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02 就这样结束

1702.就这样结束

坐在被告席上,秦时鸥觉得这些律师没事干就扯蛋啊,咱们是来谈沉船归属权问题的,你们在这里聊前期是谁扣押的沉船干嘛?

但双方就这个问题直接开扯,西班牙律师团要求加拿大法院撤销先前发布的诉前扣押令,并撤销小鱼深海沉船打捞公司的管理人资格。

他们认为由于西班牙政府对黑斧头海盗沉船及其附属物具有最为明显的历史、文化和考古方面的利益,因此法院应该指定西班牙政府作为本案诉讼对象的管理人,不仅如此,小鱼打捞公司还得将已经打捞出来的所有物品包括金银币交由西班牙政府管理。

于是扯皮就开始了,最高法院在那里反复的强调,说法院并没有资格对黑斧头海盗沉船及其附属物和运载物的所有权归属做出裁判,也没有做出裁判的管辖权。根据法律规定,法院只能责令小鱼深海沉船打捞公司将诉讼对象交由政府管理,而非所有权发生转移。

其实西班牙法律代表团这样扯皮是有原因的,有关沉船和宝藏的归属权问题并不好判定,并非所有的深海沉船都是军舰,很多国际海底文物打捞纠纷也就不存在国家及其财产的管辖权豁免问题,实体争议的审理不可避免。

当初奥德赛公司吃亏的地方在于,梅赛德斯号那是一艘军舰,从各个角度来看都属于西班牙政府,哪怕政府更迭了。

黑斧头海盗船是没有国家归属权的,当初他们是海盗,各国都在通缉,否则他们也没有必要跑去天寒地冻的格陵兰海,西班牙没法用起诉奥赛德公司的那一套来对付秦时鸥一行,所以他们迟迟不进入主题。

最终扯来扯去,第一次开庭并没有结果,主审法官估计着急吃饭,最后阴沉着脸用木槌敲桌子。这次交锋就这么无疾而终。

秦大官人站在被告席上一脸着急,卧槽,这什么情况?这次开庭就这么结束了?那沉船到底属于谁?老子急着卖掉这些宝藏啊有没有?

散庭,陪审员离开。前来观看庭审的群众也离开,媒体记者们则凑了上来,将秦时鸥和西班牙两帮人包围住,连珠炮一样往外吐出一大堆的问题。

现在,秦时鸥处理这些已经有经验了。他变戏法一样从兜里掏出一个大墨镜挂在脸上,然后摆着手说道:“抱歉各位,现在我不接受采访,如果有疑问请询问我的律师,我要失陪了。”

奥尔巴赫看着他那装逼的样子恨不得上去抽他,什么叫询问你的律师?这有什么好询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