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54 圆满句号4/10

1654.圆满句号 (4/10)

鳄雀鳝的难以捕捉,在于它的狡猾和警惕性,像它刚才将狗鱼贪婪的吞进嘴里,但并没有直接吃下去,而是打算浮出水面先看看。如果让它浮出来,它会发现后面的浮标,从而逃跑。

这种鱼拥有大多数鱼类所没有的优秀视力,可能这就是它们能从史前时代一直活到现在的原因,要知道它们可是在地球上存在一亿多年了!

另外,使用大浮标的方式钓鳄雀鳝,还不能使用的绳索过短,太短的话浮标在水面形成阴云,鳄雀鳝也不会上当,它们的警惕性很高。

所以,秦时鸥将绳索拉开了二十多米,在这样的距离上,想要射中一条躲藏在水下的大鱼是很困难的,近乎不可能。

诚然前民主德国运动员乌威-霍恩曾经在镖枪比赛中创造了104米的世界纪录,可是那属于盲射,随便往外扔就行,怎么舒服怎么来。用鱼叉射大鱼呢?首先鱼叉比镖枪更重、受力更不均匀,其次这需要瞄准,即使是出色的老渔夫,能在十米范围内用鱼叉射中水下的鱼也很不容易了。

此外,鳄雀鳝可是拥有极其坚硬的鱼鳞的,那玩意儿硬度堪比野兽牙齿,即使当面让人用鱼叉来刺也未必能穿透,何况是隔着二十米?正所谓强弩之末不能穿缟素也,飞出二十米的鱼叉还有多大力量?怎么能射穿鳄雀鳝的鱼鳞甲?

可是事实证明,秦时鸥成功了,鱼叉闪电般飞出,随后湖面跟开了锅一样翻腾起来,水花当中夹杂血花,看起来触目惊心!

岸上观摩的人张大嘴巴,一时之间只有倒吸凉气的声音,没人说话。

这个情况下尼尔森和伯德抖擞了起来,尼尔森问道:“多长时间?”

伯德装作露出失望的表情,道:“boss出手太快。我还没有开始计时……”

看到自己无可奈何的大鱼被人一击射中,奥普斯傻眼了,他下意识的叫道:“这只是开始,鳄雀鳝的生命力可是很顽强的。它会带着鱼叉游走的!”

鱼叉上带有倒钩,但钩子并不大,否则会增加阻力,本来鳄雀鳝的外表就坚硬,鱼叉再自己带上阻力。那根本不可能射入它们体内了。所以奥普斯说的也对,这场战争才是刚刚开始。

但紧接着秦时鸥的表现让众人再度倒吸凉气,他划船快速靠近那鳄雀鳝翻腾的地方,嘴里叼着一把捕鲸刀、双手各持一把捕鲸刀就那么跳入了水里。

“哦,雪特,他是找死吗?”岸上有人惊呼道。

什么时候的野兽最可怕?遭受重创导致生命垂危的时候!这时候野兽们往往会迸发生命中最后潜力,破坏力比正常状态下强大几倍!

秦时鸥才不在意,这场赌博本来就是他在全程作弊,刚才射出鱼叉,他是随意射出的。只为了更好的发力,至于方向无所谓,因为他已经控制了那条大鳄雀鳝,鱼叉飞出,他立马调动鳄雀鳝游到落点,让鱼叉射中。

是的,如果是给他一个特定坐标来瞄准着射出鱼叉,那以他的强大力量也无法穿破鳄雀鳝的铁鳞甲。

至于鳄雀鳝在水中的奋力挣扎,自然也是他在操控。这样他跳入水中后就来了个潜水,岸上的人只看到水面激荡的更加厉害了。有更多的血花翻涌出来了,但却看不到水下秦时鸥什么也不做,等鳄雀鳝挣扎的差不多了,他才悠然自得的将三把捕鲸刀刺入它的右眼、颔下和后脑。

ok。活干完了,收工回家!

‘哗啦啦’的响亮水声中,秦时鸥从距离刚才他落水不远处的地方钻出水面,这时候周围水域都被鳄雀鳝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身上自然也沾染了鱼血,看起来彪悍万分。

一行人用惊异且充满敬意的目光看着他。有人低声说道:“难怪他手下的渔夫那么厉害,这家伙本身就很厉害呀!”

奥普斯听了这话脸色都白了,这句话反过来也可以说,难怪他手下的保镖那么烂,他本身战斗力就很烂呀。正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就是这么个道理。

秦时鸥上船后用绳子穿透鳄雀鳝的下颚将它绑在小船上,然后划着船靠到了码头上,对奥普斯微笑道:“希尔顿先生,现在用时没有超过20分钟吧?”

奥普斯算是服气了,这年轻人水下太彪悍了,而且他反应也是快,已经隐隐约约想到,刚才秦时鸥所说的一切就在激他,他以为自己设计了这年轻人,其实是落在了这年轻人的圈套里。

不过他这次输得服气,秦时鸥在水下的表现着实震撼到了这些人,他们从没有想到人类还有这样的水战本领。

这样奥普斯就说道:“我输了,秦先生,你回去准备大秦餐厅的计划吧,我会带到董事会上,只要你是真心想做,那我们可以合作了。”

秦时鸥抹了把脸上的血水哈哈大笑起来,道:“那我得先道一声谢,希尔顿先生,您的光明磊落让我必须得竖起大拇指夸赞一句。我很庆幸自己能有您这样的合作伙伴,同时我也很欢迎您有机会到我的渔场去钓鱼,黄鳍金枪鱼、蓝鳍金枪鱼、蓝枪鱼还有大西洋旗鱼,想必你会对垂钓这些大家伙而感兴趣。”

这话算是说到了奥普斯的心里,后面等他洗澡换了衣服后,奥普斯拉着他特意询问了一些海钓的情况。

秦时鸥邀请他在九月份的时候去渔场钓金枪鱼,今年他还没有出手蓝鳍金枪鱼,因为船蛆的原因,东京筑地市场将今年的金枪鱼拍卖会时间改到了秋季,秦时鸥和巴特勒在蓄力,打算秋季一举击败手冢孝太的喜代村株式会社,确定他们在日本高档海鲜市场的霸主地位。

拿下了和希尔顿家族合作的合同后,秦时鸥此次的纽约之行就彻底圆满了,这条巨大的鳄雀鳝被拖上岸来冰封了起来,奥普斯喜欢钓鱼但不喜欢吃鱼,就想将它扔掉。

秦时鸥说扔掉怪可惜的,不如送给他做成标本,也算做个念想,因为这毕竟是他们的合作促成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