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02 就这样结束

1702.就这样结束

坐在被告席上,秦时鸥觉得这些律师没事干就扯蛋啊,咱们是来谈沉船归属权问题的,你们在这里聊前期是谁扣押的沉船干嘛?

但双方就这个问题直接开扯,西班牙律师团要求加拿大法院撤销先前发布的诉前扣押令,并撤销小鱼深海沉船打捞公司的管理人资格。

他们认为由于西班牙政府对黑斧头海盗沉船及其附属物具有最为明显的历史、文化和考古方面的利益,因此法院应该指定西班牙政府作为本案诉讼对象的管理人,不仅如此,小鱼打捞公司还得将已经打捞出来的所有物品包括金银币交由西班牙政府管理。

于是扯皮就开始了,最高法院在那里反复的强调,说法院并没有资格对黑斧头海盗沉船及其附属物和运载物的所有权归属做出裁判,也没有做出裁判的管辖权。根据法律规定,法院只能责令小鱼深海沉船打捞公司将诉讼对象交由政府管理,而非所有权发生转移。

其实西班牙法律代表团这样扯皮是有原因的,有关沉船和宝藏的归属权问题并不好判定,并非所有的深海沉船都是军舰,很多国际海底文物打捞纠纷也就不存在国家及其财产的管辖权豁免问题,实体争议的审理不可避免。

当初奥德赛公司吃亏的地方在于,梅赛德斯号那是一艘军舰,从各个角度来看都属于西班牙政府,哪怕政府更迭了。

黑斧头海盗船是没有国家归属权的,当初他们是海盗,各国都在通缉,否则他们也没有必要跑去天寒地冻的格陵兰海,西班牙没法用起诉奥赛德公司的那一套来对付秦时鸥一行,所以他们迟迟不进入主题。

最终扯来扯去,第一次开庭并没有结果,主审法官估计着急吃饭,最后阴沉着脸用木槌敲桌子。这次交锋就这么无疾而终。

秦大官人站在被告席上一脸着急,卧槽,这什么情况?这次开庭就这么结束了?那沉船到底属于谁?老子急着卖掉这些宝藏啊有没有?

散庭,陪审员离开。前来观看庭审的群众也离开,媒体记者们则凑了上来,将秦时鸥和西班牙两帮人包围住,连珠炮一样往外吐出一大堆的问题。

现在,秦时鸥处理这些已经有经验了。他变戏法一样从兜里掏出一个大墨镜挂在脸上,然后摆着手说道:“抱歉各位,现在我不接受采访,如果有疑问请询问我的律师,我要失陪了。”

奥尔巴赫看着他那装逼的样子恨不得上去抽他,什么叫询问你的律师?这有什么好询问的?

在秦时鸥眼里,这次开庭没有结果,但在奥尔巴赫这些高手律师的眼里就不一样了,出了法庭后他们就松了口气,奥尔巴赫更是直接说道:“让小布莱克准备拍卖会吧。西班牙人赢不了。”

秦时鸥奇怪的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一名律师微笑着说道:“西班牙人这次没有直接攻击案件本身,而是去质疑法院的司法公正和执法公开,这说明他们非常不满加拿大官方给出的态度。我敢打赌,这件事双方外交人员私底下进行过沟通的,最终结果并不能让西班牙人满意。”

秦时鸥奇怪的问道:“什么意思?案子判罚不是法律决定的吗?外交部私底下的沟通是什么意思?妈的司法公正难道是说说听的?”

律师们耸耸肩,奥尔巴赫道:“哪有那么多的司法公正?尤其是这是国际纠纷,两国的法律和国际法就不一样,怎么来判定?你问我这件案子之初我就告诉过你,可以放心的打捞沉宝,因为单纯从法律角度来说。我们是赢定的,唯一的变数就在于两国外交。”

秦时鸥明白了,这些什么开庭审判,其实就是走个流程。加拿大这边的法律也是黑的很。

其实不能怨政府操纵制造司法黑幕,虽然加拿大对外声称说他们的法院严格秉持司法独立的态度,但法院作为国家机关的一部分,不可能无视国家对外政策目标的实现,也不可能罔顾加拿大的外交利益,或多或少会受到国际关系或国际政治的影响。

一般来说。与加拿大外交关系亲密的国家在加拿大法院涉诉容易获得有利判决,而与加拿大外交关系较为紧张的国家在裁判中遇到麻烦的可能性则要大些。

当然除了加拿大,其他国家也是这样,至于个人利益?每个国家的《宪法》都规定了,个人利益需要服务国家利益,当初梅赛德斯号沉船案件判罚结束后,奥德赛公司副总裁、比利的哥哥曾抱怨说“判决完全被政治所左右,甚至凌驾于法律之上”,本来就是这样,国际纠纷的判罚哪有绝对公平的?

奥尔巴赫猜测,加拿大外交部肯定想拿黑斧头沉船做一个筹码向西班牙人换一个什么项目,但是西班牙人不同意,于是双方就谈崩了。

对于加拿大来说,二十亿美元的沉船宝藏,一旦拍卖出去后国家通过税收可以获得八亿到九亿美元的利润,这笔钱可不是小数目,去年加拿大全国的GDP才不到两万亿美元,这一次税收就是全年GDP的两千分之一!

明白这点后,秦时鸥连连摇头,他妈的,以后谁再跟自己说外国讲究司法公正他一定抽的他生活不能自已,天下乌鸦一般黑哪。

奥尔巴赫承认了这一点:“有关沉船宝藏这样的高价值大宗物品,各级政府不想分一杯羹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不能因为这个,就说明政府是强盗,我们的政府只是会在判罚过程中进行一点偏向性处理,如果是在非洲和南美部分国家,那沉船打捞上来就是属于国家的,那才叫强盗政府!”

秦时鸥不屑的说道:“五十步笑百步?”

奥尔巴赫笑了笑,道:“你可以这样认为,但这就是现实,如果你想要绝对的公平,那就去找上帝要吧,只有在天堂,上帝才会赐予众生绝对的平等。”

这只是玩笑话,秦时鸥也不在意,既然开庭结束那就回去,等待下一次开庭,正好多炒作几次,这样到了秋拍的时候才能将沉船宝藏的价格提起来,反正最终宝藏还是属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