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689 名校捐款

黄金渔场 1689.名校捐款

看着比利在胸口划十字架,秦时鸥以为他抽风了,赶紧一把抓着他肩膀使劲晃悠,问道:“你还好吧?”

比利气的直翻白眼:“我当然还好,我在祈祷和致谢呢,你干嘛呀?”

秦时鸥嘿嘿一笑收回手,薇妮拍了他一巴掌,知道他这是故意在逗比利。甜瓜跟着拍了他一巴掌,然后觉得自己占便宜了,在那里嘿嘿偷笑。

婚礼现场没什么可介绍的,他都经历过一遍了,这次只是地点换了、主持人换了、新郎新娘换掉了而已,神父主持结束,新郎新娘交换了婚戒,剩下的就是开吃开喝了。

当然,之前有一个环节是送上祝福礼物,秦时鸥和薇妮送上的是黑珍珠和深海红珊瑚,盒子打开后,黑珍珠神秘黝黑,红珊瑚绚丽如火,都是高档货。

随后一行人回到庄园,有一条条长条桌整齐摆放着,秦时鸥一看无奈了,这是要吃西餐的节奏。

他当时结婚用的是自助餐形式,这样有个好处,是大家能吃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且可以随便围成圈子来交流。

布兰登家族是老式贵族,婚宴的菜肴和用酒极其严格,秦时鸥对西餐不太感兴趣,倒是一道白酒蛤蜊奶油浓汤不错,他要来面包,蘸着吃的很开心,后面的牛排动也没动,什么样送上来的什么样端下去。

比利坐在秦时鸥的旁边,他的旁边本来安排了一位当地商人,因为香娜到来被临时移开,现在换成了香娜。

吃饭的时候除了几次为新人祝酒,其他时候比利都在和香娜低声聊天,将后者逗得娇笑不止。

秦时鸥看了两眼,低声对薇妮道:“难道我们这次来,还能促成一桩好事?”

薇妮一边切着牛排一边耸耸肩道:“如果是这样,那我们这次就没有白来,比利和香娜能相爱的话就太好了。我了解他们两个,都是好人。”

秦时鸥叹道:“未必,你对比利了解不多,我觉得香娜要真的被比利骗到手。她会恨死你的。”

说着,他对侍者招招手示意拿走自己喝光浓汤的空盘子,然后顺手把旁边女儿的盘子端了过来,继续愉快的用面包蘸着吃。

小丫头正用小勺子喝汤喝的愉快,突然被端走顿时怒了。扑棱小短腿伸手叫:“粑粑,讨厌!讨厌!讨厌!”

秦时鸥装作亲昵的给她擦擦嘴角,微笑道:“别吃了哈,你还小,吃东西得节制,要不然以后会变成大胖丫头的!”

薇妮看着这对父女的打闹满脸无奈,但又满脸幸福,香娜注意到这一幕,面对比利的时候就笑的更开心了。

吃过饭后小甜点和冰淇淋,秦时鸥准备离开。比利拉住他小声说道:“我感觉我爱上这可爱的姑娘了,你的渔场是不是还有很多黑珍珠?回头我要拿一些,送给她做礼物。”

秦时鸥道:“要多少?”

比利道:“四五颗就够了,做成耳坠和项链坠送给她,大概得多少钱?”

秦时鸥拍他的肩膀仗义的说道:“要什么钱?咱们这关系,就当我送你的,赞助你追求未来的妻子。”

比利顿时一脸感动,道:“那我听说你的手里还有一些沈海红珊瑚……”

“滚!”秦时鸥立马翻脸不认人。

参加过婚礼,薇妮和在伦敦的同学又聚了一场,秦时鸥留在农庄陪女儿和小家伙们一起玩耍。比利则率先离开,他说他不去海洋打捞了,要考研去西安大略大学上学。

秦时鸥以为他开玩笑,结果这家伙晚上在电脑前噼里啪啦搞了一顿。真的搞到了一封常青藤盟校研究生面试函。

“你认真的?”

“当然,我什么时候做事不认真了?”比利不耐烦的说道。

秦时鸥奇怪道:“可是研究生需要考试的啊,你不用考试就进入面试?”

比利得意的笑了起来,摇摇手指道:“你可能不知道,我给我的母校捐献过一千万美元来完善研究室,所以。我要一份研究生邀请函很简单,有的是教授愿意接受我。”

说到这些,秦时鸥才想起美国大学里的一些猫腻,那就是毕业生捐款。

欧美顶尖高校为了证明自己的公平,总是强调自己的录取都是“无视需求”,也就是说,在录取时不管学生是否能支付学费,只要成绩达到要求,那就可以录取,比如哈佛等大学甚至会免除贫困或中产学生的学费。

名校或许真的会这么做,但那是他们在给自己买名声,其实他们有其他赚钱的方式,那就是接受毕业生。

捐款与录取,已经成为欧美大学的一种潜规则,并不仅仅是大学会在富豪捐款后投桃报李,具有野心的大学,往往也会主动录取富豪的子女,并不停地讨好富豪,从而希望能够获得丰厚的捐款。

根据一项社会调查调查,只要赞助二十万美元,一个学生就能被一般的私立学院优先录取。比较出色的大学,这个数目就达到了五十万美元,而且学生家长需要许诺未来会投入更多的捐款。

再优秀一些的大学,比如排名前二十五名的学校,起码得捐赠上百万美元才会获得一个入学资格。而那些前十名的名校,几百万美元只是及格线。

所以在美国和加拿大,有钱人和没钱人的孩子完全没有公平竞争的机会。

就拿现在天天在一起打闹的戈登和威斯来举例,如果不是奥尔巴赫收养了那些孩子,他们连上学的机会都没有,而威斯呢?他现在天天练武,但以后起码能上一个芝加哥大学那样的名校,因为他的父母和外祖父们用捐款已经给他铺平了高校求学之路。

万恶的资本主义,秦大官人忿忿不平的想道,这些资本家将平民百姓的好多资源都占用了,这样寒门怎么能出贵子呢?

薇妮后来回来,他就问道:“我说,亲爱的,你有没有想过给你们学校捐款?”

薇妮卸着妆说道:“上学的时候想过,现在不想了。”

秦时鸥问道:“为什么这样?”

薇妮耸耸肩道:“因为上学的时候我很幼稚呀,现在我成熟了。怎么,你干嘛突然想起问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