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88 初见若永恒

黄金渔场

得到薇妮的确认,那帅帅的服务生遗憾离去,临走之前看向薇妮的目光,很耐人寻味。

然后秦大官人就乐了:“你有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

薇妮看到他的笑容气了个半死:“你看我像是眼瞎吗?该死的,他以为我是傍大款呢!为什么我没带女儿来?”

“那也不能改变什么,他们可不会认为你认识我的时候,我还是个第一次乘坐跨国航班的土鳖。”秦时鸥呵呵笑了起来。

五大湖出产的三文鱼着实不错,秦时鸥吃了好几种菜,开展的都是清盘运动,非常成功。

吃过午饭,薇妮带他去见留在学校的同学,包括昨天她见面的那位很有气质的姑娘香娜。

秦时鸥对待她的同学是尊敬但不敬重,对于薇妮曾经的遭遇他还是不能释怀,是的,当初薇妮的姐姐抢走了她们其中一位的男朋友,可那和薇妮什么关系?她们和薇妮四年同学情谊,难道不知道薇妮是什么样的人吗?甚至薇妮毕业做空姐,也是被她们逼迫的。

在加拿大空姐不是一份好职业,除了一些重要航线,根本没有漂亮姑娘,都是大妈大叔们在飞机上工作。

下午秦时鸥就跟着薇妮在学校几个经典的地方转悠了起来,大学环境就是好,那是一种轻松的人文环境,学生们坐在草坪树荫下抱着书和电脑说说笑笑,不过他关注了一下,这些人抱着的书大多是小说,而玩电脑的更多是在联机打游戏……

期间他们去逛商店的时候,他发现竟然有不少人认识薇妮,即使有的叫不出她的名字,也会挥手向她打招呼。

这让他有点吃惊,问道:“看来你大学的时候还是名人呢?我以为你大学生活很惨。”

薇妮理所当然的说道:“离开我们班级,我的生活很精彩呀,女子学院一共才九百多个学生。分散到四个年级,一个年级只有两百多人,在西安大略大学,我们都是明星。”

听了两人的话。香娜有点小尴尬,悄悄对薇妮说道:“抱歉,那时候同学们做的有点过分。”

薇妮拉着她的手微笑道:“别这么想,其实也没有什么啦,我们人生中都要经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不是吗?”

香娜道:“谢谢你能这么想。只是我想我们很多人不可以这么想,因为我们毁掉了你人生中最好的一段时光之一。”

大学确实是很多人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步入社会后,经历的事情多了,或许享受的东西也会更多,可那样的生活比起大学完全是不一样的滋味,也不会有那么美好。

薇妮看了看秦时鸥的背影,悠悠道:“曾经我也这么认为过,直到我遇到他,才发现以前的生活只是旅途中的风景线。终点最美妙的风景,还是和他、和我们孩子在一起的日子。”

秦时鸥回头来了个灿烂笑容,心里其实有点不适应,难道是因为在大学里的缘故?两位姑娘说话的文艺范儿有点太重了。

转过一天,七月一号,阳光灿烂,布兰登的婚礼开始了。

薇妮和香娜大学时代情谊很不错,后来在她遭到全班抵制的时候,香娜虽然和她交往少了,但还是少有的几个和她说话聊天的人。偶尔私底下相遇,她们还会攀谈一下。

于是,她就一起邀请香娜参加了布兰登的婚礼。

秦时鸥不太理解薇妮的做法,薇妮解释道:“你对伦敦不了解。所以不知道布兰登家族在这座小城的地位,香娜来到这里和布兰登家族找到一点联系,那她以后工作和生活将受益很大。”

听了这样的解释,秦时鸥便大概理解了,然后他握着薇妮的手说道:“你真是个善良的姑娘,如果是我的大学同学那时候这样对我。说实话,我可能不会这样谅解他们。”

薇妮温柔的笑了起来,说道:“香娜的家庭情况不太好,她上大学是真的想要学到东西然后改变自己的人生。所以不管她做过什么,我都原谅她,何况她并没有伤害过我。”

布兰登的婚礼是在圣彼得大教堂举行,这也能显示出他们家族的厉害之处,一般婚礼都是在圣保罗教堂举行的,很少能进入圣彼得大教堂。

圣保罗教堂于1846年按照英国哥特式复兴风格建立而成,是一座红砖绿瓦的漂亮大教堂,而圣彼得教堂相对要古朴老旧的多,看起来卖相不佳。

但说到地位,那圣保罗教堂可就没法比拟圣彼得教堂了,后者是伴随着伦敦这座城市一起诞生的,起初只是一座小屋教堂,在一百年前扩建到今天的规模,此后再没有变化,小城一直在好好保护它。

伦敦市出现在1792年,开始只是片荒地,一位名叫约翰-格拉芙-西米克的英国移民来到这里开始开拓它。经过他和同伴下属的努力,荒地变小村,小村变小镇,终于成为了城市,开发范围直达安大略湖湖畔。

薇妮还给秦时鸥介绍了这座城市建设中的一些趣闻,比如这座城市很多地方模仿的就是英国的首都伦敦,除了名字外,流经城市郊区的河流就被命名为泰晤士河。

上午开始,圣彼得教堂打开,露出了庄严肃穆的面貌。一道红地毯从街道通往了教堂内部,两边有打扮成中世纪欧洲侍卫的人在守卫,红地毯上隔着十多米就有一道鲜花拱形门,在旁边的草坪上,还有唱诗班在唱着祝福的歌曲。

秦时鸥牵着女儿小手走进去的时候,一名教父还给小丫头赐福了,可惜小丫头不懂,只会甩着小马尾辫询问:“貂哥貂妹呢?虎子豹子呢?熊大坏熊呢?”

穿着白色西装的比利是之前进入教堂的,秦时鸥走进去后他便招手,笑着说道:“快来我这边坐,这里只有我孤身一人,实在太孤苦寂寞了。”

薇妮笑嘻嘻的将香娜介绍给比利,道:“那我送给你一位女伴吧,这是我们学院的百合花,你可要保护好她。”

比利大方的伸出手请香娜坐下,说道:“当然,你知道我的,我是美国来的骑士。”

“海洋骑士吗?”香娜腼腆的笑道。

比利惊诧问道:“呃,你怎么知道?”

香娜抿嘴轻笑道:“如果我说,是上帝告诉我的呢?”

比利先是一愣,然后猛的开始在胸口划十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