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01 庭前先交锋感谢oujun107等朋友打赏

1701.庭前先交锋(感谢oujun107等朋友打赏)

感谢大家的支持,弹壳真的特别感谢,没想到咱们重回销售榜了,兄弟姐妹们太给力了!

开庭地点选在了加拿大的最高法院,这是加国处理国际法律纠纷的最严肃地点,法庭现场宽大宏伟,正面是一溜的法官,装修风格偏向庄严肃穆,颜色以深色为主,进入法庭后人们下意识就敬意顿起。

面对法官有两个牛角区,自然一个是被告一个是原告,秦时鸥站上了被告席,奥尔巴赫带着四名律师坐在他的后方,他扭头边,一个西班牙中年人站在了被告席上,也是五名律师跟随。

之后开庭,虽然是在最高法处理国际法律纠纷,但流程和秦时鸥之前在圣约翰斯参与的那些案件没什么区别,他还希望有一只法庭安慰犬来陪同,很可惜最高法院没有采用安慰犬制度,认为妨碍司法公正……

秦时鸥以为西班牙会安排他们那位文化大臣做原告,结果只是来了一位什么历史文化认定保护组织的负责人,这让他大感受轻视,回头对奥尔巴赫低声道:“老爹,他们这是瞧不起我们啊,狠狠的干他们!”

老爷子正在喝水润喉,准备待会开始的硬仗,听了秦时鸥的话,他差点把喝下的水喷出来,不过他舍不得批评秦时鸥,就用严厉的目光示意他不要开口。

法官宣读过案情后,接着就是原告进行陈词,不过他们没有直接说沉船宝藏的归属权,而是攻击了加拿院的不作为,问为什么法院没有将沉船宝藏扣押下来,还是安排小鱼深海沉船打捞公司来监管。

那边的律师也很厉害,开口就说道:“我方有权力认为,法院在此次国际事务处理中的作为有待商榷。按照法律规定,当事人提起对物诉讼后,法院应首先对诉讼对象洽扣押令,以保证诉讼对象置于法院的控制之下。”

各国法律都是如此。对物诉讼的时候,法官下达诉前扣押令是必经程序。惟有如此,接下来进行的对物诉讼程序方有意义。否则,作为被告的物处于流动状态,对物诉讼的目标将无法实现。

这件事跟秦时鸥一方无关,西班牙人控告的是法院,因此法官慢条斯理的解答道:“只有法院对所涉财产可以实施排他性的控制时。才拥有对财产的对世所有权归属作出裁判的权力。本案中,法庭无法判定黑斧头海盗船工作性质。故而缺少扣押沉船法律依据。”

秦时鸥感觉西班牙这些人是傻逼,闲着没事你们攻击法院干嘛?这是打算来批评加拿大的司法体系?

于是他觉得这是个攻击西班牙人的机会,回身小声问奥尔巴赫道:“西班牙人在怀疑司法公正,要不要给他来一下子?”

奥尔巴赫面色凝重,他身体前倾小声回答道:“这不是妨碍司法公正,而是法庭交锋中的小伎俩,是在警告法庭后面判罚要保持公正,不用管他。”

西班牙的律师还想咬着这一点来质疑加拿大最高法院的司法公正,这时候奥尔巴赫就开始出手了。他说道:“根据海事法和打捞法的规定,诉讼对象包括但不限于船舶及其装载货物两种情形的时候,要扣押诉讼对象,需要诉讼对象要么实际位于法院的管辖范围内,要么推定位于法院的管辖范围内。而黑斧头海盗沉船,无论实际还是推定,都不位于加拿院管辖范围内。所以他们不具有扣押的权力。”

根据加拿大的法律规定,对物诉讼有赖于国家对某项财产的管辖主权,但当财产位于领土以外时,国家的这种基于领土主权的管辖就不存在了。无论是对人还是对财产,均无法实施专属的排他性的管辖权。换言之,此时国家对位于国外的人和财产的管辖权受到了限制。因此。如果要对财产实施对物诉讼的管辖权,就得将财产带入国家领土范围内。

当初奥赛德打捞到的梅赛德斯号沉船就是吃了这个亏,因为梅赛德斯号是大型军舰,船上的宝藏较多,奥赛德公司是分级打捞的,一边打捞一边送回美国。

这样,当西班牙对奥赛德公司提出诉讼的时候。按照推定管辖原则,美国最高法院就能直接扣押那一艘沉船了。

按照推定管辖原则,只要打捞者将打捞物的一部分运至法院管辖范围内,就可以推定打捞对象作为整体都处于法院管辖范围之内。

这种推定管辖原则是专门为沉船打捞而制定的法律规定,诞生于泰坦尼克号沉船打捞事件。当时认为像泰坦尼克号这样的沉没巨轮,完全将其打捞出水并运至美国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但打捞者对于打捞剩余物的权利却不能被司法置之不理。在此种情形下,将部分打捞物运至美国领土,借此建立与剩余打捞物之间的不可分割的联系,并将之作为共同的对物诉讼对象,就为美国法院所承认。

也就是说,在沉船宝藏案件中,只要沉宝的一部分被运送到了法院管辖地,那法院就认为他们对所有沉宝都具有管辖权了。

遵循这个准则,当初奥德赛公司将沉船部分组件运至美国领土后,就意味着梅赛德斯沉船整体处于美国法院的推定管辖之下。

在这种情况下,沉船物品搁置地所属的坦帕联邦地区法院不仅对已打捞并送至美国的物品洽扣押令,而且还对尚未打捞出水仍位于国际海底区域的梅赛德斯号及其附属物品也洽了扣押令。一旦这些海底物品被打捞进入美国,美国法院将直接予以扣押。

这次黑斧头海盗沉船的打捞不是这样的情况,沉船中的宝藏不算多,之所以价值高是因为保存完好,所以比利和小布莱克当时就选择了谨慎处理,没有打捞一部分运送一部分。

当然,事实上是有一部分沉宝被运送到岸了,之前秦时鸥和小布莱克去沉船打捞现场参观的时候将之带了回来,可那时候他们带的仅仅是样本和一套英国长弓,这是秘密带回的,并没有人知道。比利召开沉船打捞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也没有说明这件事,法院无法利用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