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51 让你知道我多猛1/10

1651.让你知道我多猛(1/10,求月票)

听了秦时鸥的提议,奥普斯沉默下来,然后他缓缓说道:“秦先生,你应该知道,我们为了做起希尔顿这个品牌,家族付出的实在太多了,不知道你能否理解?”

商业谈判的陷阱开始埋下了,秦时鸥知道,如果他说自己理解,那奥普斯会说既然你理解那你就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让朋友为难,如果他说自己不理解,那奥普斯会说你连我们的情况都不理解,那你和我们合作个屁啊?

所以秦时鸥避重就轻选择了其他回答方式:“每个品牌的成立、每个家族的矗立,都需要付出很多,问题在于你付出的是否值得。如果一次付出可以为希尔顿家族换回更大的收获,那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奥普斯笑了起来,说道:“你说的有道理,年轻人,但我现在为难之处在于,我不知道如果希尔顿体系纳入了你们的部分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反应,如果是没什么效果或者不好不坏呢?”

秦时鸥耸耸肩道:“如果您需要承诺,恐怕我做不出什么承诺,上帝给了一些人冒险的头脑,让他们遭遇更多未知的磨难但也可以收获最多的东西,我想奥普斯先生就是这样的人,对吗?”

奥普斯悠然的喝了口绿茶没有再说话,他安静的看着窗外的湖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对于此次商谈,秦时鸥是志在必得。大秦品牌的拓展遭遇了瓶颈,挨个在大城市成立售卖点的速度太慢了。而且成本太高、险太大。另外,现在他需要更强大的转移渠道。因为随着饲料投产,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的其他渔场也要出产中品质的渔获海鲜了。

但奥普斯不开口,他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主动权还不在他的手里,伯德救了奥普斯一次是他最大的筹码,不到关键时候不能用。

秦时鸥觉得这会奥普斯是想和他消耗时间比拼耐心,既然这样,那他就不客气了,反正他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海神意识进入小湖泊中。他挑逗一条条大鱼在水下游玩,这些超级淡水鱼脾气火爆最是凶猛,受到一点刺激就会发怒发狂,然后跳出水面。

尤其是尼罗河鲶鱼,这种食肉性鱼在兴奋状态下会不停地跳出水面,这样湖泊上开始上演大鱼腾空的好戏,尤其是几条尼罗河鲶鱼和哲罗鲑,不知道希尔顿家族从哪里弄了这么多大鱼,都得超过一百磅。

不断跳动的大鱼刺激着稳坐泰山的奥普斯。他是钓鱼爱好者,因为家族地位和生活环境,普通的钓鱼不能满足他的,他认为自己应该去征服那些超级猛鱼。但因为工作强度的原因。他没什么时间出海钓更猛的鲨鱼,只能从世界各地搜集大型淡水猛鱼养在农庄里平时钓着玩。

刚才的经历无疑非常可怕,可对于奥普斯这种人来说。冒险和征服是永恒的,否则他们也无法带领希尔顿这种庞大家族来发展。看到这些跳出水面的大鱼,奥普斯开始好了伤疤忘了疼。他有点坐不住了,眼神闪烁的看向跳出水面的大鱼。

秦时鸥趁机说话:“希尔顿先生,您这里的鱼可真是凶猛,是不是那条巨鲶的血肉刺激了这些可怕的家伙?我想您现在最好找人去安抚一下它们,否则待会水下要血流成河了。”

听了这话,奥普斯终于坐不住了,他出门去找了大鱼饲养员,让它们去给这些鱼喂食,大鱼看上去凶猛,其实反而越大型的鱼在常规状态下越安静,也就是说,吃饱喝足后,大型猛鱼的攻击反而更低。

这方面原因比较简单,大型鱼的游动会消耗更多能量,而且它们体型巨大也代表目标明显,容易遭遇对手的猎杀,所以非捕食状态下,它们会安静的待在巢穴附近。

奥普斯一站起来,再坐下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这场耐心比拼战他输了,无法继续保持沉默,只能和秦时鸥聊了起来。

秦时鸥投其所好,专门聊这些大鱼,就问他湖泊里都有什么鱼。

奥普斯一一介绍了十几种大型猛鱼,虽然用词很矜持,但神情和眼神中的骄傲是掩饰不住的,很显然,对于能够拥有这么多大型猛鱼他很感到自豪。

当他介绍道一条鳄雀鳝的时候,秦时鸥知道机会来了:“看过去年八月的新闻吗,有人在德州的大比思河搞到了一条有四百磅的鳄雀鳝?”

秦时鸥点头道:“当然,那确实是一条凶猛的家伙,足足有一艘小船那么大是吧?我记得它的左眼被鱼叉刺坏了?是不是那条鱼?”

说到这里,他适时的表现出震惊表情:“哦,上帝,希尔顿先生,这条鱼现在就在你的手里吗?”

他当然没关注过这样的新闻,海里大鱼有的是,他关注河里这些小虾米做什么?不过有海神意识可以作弊,湖泊里的所有鱼他都了如指掌,里面最大的一条鳄雀鳝左眼瞎了,而且眼圈周围有鱼叉留下的伤痕,这样他推理一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个回答让奥普斯很满意,有人和自己的关注点相同总是让人愉快的,尤其是秦时鸥的回答那么得体,绝不是敷衍了事,这样他就更满意了。

掌门人点头道:“是的,你猜对了我的伙计,那个凶残的大家伙现在就在我这里。它的一只眼睛坏掉了,结果这让它变得更残暴了,我不得不派人专门跟着它来进行饲喂,否则一旦饥饿,它能将这湖泊搅得天翻地覆!”

秦时鸥适时的表示质疑:“一条鳄雀鳝而已,能有多么厉害?按照您的说法,您的湖泊里可是拥有几百条大型猛鱼,里面更有好几个同类族群,狼群比棕熊要可怕吧?”

这样奥普斯果然有些不满了,他说道:“你没有经历过它,那就不知道它多可怕!有一次我的一个饲养员差点被它从水里冲出来拖走!我敢打赌,现在世界上没有比它更可怕的淡水鱼了!”

秦时鸥耸耸肩道:“或许吧,但对于海洋来说,这样的家伙不堪一提,哦,抱歉,希尔顿先生,我不该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