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21 揍他们

黄金渔场

马牙就是鹅颈藤壶,当地人对这种海鲜的一种俗称。

告别岛的鹅颈藤壶因为无污染和海水质地好,所以味道也格外鲜美,如果按照标准投放入市场上,那一磅至少得几十加元!

秦时鸥吃过一次后就有点上瘾,他在渔场进行了养殖,这样就用不着来悬崖峭壁冒险了,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到这边来挖掘鹅颈藤壶。

岛屿上的鹅颈藤壶其实数量不多,看上去密密麻麻,但考虑到有很多是死掉的挂在上面,加上它们只是壳厚皮大肉少,这一片岛礁上生活的鹅颈藤壶不算多。

小镇上的人很注意保护鹅颈藤壶,这个完全靠自觉的,因为有滥捕滥捞导致纽芬兰渔场崩溃的教训,镇上的人在获取野生动植物和海产品的时候,都会秉持适可而止的原则。

据秦时鸥所知,镇上的人家要是来采集鹅颈藤壶,大概一家也就捞走三十个四十个就停手,而且大家约定成俗,都是用手工力气来捕捞,这样很劳累,普通人采集十来个就会累的受不了。

但采集鹅颈藤壶是有小窍门的,那就是使用电锯,这玩意儿锋利无比又力量感。m足,用它可以轻易刮下一片鹅颈藤壶,十分钟弄个一百公斤都没问题。

镇上的人知道这个小窍门,可是没人真这么做,这样虽然每年大家都来采集鹅颈藤壶,不过不会导致藤壶灭绝,可以维系可持续发展。

这次埃塞俄比亚人就违例了,他们动用了电动器械。是可以将这些鹅颈藤壶一网打尽的。

休斯兄弟看到这一幕后,就上来制止这些人。当然以小休斯的脾气,他肯定不会态度很好的来说话。估计一来二去双方冲突上了,然后小休斯就吃亏了。

这些埃塞尔比亚人一个个凶神恶煞、膀大腰圆,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

秦时鸥明白这件事后,就上去和这些人交涉,道:“刚才都是谁打人了?跟随这位警官去警察局谈谈吧,赔礼道歉,负责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这样做行不行?”

这些人并不怕秦时鸥一行,尽管他们人少。但手里要么有电锯要么有电钻,一幅桀骜不驯的样子,没人理睬秦时鸥的话,都在不屑的看着他。

秦时鸥耸耸肩,道:“看来你们不想接受和平,那我还有个主意,咱们动用武力,然后打到你们爬着离开小岛,怎么样?”

“威胁我们啊?哈哈。我们好害怕。”那穿着灰白袍子的埃塞俄比亚青年笑了起来,其他人也在揶揄的看着秦时鸥,还有人打开电钻凶恶的喊道:“谁上来我就杀死谁!”

秦时鸥平静的看了他们一眼,回去问罗伯茨道:“从法律上来说。这件事怎么处理?”

罗伯茨无奈的说道:“我可以以聚众斗殴抓捕他们,可顶多关他们24小时,他们出来后恐怕还是会将这里的鹅颈藤壶全部毁掉。”

这点是法律漏洞。加拿大很注重保护这些野生资源,比如钓鱼。不管河里还是海里,人们钓鱼数量和大小都受到法律约束。

但鹅颈藤壶这种东西属于地区性资源。加拿大的资源保护法没有对它们进行保护,所以如果只单纯的说之前小休斯等人的冲突,埃塞俄比亚人并没有犯法,是小休斯先动手的,他们只是反击和自卫。

秦时鸥看向休斯,道:“你希望怎么解决,让他们赔钱道歉还是给小休斯出口恶气?”

休斯怒道:“我不会要他们的钱,再多也不要!秦,刚才你没看到他们多可恶,他们将我弟弟围堵起来用身体挤压他才引发的冲突,我们当时人手少,他们十多个殴打小休斯一个,该死的!我绝对不能原谅他们!”

这样秦时鸥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他对着渔夫们招招手,一群抱着膀子在旁边冷眼旁观的渔夫阴沉着脸走了上来。

罗伯茨在后面弱弱的说道:“秦,冷静啊,这件事最好还是通过法律解决,大家别动手,别动手啊……”

四十多条大汉围了上来,还有一个两米一多的超级壮汉,埃塞俄比亚人也紧张起来,他们举起电钻电锯,威胁秦时鸥等人道:“滚一边去,再靠近杀了你们!”“已经警告你们了,自己撞到电锯上别怪我们!”“谁想死就过来,我送他去见真主!”

秦时鸥摸了摸鼻子转过身,他跟前的埃塞俄比亚青年以为他要离开就松了口气。但就在这时候,秦时鸥左腿站稳右腿猛的踢了起来,从上往下呼啸砸下,来了个战斧劈挂!

‘咣!’一声闷响,青年惨叫着跪倒在地,一只手抱着被重击的肩膀哀嚎了起来:“噢噢,杀了他们!噢噢,疼死我啦……”

秦时鸥一动手,就像听到了冲锋号,伊沃森头一个扑了上去,跟虎入羊群一样,这些一米七、一米八的埃塞俄比亚人在他跟前和小鸡仔一样,他随手一扒拉就将两三个人给推倒在地,大脚往前一踹,又有一个飞了起来……

“揍这些狗娘养的!”沙克挥拳怒吼,海怪颔下胡须小辫子甩动,手里提着一根棒球棍冲向面前的青年,一棒子挥上去敲在青年的脸上,鼻血长流!

镇上其他人也热血沸腾的跟着冲了上来,海外小镇就有这样的好处,特别心齐,因为他们隔着自己家族亲戚都很远,世代居住在一片孤岛上,受到欺负的时候只能靠左邻右舍和岛上的朋友们帮忙出头。

所以,岛上的人便分外团结,只要能在镇上居住下来一定时间,那就会被镇民接纳为自己人,如果接纳不了的会被排挤走,这就是加拿大小镇的乡情规矩。

刚才小休斯被打,他们已经想要动手围殴这些埃塞俄比亚人了,可是缺少带头人,害怕埃塞俄比亚人手里的凶器,秦时鸥现在就是小镇私底下的带头人,镇上的人看到他动手跟着动手。

看到乌压压至少两百人将自己一行堵住,埃塞俄比亚人终于品尝到了先前他们围殴小休斯的苦果,这些人慌乱惊恐,纷纷打开了手里的电钻电锯,抓狂的向左右晃动,吼道:“谁上来杀死谁!”“滚开,让我们走!”“一起上,杀了这些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