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55 鳝鱼party5/10

1655.鳝鱼party (5/10)

还有五更稍后送上,正在紧锣密鼓中码字,请大家稍等,

进入了蒂芙尼董事会,合作了希尔顿家族,秦时鸥的身价再度迎来了疯狂膨胀期,他赚钱的路子越来越多了。

小希尔顿帮他联系了一架私人飞机,秦时鸥自己找到人手将鳄雀鳝送了上去。

尼尔森问道:“boss,我觉得咱们更应该在纽约联系那种标本制作艺术家,没必要带回去再制作。”

秦时鸥说道:“联系个屁的标本制作艺术家,这鱼拖回去,吃掉!”

尼尔森额头上顿时冒出冷汗,真是食物链顶端的男人啊!

鳄雀鳝可以吃,它们分布非常广泛,北美大陆南方的各种水塘或是河流的开阔地段都能见到它的身影,这些地方都有吃鳄雀鳝的方法。

从名字也能听出来,这种鱼和鳝鱼有关系,秦时鸥在少年时代之前,吃过最好吃的鱼就是鳝鱼了,现在回想那时候吃过的肉质娇嫩、鲜美异常的鳝鱼肉,他还要流口水。

鳄雀鳝的鱼肉也很鲜美,不过吃起来很费劲,捕捞起来也危险,故而在美国吃这种鱼的不算多。

上了飞机秦时鸥告诉驾驶员可以离开了,结果那驾驶员为难的说道:“先生,我们现在还不能走,因为还缺一个人。”

“谁?”秦时鸥愕然问道。

马达的轰鸣声响了起来,火红色的奥迪r8再度展现出它潇洒的身影,接着车子停下,小希尔顿拖着行李箱、背着登山包、抱着提包走了过来。

秦时鸥目瞪口呆,他觉得情况有些不妙。

小希尔顿径自走到伯德跟前,将背着的大包塞进他手里,娇嗔道:“你瞧你,就像一块木头一样,不知道帮我提一下吗?”

伯德愣愣的问道:“这些包里是什么?是送boss的礼物吗?”

“什么礼物,里面是我的衣服、鞋子和一点化妆品。很棒的衣服哦,都是我私底下穿的。”小希尔顿笑吟吟的说道,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她还眨了眨大眼睛,显露出一股勾人的媚态。看的秦时鸥和尼尔森大眼瞪小眼。

伯德继续发愣:“那你要带着这些衣服去哪里?”

“你去哪里人家就去哪里啦。”小希尔顿好像害羞一样低下头用脚尖画着圈圈,但秦大官人总觉得这画风不太对。

伯德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他说道:“你跟我走是什么意思?我们关系不太熟,不是吗?”

小希尔顿理所当然的说道:“我看过你的身体,你亲吻过我的胸部。这样关系还叫不太熟?问问你们boss,在他家乡这算什么?我得嫁给你才行!”

秦时鸥和尼尔森用诡异的眼神看向伯德,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说,什么时候的事?”

向来喜欢在公众诚以冷漠强硬表情示人的伯德着急了,他叫道:“我什么时候亲吻过你的胸部?不,这是……”

“中午的时候你从湖泊里爬上来,我搂住你的脑袋,你的嘴巴在哪里?”小希尔顿气鼓鼓的看着他,然后又气鼓鼓的看向秦时鸥,“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不负责任呀?还有你说句话。在你们中国,女人被男人这样做了,她是不是只能嫁给这个男人?”

秦时鸥呵呵笑道:“你这是从哪里得到的结论?要是真这样,我的中国青年兄弟们结婚还用那么费劲?”

他估计小希尔顿指不定从哪本傻逼美国式地摊文学里看到的这种规矩,美国很多书都在翻着花样黑中国,这样的规矩自然是黑中国女人没有人权之类了。

小希尔顿才不管,她将背包塞给伯德,又踮起脚尖将提包挂在伯德的脖子上,然后心满意足的拍拍手,嘻嘻笑道:“好了。我要跟你走了。”

伯德露出无助表情,秦时鸥挥挥手,说道:“行了,开飞机吧。回去。”

他明白伯德的意思,既然这家伙没有直接拒绝小希尔顿,说明他对这女人是有好感的。这是男人的通病,伯德平时喜欢各种装逼,其实也是外貌协会成员,小希尔顿肤白貌美还有钱。加上酥胸大长腿,对男人的诱惑力不是一般的大。

通过海关检查后,飞机直飞大秦渔场的停机坪,薇妮得到消息抱着女儿来接机,看到喜气洋洋走出来的小希尔顿后,她的凤眸微微眯起,用异样的眼光看向秦时鸥。

小希尔顿上来伸手挑逗小甜瓜,同时解释道:“别用那样的眼神看boss,我不是他的小三,我是伯德的女朋友。”

一听这话薇妮震惊:“伯德这么厉害?我以为全告别镇只有我的丈夫有这样的魅力!不过你不用解释,我对我的丈夫无条件信任,就像他信任我那样!”

秦时鸥愉快的笑了起来,尼尔森愉快的笑了起来,伯德也愉快的笑了起来,然后尼尔森和伯德觉得薇妮这话哪里不对劲,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今天的主题就是宰杀鳄雀鳝吃掉,正好一次性解决了两件事,秦时鸥开心的很,就告诉渔夫们早点下班,过来准备开party。

party重点是吃鳄雀鳝,而处理这种鱼很费劲,需要链锯、砍刀、斧头、平头剪和各种鱼片刀。

鳄雀鳝外表的鳞片实在太坚硬了,以前印第安人甚至摘下来做珠宝用,北美洲南部的一些印第安部落,现在还遗传着使用鳄雀鳝鳞片制作盔甲给族长使用的传统。

秦时鸥用链锯将鳄雀鳝切成了六大块,然后找了几个身强力壮的渔夫,拿着平头剪和老虎钳将鳞片一片片给拔了下来。

这些鳞片没什么用他想扔掉,但小甜瓜似乎喜欢抓着玩,他就全部收拾了起来洗干净摆放在屋顶晒干,准备以后给女儿当玩具。

拔掉鳞片后,鳄雀鳝的鱼肉露了出来,大自然的规则,越是坚硬的护甲之下越有娇嫩的肉,鳄雀鳝的情况就符合这条规则,没有了鳞片的鳄雀鳝跟褪掉皮的蛇一样,肉质雪白娇嫩。

沙克和海怪拖出烤箱准备开烤,秦时鸥瞪了两人一眼,就他妈会烤烤烤,懂不懂烹调艺术?鳄雀鳝的肉可不能烤着吃,那样纯粹浪费鲜美的肉汁,这得红烧着或者清蒸煮着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