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44 入股帝国

1644.入股帝国

1973年有一天,“珍珠王”的游艇停靠在法国圣–特罗佩,一位名叫让-克洛德-布鲁耶的法国小伙子从邻近游艇上过来拜访。

布鲁耶当时刚卖掉了他的空运公司,用这笔钱在法属波利尼西亚买下了一座小岛,那里珊瑚礁环绕着蔚蓝海水,堪称人间天堂,仅仅从景色来看,那里还要胜出大秦渔场一筹。

布鲁耶对萨尔瓦多介绍说当地莹碧的海水中盛产黑蝶贝,黑蝶贝的壳里出产一种罕见之宝:黑珍珠。

从此,黑珍珠作为奢侈品珠宝市场中的骄子开始慢慢崭露头角。

那时候黑珍珠还没有什么市场,买的人也不多。但是布鲁耶说服了萨尔瓦多合伙开发这一产品,合作采集黑珍珠到世界市场上销售。

但是萨尔瓦多首战不利:珍珠的色泽不佳,又灰又暗,大小也不行,就像早期火枪使用的小弹丸,人们习惯了洁白的白珍珠,对这种黑色小珠子好无兴趣。这样萨尔瓦多连一颗都没卖掉,无功而返,回到了波利尼西亚。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阿萨瓦多本可以放弃黑珍珠,把库存低价卖给折扣商店,或者搭配上一些白珍珠做首饰,推销出去。但萨尔瓦多并没这样做,他又等了一年。

他们努力改良出一些上好的品种,然后带着样品去见一个老朋友,哈利-温斯顿,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宝石商人。温斯顿同意把这些珍珠放到他第五大道的店铺橱窗里展示,标上令人难以置信的高价。

同时,萨尔瓦多在数家影响力广泛、印刷华丽的杂志上连续登载了整版的广告。广告里,一串塔希提黑珍珠,在钻石、红宝石、绿宝石的映衬下,熠熠生辉。

不久前还含在一簇簇黑边牡蛎壳里。吊在波利尼西亚海水中的绳子上,“养在深海人未识”的珍珠,如今来到了纽约城。环绕在最当红的歌剧女明星的米分颈上,在曼哈顿招摇过市。这样。原来不知价值几何的东西,终于被萨尔瓦多捧成了稀世珍宝。

但是在文森特看来,黑珍珠的价值不仅于此,随着黑色神秘文化在世界上逐渐升温,黑珍珠的价值已经远胜白珍珠、小胜金珍珠,喜欢它们的人在越来越多,这样显示它们的价值也该越来越大。

如果炒作一下,文森特觉得黑珍珠的价格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这样他就有了一个想法。

“如果我们买下你的珍珠,秦,我是说这里所有的珍珠,你觉得怎么样?”文森特问道。

秦时鸥脸上露出笑容,文森特上钩了,他的第二个想法就需要他这样想,但他不能将底牌翻开,而是摇头道:“不,蒂芙尼先生,你知道黑珍珠和黑珍珠全套首饰之间的价值差距。对吧?实不相瞒,我和利氏拍卖行的布莱克家族关系密切,只要拿到首饰。我可以举办一个专题拍卖会,那能获取的利润更多。”

文森特道:“但是这样对我们不够公平,不是吗?你将这样的全套首饰推出,我们的黑珍珠价值会下降。而且,我是奢侈品商人,我是珠宝设计师,你将两千颗黑珍珠展露给我,结果又告诉我它们不可能属于我,那太伤害我了!”

秦时鸥坐下。用手随意的抚摸这些黑珍珠,丽芙和卡塞尔紧张的看着这些珍珠。生怕他一不小心将珍珠扫落在地,那样太遗憾了。文森特则在看着他的表情。希望能够拿下这两千枚黑珍珠。

假装思考了一会,秦大官人严肃问道:“你想买下这些黑珍珠?所有的,超过两千颗?”

文森特点头道:“是的,而且我可以使用现金支付!”

秦时鸥装作很纠结的皱起眉头,他考虑了一会问道:“那么说实话吧,蒂芙尼先生,你愿意付出多少钱?”

文森特说道:“这需要我的团队对珍珠质地进行考核和评级,我们有专业的估价团队……”

秦时鸥摆摆手道:“假如,这些黑珍珠的质地和刚才出售给你的一样出色,你先给我个估价,大概愿意付出多少钱?”

这样轮到文森特来考虑了,他对丽芙和卡塞尔使了个眼色,两人离开,只留下他和秦时鸥,两千多颗的黑珍珠,这是有关蒂芙尼未来发展战略的问题,很多信息需要保密了。

“至少一亿四千万美金!”文森特在心里计算了一会之后说道。

秦时鸥笑了起来,说道:“你觉得暗夜女皇价值多少?而那使用的黑珍珠和我手里拥有的可没办法比拟,我现在能制作出十套暗夜女皇、晴天女皇甚至星际女皇!”

“好吧,那你希望我出什么样的价格?”文森特叹气问道。

“我不要价格,我要以这些黑珍珠的最终价值来入股蒂芙尼!”秦时鸥说出了他真正的目的。

是的,入股蒂芙尼,他要加入这个庞大的奢侈品帝国,哪怕只是分享到这个帝国的一小片疆土,那也比将黑珍珠卖掉换钱更好。蒂芙尼是一只会下金蛋的鸡,秦时鸥要买这只鸡的拥有权,而不是一枚两枚金蛋。

随着黑蝶贝的猛增,加上他拥有的海底巨大红珊瑚,那他手里的宝石太多了。如果只是用来卖钱,那他以后赚到的钱会越来越少,因为他能投出的红珊瑚和黑珍珠太多,会冲击市场价格。

物以稀为贵,当它们不再稀少的时候,它们也就不值钱了。

所以,将这些宝石转化为奢侈品珠宝才能创造最大利益,而让他自己来搞一家珠宝店那是不靠谱的,珠宝这类东西需要历史底蕴的,这样他就想要以此入股蒂芙尼。

听了他的话,文森特吓了一跳,难以置信的问道:“你要仅凭这些黑珍珠入股我的帝国?仅仅是一些黑珍珠?”

秦时鸥耸耸肩道:“不,除了黑珍珠还有红珊瑚。”

“那也不可能!”文森特笑了起来,看向秦时鸥的目光有些轻视,在这方面他有这个底气,蒂芙尼可是世界奢侈品行业的泰山北斗!

秦时鸥轻描淡写的说道:“那每年提供两千枚黑珍珠和一百千克的深海红珊瑚呢?我想如果你对这个不感兴趣,那卡地亚和宝嘉丽应该会感兴趣的。”

文森特皱起眉头,今天的事不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