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52 谁设计了谁2/10

黄金渔场

自己推崇的东西被人鄙视,这是最容易激怒人的,即使老辣如奥普斯也受不了,因为他们现在谈的不是生意,而是他的爱好。不管是谁,个人爱好和信仰都是不容亵渎的。

于是奥普斯冷笑一声道:“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大话了,你觉得一条四百磅重、四米半长的家伙在海洋里什么都算不上?哦,年轻人,那你在海里都是捕捞逆戟鲸和抹香鲸的吗?”

秦时鸥露出歉意的表情:“我不是这个意思,奥普斯先生,我只是说,您可能高估了这些东西的能力,它们终究只是一条鱼对吗?我们海上人觉得任何一种鱼都只是简单猎物,要捕捞到它们很简单。”

“简单,你说的是简单?”奥普斯一拍大腿笑了起来,但这是愤怒的笑容,“不如你给我捕捞一下试试?我想看看多简单?”

秦时鸥也表示出跟他扛上了的样子:“就是那么简单,我可能只需要二十分钟或者三十分钟,就将它搞上来,用北方渔夫的方式搞上来!”

奥普斯道:“那你必须得证明一下,否则我认为你是吹牛,我从不和喜欢吹牛的人合伙做生意。”他看了看秦时鸥又补充了一句,“尤其是喜欢吹牛的年轻人,这是最靠不住的。”

秦时鸥脸色涨红,道:“那我们不妨打个赌?二十分钟内,我搞不定这条鳄雀鳝,那我不再提将大秦餐厅合入希尔顿大酒店的事情。可如果我搞定了,那你就和我们合作,怎么样?敢吗?”

这是他的最终目的,通过赌博来逼退奥普斯,在商业谈判中偶尔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

当他说出赌注的时候,奥普斯忽然平静下来,他微笑道:“这个赌注我觉得还不行,再加上一条,如果你输了,你将你的那个叫伯德的保镖转移到我的身边来。”

“那这赌注不公平。”秦时鸥说道。

奥普斯微笑道:“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公平的事情。不是吗?”

秦时鸥这时候才明白,这老狐狸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以为是自己在主导这个赌约,事实上是老狐狸早就设下了圈套。目标就是伯德,当他开始介绍湖泊里的猛鱼的时候,就开始下埋伏了。

这很正常,商场里就是这样,你设计我、我设计你。勾心斗角永远都是主旋律。

秦时鸥放下海口想激怒奥普斯,殊不知奥普斯就在等着他说这样的话,二十分钟内钓上一条四百磅重的大鱼不管在哪里都是不可能,拿蓝鳍金枪鱼举例,如果是四百磅重的蓝鳍,那得耗费半小时的时间。

而鳄雀鳝的攻击性比蓝鳍金枪鱼强的多,因为体型和生活环境的原因,也比蓝鳍金枪鱼难以抓捕的多,它们的体型可是像蟒蛇一样,想想从水下抓捕一条四百磅的水蟒得耗费什么样的力气吧!

奥普斯设下的圈套对常人来说天衣无缝。没人能在二十分钟内将一条四百磅的鳄雀鳝捕捞上来,可惜他遇到了秦时鸥,他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怎么会这么容易上钩,他以为秦时鸥年轻气盛,却不知在这场狩猎中,他同样是猎物。

秦时鸥装作有些犹豫的样子,说道:“我觉得我可能有些草率了,二十分钟有点短,希尔顿先生,或许你可以放宽一下时间。一个小时行吗?”

奥普斯耸耸肩道:“不可能,秦,别让我瞧不起你,出尔反尔可不是生意人的好品德。”

秦时鸥再次展示出了他的年轻气盛或者年轻傻逼。他站起来说道:“那就二十分钟,我捕捞上它来,但是我会用我们北方渔人的方式,这条鳄雀鳝被捕捞上来后,我不能保证它还活着!”

“当然,这随意。”奥普斯笑吟吟的说道。心里满是不屑,小地方来的人就是简单,这些人只适合去海上干力气活,一点脑子都没有,看来自己打探到的消息不错,这个人是个养鱼的好手,大秦海鲜生意上的事都是迈阿密那黑人处理的。

秦时鸥带上尼尔森,找奥普斯要一艘钓艇进入湖泊,奥普斯展示出了纯粹美国商人式的吝啬:“没有钓艇,我这里只有独木舟,另外你说的是你能在二十分钟内将它搞上来,不是‘你们’,所以你不能带帮手。”

这样子尼尔森都看不下去了,怒道:“希尔顿先生,你这简直是欺人……”

奥普斯不屑的看向尼尔森,道:“先生,这里好像没有你说话的份吧?你们就是这样做保镖的吗?”

尼尔森愣了愣,然后退回秦时鸥身后做了个抱歉的姿势,秦时鸥拍拍他的肩膀,对奥普斯说道:“他们不是我的保镖,而是我的合作伙伴。好了,那就按你说的来,我自己去湖里。”

奥普斯微笑道:“当然,但这不是我说的,是你自己说的。”

他吩咐下去,一艘四五米长的独木船被放开了,秦时鸥要求的东西都准备了出来:塑料泡沫、PVC管子、尼龙钢丝细绳,以及三支捕鲸刀和一支锋利的长杆鱼叉。

两人的赌约被扩散出去,农庄里很多人都围到了码头附近,带着戏谑的目光观看上了小船的秦时鸥。

伯德想要去帮忙,小希尔顿拉住他,低声道:“这个赌约是我大伯故意传出来的,你别去帮忙,因为他们说定由你们BOSS自己解决这件事。你如果去帮忙,那你们BOSS就输掉了。”

伯德点了点头,道:“其实我只是想去享受捕捞大型鳄雀鳝的快感,既然这样,那就太遗憾了。”

小希尔顿愕然问道:“什么意思?”

伯德说道:“我们BOSS赢定了,他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你不知道他的厉害,他搞定这条鳄雀鳝,比我搞定那条巨鲶还要简单!我搞定那巨鲶花费了多少时间?”

“这不可能,二十分钟都无法找到那鳄雀鳝的身影,它是否非常狡猾的,我很清楚这点。”小希尔顿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伯德笃定的说道:“我对BOSS充满信心,不信让我们看好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