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43 生意就是生意

1643.生意就是生意

秦时鸥又打了个响指,今天装逼有点多,微醺。

尼尔森迅速的也打开了他黑皮箱,里面是一样的黑珍珠,按照大小分列排布,看起来井然有序,散发着褶褶光辉,闪瞎了文森特三人。

看到这么多黑珍珠,文森特却不是喜悦,而是表情变得有点难看了,他说道:“秦,我把你当做小兄弟来看的,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分?”

黑珍珠属于珠宝,每年能出产的数量不少,可是秦时鸥提供的是顶级黑珍珠,这就是高级奢侈品珠宝了,只有澳洲大溪地能出产一些,价格昂贵。

而且即使是普通野生黑珍珠,那世界上能出产的地方也很少,严格来说只有两个,一是波利尼西亚群岛的大溪地岛,产出全球95%的黑珍珠;二是库克群岛的彭林岛和马居希基岛,产量占总产量的4%,其它地区产量不足百分之一。

这是天然黑珍珠,现在世界上更多的黑珍珠是养殖黑珍珠,三十年前法属波利尼西亚群岛开发出了黑珍珠养殖技术。不过养殖出来的黑珍珠属于有核黑珍珠,色泽、圆润程度比不上天然黑珍珠。所以即使在1976年的时候,美国宝石学院认定大溪地岛产的养殖黑珍珠是‘一种具天然颜色的养殖珍珠’,但在高档奢侈品市场上,养殖珍珠根本和野生珍珠没法比。

之间的区别在于哪里呢?那就是感觉,秦时鸥提供的这些野生黑珍珠,最重要的是它的色泽带有一种神秘感,这是一种能让人心神投入进去的黑色,而养殖出来的黑珍珠色泽偏黯淡,长时间被汗液浸润之后,颜色更加难看。

野生黑珍珠这样的奢侈品珠宝有特定的市场针对性,能购买它们的只有那些人,价值决定它不可能面向全社会。而根据市场供销规律,物以稀为贵。优质黑珍珠数量越少越是价格高昂,如果多了那就不值钱了。

起先文森特三人给秦时鸥的报价,是按照一百颗优质黑珍珠进入美国上流社会来算的,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他有两千颗这样的优质黑珍珠。那文森特至少要砍价一半!

秦时鸥知道这点,但生意就是生意,奥尔巴赫和布鲁斯夫妇都反复给他强调过这个生意规则,人情和生意不能混搭,否则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所以。他出售这些黑珍珠的时候耍了点小手段,没有亮出所有的黑珍珠,而是先拿出了一百颗来定价。

不能说他坑了文森特,首先,这些黑珍珠绝对对得起这个价格;其次,文森特开始给他的定价就有点偏低,从他身上压榨了这些黑珍珠的价值,还是那句话,生意就是生意,两人不管私教如何。他们现在是在商言商。

这件事有点类似当初秦时鸥和巴特勒一起坑手冢孝太,他们先高价卖出了一条肉质出色的蓝鳍金枪鱼给他,然后等手冢孝太买下带回东京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巴特勒又带着三条一样优质的蓝鳍金枪鱼过去了。

去年年初时候,这件事把手冢孝太坑的真心有点惨,喜代村株式会社从那之后就有点一蹶不振,那条蓝鳍金枪鱼他陪的钱太多了。

不过,秦时鸥自然不能像对待手冢孝太那样对待文森特,他有解决办法,先问道:“别着急。蒂芙尼先生,我想问问,你们这些黑珍珠打算怎么处理?”

文森特说道:“做成首饰,大颗的做头饰、项链或者其他首饰。小颗的做耳钉、唇珠之类的首饰。”

秦时鸥笑了起来,道:“所以,你为什么要着急呢?虽然我手里还有两千颗黑珍珠,但和你并没有冲突。你们的计划是分散处理黑珍珠,我是要将这些黑珍珠做成连套首饰,每一套使用的黑珍珠。最少一百颗!”

文森特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不打算出售这些黑珍珠?”

秦时鸥点点头道:“是的,就是这个意思,我不会将它们出售给你,也不会出售给其他商店,我希望你们制作出类似暗夜女皇那样的经典首饰,我会将它们在拍卖店里处理掉。”

这是他的第一个想法,事实上他还有另一个想法,不过现在不能说出来,得看文森特的意思。

文森特知道这些黑珍珠所代表的价值,他想要收入囊中,而且以蒂芙尼的实力,买下所有黑珍珠财政上并没有压力。只要拥有超过两千颗的极品黑珍珠,那他认为蒂芙尼未来两年不用再采购黑珍珠。

甚至,他们这两年可以不去采购蓝钻、粉钻、翡翠等其他类型超级珠宝,就用这些极品黑珍珠来做市场,做各种黑珍珠专题,肯定能在这方面取得一定成功。

之所以有这样的信心,是因为文森特知道,黑珍珠的价值还没有完全挖掘出来。要知道仅仅在五十年前,黑珍珠还是一名不文的普通装饰品呢,要不是‘黑珍珠王’萨尔瓦多-阿萨尔,恐怕黑珍珠如今依然没有什么价值。

说起黑珍珠,那得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开始的时候聊,当时意大利有一位大钻石商人叫做詹姆斯-阿萨尔,他为了避难从欧洲逃离到了古巴。

在那里,他找到了一条谋生之道,那会美军需要防水表,阿萨尔通过他在瑞士珠宝界的关系搞到了一大批的优质防水表,因此而大赚一笔。

可是二战结束后,美军不再买防水表了,阿萨尔的生意也做到了头,这时候还剩下几千只瑞士表库存,而他搞到的瑞士防水表都是高档货,成本价也很高,他可不能砸在手里。

然后事情开始出现转机,日本人那时需要表,但是没有钱,不过他们有的是珍珠——直到现在,日本也是珍珠生产大国,不过他们生产的是白珍珠。

不久,詹姆斯-阿萨尔和他儿子开始做易货贸易,用瑞士表换日本珍珠。生意很兴隆,没多长时间,他的儿子萨尔瓦多阿萨尔,就被人们称为“珍珠王”。

但那时候,安萨尔家族操纵的依然是白珍珠生意,黑珍珠还是黑不溜器的琉璃球,转机之后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