几天,渔场风平浪静,秦时鸥通过海神意识监控水下,大秦渔场内的渔获、二号渔场里的海藻都在预期之中良好繁衍,让他惊奇的是。三号渔场里的渔获竟然多了起来。

三号渔场的底子本来就不错,秦时鸥记得他当初购买去观摩的时候。发现渔场里渔获情况就相当可以,有鳕鱼群、鲱鱼、鲭鱼这三大纽芬兰常规鱼群的踪影。也有雪蟹、大西洋比目鱼、海鲈鱼等鱼踪,另外隔壁卡特渔场的一些渔业资源也进入了他的渔场。

秦时鸥迟迟不对三号渔场进行投资使用,就是在等待卡特渔场的资源西下,然后进入他的渔场。

两个渔场是邻居,三号渔场渔业资源少空间大,卡特渔场空间更大但资源更丰富,总有一些鱼在卡特渔场找不到吃的,到时候会自主进入他的渔场。

他这么做不是很厚道,不过在渔场竞争中。这是完全合情合理的,当初他对大秦渔场进行大肆投资,周围渔场不也等着蹭饭吃吗?不过他出手快,在大秦海鲜上市之前先把附近渔场全购买了下来。

如果等到大秦海鲜品牌建立,那他再想买这些渔场就很难了,渔场价值提升两倍不要太轻松,提升个四五倍都有可能。

所以,他这样等着蹭渔获还算不错的了,要是真不厚道。他会用海神意识去将渔业资源引过来,或者他在三号渔场养殖海藻水草、投放含有海神能量的鱼饲料,到时候卡特渔场完全就是给他做嫁衣裳。

现在他是静观其变,海神意识在三号渔场里快速穿行。感受到了很多熟悉的气息。

这些气息来自含有海神能量的鳕鱼,当初卡特从他的渔场购买了一些鳕鱼,可惜他还是空做了嫁衣裳。现在都属于莫里家族了。

再往后,他还在海底看到了一些斑节对虾。这些大虾已经从虾苗成长为了半大虾子,大秦渔场也有。这是卡特从渔业拍卖会上花高价拍下的虾,怎么会出现在三号渔场?

斑节对虾活性很不错,可是虾不是鱼,它们不会进行大范围的转移,也没有那个能力,所以一般在养殖虾中,都是投掷在哪片海域,基本上这一生便是在那里度过了。

秦时鸥有点疑惑,不过看这边的斑节对虾数量不多,且两个渔船隔得那么近,那从隔壁跑来的也不算奇怪。

这让他有点无奈了,既然连斑节对虾都跑来了,说明卡特渔场和三号渔场的界限太不清楚,以后很容易搞出摩擦。比如说捕捞斑节对虾,莫里家族发现他们的对虾进入了大秦三号渔场,那肯定会来捕捞,到时候秦时鸥是拒绝还是允许?

将这个假设在扩大一些,如果他在这里养殖一些珍贵海产品如鲑鱼、佛州刀鱼了,那莫里家族过来以捕捞他们家对虾的名义而捕捞他的鱼怎么办?

一般来说,如果两个相邻渔场的边界没有用渔网之类隔开,那渔场主们不会养同一类海产品,会商讨着交换海产种类养殖,今年你养大西洋鳕鱼我养狭鳕、你养对虾我养龙虾。如此一来,到时候捕捞到的某一种类海产品,自然就归属于养殖方。

显然,他和莫里家族不可能这样协商,双方可是竞争对手,暗地里不下绊子已经算他们光明磊落了,要想和平共处?不可能。

如果不是秦时鸥购买三号渔场在后,他都要怀疑莫里家族拍下卡特渔场的动机了,说不准这些家伙就是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趁机捕捞他的海鲜来卖。

秦时鸥本来想给三号渔场的渔获输入海神能量,这样他先不这么做,静观其变。

渔场没什么事,秦时鸥便给自己放假,不过这几天天气不太好,雨水多了起来,有时候小雨有时候中雨,即使不下雨也是阴云漫天,让他只能坐在屋子里看女儿逗狗逗熊逗雪貂。

同时,他这几天也一直在照顾着大白,大白即使服用了黑盖巨虫具有延缓代谢能力的甲壳,现在寿命似乎也到极限了,它变得越来越不愿意动弹,睡眠时间越来越长。

秦时鸥在客厅清净角落给大白做了个小窝,让它待在这里,白天去外面草坪上吹吹风,不用上下楼这样费力。

六月中旬,吃过午饭后秦时鸥正要趁着好不容易放晴的天气出去走走,熊大忽然焦躁起来,焦急的在大白小窝附近走来走去,熊萝莉靠近它,它连看都不看,还是在那里焦急的转圈。

秦时鸥诧异看去,看到大白的小窝里,它趴在里面一动不动……

看到这一幕,他心里猛的一跳,一时之间说不清是什么感觉,秦时鸥就是觉得心里特别堵,头皮微微发麻,好像有什么珍贵的东西,正在离他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