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15 鱼饲料出厂5/10

黄金渔场

犹太人老板言而有信,第二天中午,秦时鸥招聘的工人就乘船来到了渔场,他们大包小包一大堆,小客船停靠到码头上之后,不断有人出来,更多的是他们的包裹,将码头堵塞住了。

海怪一行看的直瞪眼,问道:“这么一艘小船,是怎么容纳这么多东西的?”

秦时鸥也觉得,七十个工人搬下他们的行李之后,这小船的吃水深度大减。

工人们下来后船长没有离开,而是找到秦时鸥伸手向他要钱,这让秦时鸥很是莫名其妙,道:“你找我要什么钱?运送工人还有小费?”

那船长委屈的说道:“我不是来要小费的,我是来要船费的,这些工人没有付钱。”

工人没有付钱是应该的,布兰特承诺将工人给他送来,所以应该是他付钱,这用不着多少钱,可是秦时鸥却对他占小便宜的这个态度不满意,就打电话过去质询布兰特什么意思。

布兰特很委屈的说道:“工人已经签署了劳动协议,他们离开我的公司就不是我的人了,那他们的消费不应该是你负责吗?”

秦时鸥不满的皱了皱眉头,懒的和布兰特多说,直接给船长结账,那船长拿到钱的时候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说道:“跳蚤布兰特的生意不好做,是吧?”

听了他的话,秦时鸥本来不满的心情有所改变,他哈哈笑道:“跳蚤?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绰号?”

那老板撇撇嘴道:“你知道的,跳蚤是世界上最贪婪的东西,不管多大多小的动物,一旦招惹上它们,肯定会被吸血,布兰特就是这样讨厌的人。”

看来犹太人老板在玛丽斯顿也是出了名的,秦时鸥只能感叹自己遇人不淑,不过谁让布兰特拥有小城最大的猎头公司呢?这件事就此结束,总算七十个人一个不少的送来了。

雇佣国际劳工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不用等待体检时间。他们出国之前都做了一份详细体检,有这个报告就可以雇佣。

秦时鸥让耿俊杰带着他们去居住的公寓,老耿还想拿出他带新兵的势头,竟然要这些人排队列踢正步。

这些人又不是军队出身。里面不少还是习惯农田耕作的憨厚百姓,怎么能做到他的要求?一个个在那里茫然失措。

秦时鸥无奈,挥挥手道:“耿领导,就这样算了吧,你去给大家伙分好房子。别他妈玩这些胡里花哨的东西。”

在渔夫们的哄笑声中,耿俊杰也咧开嘴笑了,然后带着一行工人前往公寓,不过他还是喊着口号,队列比较整齐。

秦时鸥去看工人们分宿舍,结果他发现这些人进了门先从包里拿出凉汉堡披萨之类的东西咀嚼,顿时知道布兰特肯定吝啬的没有请他们吃午饭。

昨天捞上来的美洲黑石斑还有,秦时鸥说大家先收拾东西,半小时后带上餐具去小楼餐厅开饭,有石斑鱼、烤鳕鱼和炸鱼片可以吃。

工人们顿时大喜。有南方口音的工人还问道:“老边,介里还有戏班鱼七呀?系戏班鱼吗?很贵的捏!”

秦时鸥听这种南方普通话挺费劲,好不容易才听懂,告诉他们这是真正的野生黑石斑鱼,他会熬成汤,让大家用面包蘸鱼汤来吃。

给工人们做饭当然用不着他,这些工人里包括两名厨师的,他将两人先带去餐厅,把一系列鱼虾海菜拿出来,让他们赶紧先做顿饭。

等到工人们收拾妥当去了餐厅。一大盆石斑鱼鱼汤和大份的清蒸石斑鱼就做好了,烤鱼是公牛带人做的,炸鱼则是海怪出手帮忙,国内厨师干这个真比不上渔夫们。

工人们将饭盆打的满满的。找位置坐下就开始狼吞虎咽,吃的那叫一个开心。

秦时鸥看的有点心酸,他上大学的时候为了给他赚学费和生活费,他老爸跟着村里人去干过建筑工,有时候暑假他去工地做帮工,深深的了解这些底层工人的辛苦。

那时候在工地上。除了同村工友,其他人根本不把他们当人看,干起活来他们就是会说话的牲口,秦时鸥对这点有体会,所以才会方方面面照顾这些工人。

以心换心,二号渔场的工作不是工人们出国后第一份工作,洋老板们对他们虽然不克扣工资,但不会照顾他们,这样得到秦时鸥照料后,他们知道感恩,吃饱饭就去帮忙在海滩上摆布巨藻做晒巨藻的工作了。

饲料厂生产线的供应商提前派了两名工程师来教导使用这些机器,秦时鸥让耿俊杰挑选了几个面试时候发现比较机灵又文化水平比较高的工人跟了过去学习,这些人以后就是小领导了。

这些巨藻还不够干燥,按理说不能制造鱼饲料,不过只是教导工人们使用机器,那就无所谓了,工程师们示意工人将巨藻放入粉碎机中,混合淀粉、骨粉和各类可食用添加剂,机器轰隆隆的开始工作了。

渔夫们在海边用围网暂时搞了个小养殖池,他们随便捕捞了一些鳕鱼、鲱鱼、鲭鱼、海鲈鱼等大西洋常见海鱼进渔网,准备试用鱼饲料。

鱼饲料是有配方的,秦时鸥自己探索出了一个混合比例,主要以巨藻为主,因为有海神能量改善,且多少含有一点点海神能量,这样制作出来的鱼饲料对海鱼充满吸引力。

生产出来的鱼饲料有点像是虫子屎,又像过年点燃的香烛燃烧后剩下的整段灰烬,一小段一小段的,这样不管大鱼小鱼都能吃。

秦时鸥捏了捏,鱼饲料太松软了,这样不行,入水后很容易泡黏糊散落掉,这样鱼就吃不掉了,它们必须得足够坚硬,反而鱼儿又不咀嚼,只要别被容易浸泡散开就行。

看到他摇头,一名工程师赶紧解释:“秦先生,咱们用的海藻原料含水量太高,如果是晒干的巨藻,那硬度和溶解度肯定达标!”

秦时鸥表示明白,这个解释说的过去,他对伊沃森招招手,后者快步走过来,吓得工人纷纷后退,一起用惊惧的目光看向这个满身肌肉、大手长腿的白种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