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21 上梁和下梁

1621.上梁和下梁(求月票)

月初求一下推荐票,大家有保底月票的,还请招呼一下咱们渔场,连都市分类榜单都没有上,哈哈,有点汗颜啊,在此弹壳拜谢!

慌里慌张跑过去,秦时鸥直接跪在了地毯上,他伸出颤颤巍巍的手臂,将手指轻轻搭在了大白的脖子上。【..】

还有温度,秦时鸥心里难掩悲怆伤心,大白应该是刚死不久。

结果这想法刚出来,大白轻轻蠕动了一下,慢慢昂起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没有活力,但确实还晶晶亮,显然活的好好的。

见此秦时鸥顿时大喜,他赶紧轻轻抱起大白,松了口气,妈的,还以为大白挂了,还好,这家伙看样子只是身体不舒服,生命状况没什么问题。

看外面有阳光照下,他打算带大白出去晒个太阳,熊大亦步亦趋跟在后面,秦时鸥不满的踢了他一脚,怒道:“刚才乱转悠什么?吓死爹了知不知道?”

熊大腆着脸装没听到他的抱怨,跟在后面东张西望,但眼角不断偷偷的瞄着大白,能看出它对老伙伴很是关心。

秦时鸥将躺椅拉了出来,把大白放在上面晒太阳,他用10手给大白梳理毛发,貂哥貂妹好奇的上来观看,然后也利索的跳上椅子,找了个空地躺下,喉咙里发出和母猫一样的咕噜声,眯着眼舒服的晒太阳。

秦时鸥专心致志帮大白梳毛,貂哥貂妹等了一会,爬起来躺在他胳膊下。伸出毛茸茸的小爪子作势要抱住他的手臂,那意思是要让他来帮忙梳毛。

熊大不满的瞪大眼睛。肥爪子伸过去,一巴掌将貂哥貂妹给拍飞了。

貂哥貂妹灵活的在空中来了个翻身。跳起然后落到地上,不满的瞪着小眼睛看熊大,嘴里发出沉闷的低吼声,不断弯腰曲背作势要扑击。

熊大不屑的看了它们两个一眼,自如的坐下温柔的看着它的好基友大白。

毫无疑问,这是遭遇鄙视了,两只小雪貂很生气,竖起大尾巴快步跑向熊大。结果半路它们遭遇截胡,正和虎子豹子在打闹的甜瓜看到它们。爬起来飞奔过来,一只手逮住一只,跟提耗子一样抓进了屋子里。

随后,貂哥貂妹不甘的叫声就响了起来。

这样的日子也不错,秦时鸥照顾着这些小家伙和女儿,下雨他就待在屋子里,天气好就出去转转,有事情提雅会给他打电话,他可以移动办公。电话里上处理不掉的才去办公室。

以前秦时鸥听说过一句话,说没有比当官更简单的了,现在他的职位和工作证明了这点,根本没什么事。有事情都是员工来做,他签字批示即可。

渔业部和纽芬兰省府很认真的对待渔业联盟,需要什么资源尽管开口。他们会尽量满足,而代价是渔业联盟得出成绩。

所以秦时鸥这样松松垮垮的工作态度。终于引起了上面的不满,马修-金特意给他打了个电话。委婉的说道:“秦,如果没事干,不妨去你的办公室待着,在哪里玩不是玩呢,对吧?”

这话秦大官人不爱听,他说道:“什么叫玩?马修部长,既然您选择我做理事长,您得信任我,我所做的一切自有目的。”

“你每天不去上班,目的是什么?我真的搞不懂。”马修-金看来也是忍无可忍了。

秦时鸥说道:“放心好了,给我一年时间,明年纽芬兰渔场的gdp一定会有所变化,我可以立下军令状。”

如果别人立军令状,那马修-金还真放心了,可秦时鸥的工作态度让他无法放心,不得不再确定一下:“你说的这个变化,是好的变化还是坏的变化?gdp是升还是落?”

这是赤果果的瞧不起啊,秦大官人说道:“至少提升一倍,只要做到,以后我干什么你和你的人别管我,行吧?做不到我辞职!”

听了这话,马修-金那边还是不放心,可他也不能说什么了,只是安抚几句类似‘我怎么会不放心你’、‘我的人不会对你的工作说三道四’、‘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的话,然后挂掉了电话。

打完这个电话,秦时鸥考虑了一下,确实,自己不能这样带兵,起码得去单位上看看手下那些兔崽子干的怎么样,麻蛋别自己不再一个个光偷奸耍滑,当年他在中海油的时候,办公室里的人就是这样。

猜到了手下人的工作状态,他没有直接过去检查,而是在家里制作工作计划,他得给手下员工找一份能消耗时间又能为渔业带来帮助的工作。

这方面他想不到,因为纽芬兰渔业的复苏是没问题的,等到他的饲料开始出产,鱼虾繁殖能力和生存能力提升,渔获资源出产情况就会得到改善。

于是他只能请教薇妮,薇妮上查了现在渔业部的政策和工作计划,笑嘻嘻的给了他一个建议。

找了个星期二,秦时鸥突然杀去了渔业联盟。

从第一个办公室开始看,他看一眼便离开,换到下个办公室,虽然渔业联盟拥有一百多个办公室,但现在还没有利用起来,只有二十个办公室是使用中的。

秦时鸥很快转完了一圈,回到自己办公室找到提雅,阴沉着脸道:“把下面的小头头都给我叫过来,组长以上的全叫到会议室,开会!”

他突然出现,提雅也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处理电脑,秦时鸥懒的过去看,他用膝盖也能猜出了,大胸妹子肯定是在逛上商城之类的店。

看了这一圈,情况不乐观,他这个老大没带好头,上梁不正下梁歪,上班时间几个办公室的秩序都很乱,男性员工中,拿着手机的是在玩手游,坐在电脑前的是在玩游,女性员工里,则是不管用手机还是电脑,都在上购物或者看电影听音乐。

麻蛋,简直是太不把自己这个老大放在眼里了,秦大官人坐在会议室上桌的主位上气的拍桌子。

二十多位大大小小的领导依次进入会议室,秦时鸥好歹还有些威仪,他们进来后都很老实的找了个位置坐下,副理事长昆汀-斯坦恩悄悄问道:“秦,今天怎么有心情过来?”

秦时鸥哭笑不得,毫无疑问,人家老头是在揶揄他,不过这也证明他这个甩手掌柜当的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