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元旦快乐2016我们来了

元旦快乐!2016,我们来了!

对于卡特渔场,秦时鸥记忆也算深刻,这是他来到加拿大后见过的第二个正儿八经实力派渔场,第一个自然是他的了。

从阳光提供能力来看,卡特渔场位置够好,它在新斯科舍省的凯吉姆库吉克海滨一带,几乎算是加拿大私人渔场中最靠近南方的一个,光线充足、水温适合。

而且秦时鸥记得,卡特渔场靠近圣凯瑟琳河,这条河直通安大略湖,入海口有四五十米宽,是一条当之无愧的大河,如果有这个渔场,他可以将大秦渔场中的佛州刀鲚鱼和部分大马哈鱼转移过去养殖,那里更合适。

可现在有个问题,卡特渔场这么好,主人怎么会出售?即使要出售,也不可能卖给秦时鸥,因为卡特现在铛锒入狱,就是秦时鸥一手送进去的。

在抓到卡特往小镇旅游水域投放毒贝后,他就被薇妮用一纸诉状送上了法院,最后的判罚结果,是以投毒和故意伤害罪送入监狱。

最惨的是,卡特的手下在审讯中将黑锅一股脑都甩在了他身上,说是他以老板身份命令他们做帮凶,并且承认之前已经来投放过一次毒贝了,上次毒贝伤害游客事故,还是要卡特来背锅。

两罪并罚,卡特这样属于惯犯,量刑结果更重,判罚他坐牢八年。

秦时鸥对于这个结果并不太满意,诚然,处罚卡特够重,可是他知道这件事卡特有幕后指使人,就因为两人在渔业拍卖会上有了冲突,卡特就来他来投放毒贝?

而且,他还是不是秦时鸥的渔场投掷毒贝,是投放在了小镇的观光水域,显然目的是搅乱告别镇大好的旅游局面。这不符合常理。

所以他猜想,是有人指使卡特来这么干的,而和他有恩怨情仇并且能和卡特拉上关系的,就是美国的莫里家族。

可惜卡特不知道为什么咬死不说,秦时鸥特意去找过他,让他供出莫里家族然后想办法干他们一顿。奈何没能成功。

现在大秦海鲜和莫里海鲜已经势成水火,双方在美国高档海鲜市场已经几度交手,互有胜负,大秦海鲜赢在口感好、营养高,莫里海鲜赢在更实惠、人脉广,暂时谁也奈何不了谁。

听了马修-金的话,秦时鸥说道:“你可能不知道,我和卡特渔场之间有很大矛盾——哦,对了。卡特渔场为什么要出售?”

马修-金说道:“首先,小伙子,我知道你们之间的矛盾,当初渔业拍卖会我可是在现场的;其次,他们不得不出售这家渔场,因为银行还贷期到了,卡特进入监狱,他的妻子和他关系很不好。正想趁这个机会摆脱他……”

秦时鸥听了马修-金的解释才明白,原来卡特渔场和他这里不一样。渔场的运转几乎全靠银行贷款来维持,当然这不是说卡特没有钱,只是他缺少流动资金。

这也是加拿大和美国很多企业面临的问题,银行是他们资金链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不出问题不要紧,一旦出事那往往就是破产。秦时鸥理解这点。前些日子在渥太华开会,他就用这点来吓唬过渔场主们。

事实上他那不能说是吓唬渔场主们,这是事实,看卡特渔场就知道了,本来这也是个超级渔场。结果老板被捕入狱,渔场立马崩溃了。

卡特渔场出问题的不光是资金链,还有没有渔夫愿意给他们干活了,被判罚入狱的不光卡特,还有做他帮凶的渔夫们,这些人也被不同程度的接受了惩罚。

而跟他入狱的渔夫几乎是他所有心腹手下,当然不是心腹,他也不敢带着干这样的活。

如此一来,心腹没了,普通渔夫因为种种原因纷纷从卡特渔场辞职,渔场运转都困难了,自然没法继续开设下去。

另外,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卡特被妻子从背后捅了一刀子。如果只是卡特坐牢,那根据加拿大财产法,卡特渔场可以被政府托管,就像秦时鸥来之前的大秦渔场那样。

结果卡特的妻子和他之间恩怨不清,这次看到老公入狱,作为渔场的决策人之一,她直接申请了破产,想分到渔场拍卖款然后和卡特离婚。

总之卡特现在是秦时鸥见过的最惨的男人,就因为投放毒贝,人要坐牢、财产要空、媳妇要跑,可能孩子都会改姓……

当然,按照法律规定,并不是卡特的妻子提交破产申请就能成功的,还需要托管的政府统一。不过这点不是大问题,政府会同意的,尤其是新斯科舍省还需要这个渔场来创造税收,一旦托管不光不能创造税收,他们还得投入人力物力帮忙管理,自然得不偿失。

听马修-金将情况讲明之后,秦时鸥看到了希望,他开始以为是卡特和家人想要出售渔场,这样以他和卡特关系,他们肯定宁愿廉价卖给别人,也不愿意高价卖给他。

可要是破产拍卖,那就由不得卡特和家人的想法了,谁出价高政府就卖给谁。而且根据卡特妻子和他的关系,估计她更愿意卖给秦时鸥,因为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秦时鸥帮了她,又得到钱又得到自由。

秦时鸥问马修-金,现在银行给卡特渔场的估价是多少,马修-金说道:“大概在六千万到七千五百万加元之间,这是个很合理的价格了。”

确实,卡特渔场面积有上千平方公里,里面有丰富的渔获资源,位置好、工具齐全,这个价格一点不高。

秦时鸥说他会参加拍卖,问清楚日期后感谢了马修-金,最后要挂电话了,老部长忽然说道:“你现在有没有体会到人脉和权力的好处?”

实话实话,秦大官人说道:“体会到了,我想我会很乐意做好理事长这份工作的。”

和马修-金沟通结束,秦时鸥便又要准备出行了,这次清算拍卖是在新斯科舍省进行,时间很紧,十来天后就要举行。

其实他现在还是稍微有点纠结的,毫无疑问,卡特渔场物有所值,花个七八千万买下一个这样的大渔场有的赚。

但他只想买一个小点的渔场来种植水藻海藻做鱼饲料而已,几百万的预算,结果直接翻了十多倍,这有点不合适了,毕竟他现在还欠着银行几个亿呢。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小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