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42 还有两箱子

1642.还有两箱子

午后的阳光照进会客室,秦时鸥坐在宽敞的古典宫廷式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香喷喷的咖啡。他的面前是在美国奢侈品行业跺跺脚就能引发一场地震的大拿,帮他煮咖啡的是纽约奢侈品世界的泰山北斗,一切如梦似幻——就是阳光太热了……

六月的纽约比圣约翰斯要热的多,秦时鸥今天还穿着西服衬衣这样的正装,即使有中央空调调节温度,可他背后就是笔直射入的阳光,晒的很疼。

好在他在会客室里待的时间不算长,丽芙敲门进入,然后带着卡塞尔和文森特一起离开,秦时鸥猜测这会有关黑珍珠的等级评分已经出来了,他们是去商讨价格了。

三人离开后,秦时鸥把尼尔森和伯德叫了进来,指着桶里那些颗粒饱满的小咖啡豆说道:“那是蓝山咖啡,喝过没有?”

尼尔森傻呵呵的笑道:“每次去镇上,我都会找休斯来一杯,这咖啡确实不错。”

秦时鸥问道:“休斯的便利店也有蓝山咖啡了?”

尼尔森理所当然的说道:“那当然,还有猫屎咖啡、危地马拉安提瓜咖啡,味道都还不错,但比不上蓝∧∑山咖啡。”

秦时鸥忍不住叹了口气,真是忧伤,他手下这些人的智商堪忧啊,人家蒂芙尼旗舰店准备的蓝山咖啡和小镇便利店的能一样吗?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了现在世界上蓝山咖啡确实很泛滥,所以谁说中国盛产山寨货?加拿大也不少啊。

咖啡壶里还有小半壶咖啡,他给两人倒了半杯。尼尔森嗅了嗅,眉头皱了起来。然后品尝了一口后眼睛贼亮:“雪特,boss。这咖啡好喝!”

秦时鸥冷笑道:“当然,这可是正儿八经的蓝山咖啡,去,尼尔森,过去多磨一些,今天咱们在这里喝够再走。”

尼尔森说道:“别这样,boss,你现在可是超级富翁,这样的话传出去会被人耻笑的。你想想。有好几位王子和富豪来参加了你的婚礼,你已经是上流社会的人了。我的意思是说,我去多磨一点,但我和伯德喝就行了。”

说着,他过去抓了一大把咖啡豆放进手动磨豆机里,右手还拷着皮箱不太方便,他就用右手扶着用左手来转,这样双手交叉的操作竟然也很流利。

秦时鸥反思自己,确实。自己现在可是庞巴迪董事会成员、加拿大最大渔场主、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理事长,名义上还拥有一家海洋打捞公司,绝对的上流社会人士,那自己有时候为什么还那么叼丝呢?

这时候伯德说道:“我说。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磨咖啡豆?直接带回去不就行了?”

秦时鸥严肃摇头道:“不行,这是小偷行为。”

“那你去找蒂芙尼先生要不就得了,我敢打赌他肯定很乐意看到这一幕。”

秦时鸥继续严肃摇头:“不行。我不能那么叼丝了,尼尔森说的对。我已经是高富帅了,我以后要向上流社会贴近——尼尔森。磨的快点,趁着他们不在咱们多喝几杯。”

伯德:“……”

再次回来后,文森特和卡塞尔将秦时鸥请进了经理办公室,丽芙等在那里,她身边放着盛满了黑珍珠的箱子,等他进入后,丽芙先请他确定一下这些箱子里黑珍珠的情况,秦时鸥摆手说不必,蒂芙尼这点诚信还是有的。

文森特说道:“秦先生,我现在很严肃的问您一句,您能证明这些黑珍珠的来源吗?”

秦时鸥心里暗暗撇嘴,来源能不能证明这些人真的在乎吗?如果真在乎,那当初干嘛还用类似走私的方式将黑珍珠带出来?不过这也就是在心里想想,不可能真这么说,他说道:“黑珍珠来源没问题。”

“那您确定要出售给我们吗?”文森特紧跟着问道。

秦时鸥点头道:“确定。”

文森特脸上露出微笑的表情,他伸手示意,卡塞尔将一份报告书交给秦时鸥,里面是蒂芙尼的珍珠专家们对黑珍珠的分析和报价,就是这份黑珍珠的初始档案。

秦时鸥看了报价,这些黑珍珠的价格从五万美元一直到二十万美元不等,最大的一颗龙眼黑珍珠报价是最高的三十五万,一百零八颗黑珍珠的总价是一千八百万美元。

这个价格有点偏低,显然文森特这个奸商想要从他头上赚一笔,不过考虑了一下,秦时鸥说道:“总价两千万,不过我可以给你们补充上十颗黑珍珠,直径都在十毫米左右,怎么样?”

卡塞尔和丽芙看向文森特,后者点点头道:“好,这个价格可以接受,那就成交?”

丽芙出去了一趟,再回来的时候带了三份合同,秦时鸥和文森特签字之后,后者问道:“剩下的十颗黑珍珠,请问什么时候能补充上?”

秦时鸥打了个响指,门口的伯德和尼尔森走了进来,伯德将手铐解除,打开皮箱,露出一层软架,上面镶嵌着比丽芙身边那箱子里更多的黑珍珠。

看着这些散发着幽深而黑暗的神秘光泽的黑珍珠,文森特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丽芙也大为震惊,没有保持住努力多年才塑造出来的优雅女风,张开嘴道:“雪特!”

秦时鸥挑选了十颗黑珍珠放在桌子上,他的动作很随意,好像手里拿的不是黑珍珠而是一些玻璃珠一样,卡塞尔的喉结颤抖了几下,目光惶然。

文森特努力保持平静,但颤抖的声音还是出卖了他激动的心情:“你还有这么多黑珍珠?这箱子里的黑珍珠至少有两百颗,是吧?”

伯德和尼尔森拷在手腕上的皮箱,块头比秦时鸥的大得多。

秦时鸥又打了个响指,伯德将皮箱露出的软架摘除下来,然后下面又露出一个软架。这样反复了四次,一共四层软架摘除了出来,上面全是晶莹剔透的滚圆黑珍珠!

“哦,雪特!”文森特发出般的声音,他可以有些故意这么做,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不过同时出现这么多黑珍珠,确实够震撼他的了。

更重要的是,他将目光放在了尼尔森手中的黑皮箱中,问道:“别告诉我,里面装着的也是黑珍珠。”

秦时鸥耸耸肩道:“是的,除了卖给你们这些,我还有两箱子的黑珍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