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40 雕像

黄金渔场· 1640.雕像

不知道什么原因,机器并没有测出这个结果,秦时鸥不想在这里待着了,就问文森特说咱们去喝咖啡吧?

文森特点头往外走,然后看向他身后的伯德和尼尔森说道:“秦,我这里是安全的,你那两个伙计手上的箱子可以解下来了吧?”

直到现在,伯德和尼尔森的手腕上依然拷着一个皮箱,个头比秦时鸥背包里的那个要大得多。

秦时鸥打了个哈哈,道:“让他们自己决定吧,你不是请我喝咖啡吗?走吧,让我品尝一下蒂芙尼家族珍藏的咖啡。”

文森特耸耸肩,既然人家不愿意放下皮箱,他也没必要多说,只能归结于秦时鸥这样的年轻人喜欢玩闹、喜欢装逼罢了。

不过他没有直接去喝咖啡,而是向门外走去,说要介绍个东西给秦时鸥看。

蒂芙尼纽约旗舰店是全世界最顶级的奢侈品店铺之一,秦时鸥来到这边很多次了,但每一次到来,都为店铺的豪华典雅和贵族气息所折服。

这家旗舰店不是在摩天大楼里租赁了一些店铺装修而成,而是自己建了一座巴洛克风格的小宫殿,外面采用全套的大理石建筑,总共有十二个分厅,象征耶稣十二个弟子,不同的厅有不同的名字。

正厅大门两畔是几座笔直迷你的喷泉,正前方有一座小广场,广场上摆放了若干雕塑,这些雕塑大大小小,质地从青铜到花岗岩都有,雕刻成各种首饰。虽然因为质地原因,这些雕刻不复首饰的精美绚丽,但因为风吹雨洒阳光晒,给首饰增添了一些时光气息。这比精美绚丽更重要。

世界上顶级奢侈品品牌无数,蒂芙尼强调的是他们悠久的历史和正统的奢侈品血脉。

小广场上有游客在拍照,一些女孩开心的站在增大了几十几百倍的首饰旁边合影。她们买不起这样的首饰。事实上能有资格进入小广场做雕像的首饰,无一不是世界顶级。要么被收藏家们收集了起来,要么在某位超级富商或者高官权贵的身上,普通人见到一面都很难。

其中,小广场上的雕像不全是扩大后的首饰,还有一些人形雕像,通通做无脸化处理,所以看起来有点可怕,不过它们身上的首饰才是最顶级的。蒂芙尼通过大理石模特来展示。

跟着文森特上了小广场,秦时鸥在一个婀娜多姿的雕像旁站定,这就是文森特的目的,这雕像身上是全套的黑珍珠首饰,极其绚丽奢华,造型优美而典雅,哪怕只是雕像也能展现出它的雍容华贵。

“哇哦,非常荣幸,这是暗夜女皇的雕像?”秦时鸥问道。

文森特点头,用宠溺的目光看着这套首饰雕刻。说道:“对,这是暗夜女皇。我认为这是我执掌蒂芙尼以来,打造出的最棒的首饰。这雕像也是我设计的,雕像上的首饰是黑色琉璃,怎么样,是不是有几分暗夜女皇的风采?”

对于这番夸奖,秦时鸥自然不会完全当真,暗夜女皇的确是一套很棒的首饰,但说它是文森特的蒂芙尼王朝打造出来的第一心血结晶,他还是不会相信的。

不过,蒂芙尼确实在暗夜女皇上下力气了。广场上的雕塑材质不一样,可基本上是石料或者金属。只有一小部分是用了琉璃、玻璃和其他材料,暗夜女皇用了石材和黑琉璃两种。

秦时鸥在这里观赏了一下。搂着雕像来了几张自拍,然后想了想觉得自己很傻比,还不如回去搂着换上暗夜女皇的薇妮来自拍呢,那可是全部真货。

不过薇妮还真很少换上全套的暗夜女皇,即使是出席一些正式场合,她顶多也是从中挑选几件,因为全套的暗夜女皇太重了,那可全是铂金、黄金和黑珍珠打造而成!

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对情侣来到小广场浏览观摩,看到文森特后,情侣中的红发女孩尖叫一声:“哇哦,蒂芙尼先生?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您。”

文森特-蒂芙尼除了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也是一位很有名气的艺术家和珠宝设计师,甚至还上过《时代》杂志的封面,至于一些时尚潮流杂志如《vogue》、《美国潮风指向标》等等,更是经常对他做报道。

文森特微笑着点点头,红发女孩激动的窜到他跟前拉住他,问道:“蒂芙尼先生,我非常喜欢你设计的珠宝,出自你手之后,她们是拥有灵魂的。不过我想问一下,这套暗夜女皇珠宝是什么时候诞生的?为什么她没怎么在世界上露面过?”

女孩对珠宝的称呼都是‘她’或者‘她们’而不是‘它’‘它们’,这是一种对艺术品的尊称,文森特听了后大生好感,耐心的说道:“这孩子诞生的时间还短,但她注定是一名公主,守护她的王子不愿意让她抛头露面,我们这些骑士也没有办法。”

“它是真正存在的吗?”红发女孩的男友质疑的问道,显然,女孩对文森特的态度让他吃醋了。

文森特笑了笑,说道:“当然,而且我还敢保证,你们见过她的主人。”

他对女孩的男友没什么好感,礼貌性点点头就带着秦时鸥离开了。

女孩和男友听了他的话后吃惊不已,开始猜测是哪位明星或者政坛大亨拥有这套首饰,一个个震耳欲聋的名字被抛了出来,但他们全猜错了,也注定猜不中。

文森特请秦时鸥喝的咖啡就是蓝山咖啡,对此秦大官人表示没什么兴趣,蓝山咖啡的名气很大,大到了几乎所有咖啡厅都有它的地步,这就像是82年拉菲,秦时鸥在国内的时候跟着领导或者客户去夜店,都能从酒水单上看到它的身影。

蓝山咖啡和82年拉菲差不多,连告别岛的咖啡店里都有它,秦时鸥还喝过,四十加元一杯,他是熟人还可以免费续一杯。

“还有其他咖啡吗?或者果汁吧,我更喜欢喝果汁。”秦时鸥说道。

文森特奇怪问为什么,秦大官人实话实说,他不太相信文森特手里的咖啡是纯正的蓝山咖啡,倒不是说他小瞧文森特能量,而是正统蓝山咖啡近些年几乎没有流出,因为牙买加蓝山地区这些年局势很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