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22 胜利party

黄金渔场 1722.胜利party

镇上其他人也热血沸腾的跟着冲了上来,海外小镇就有这样的好处,特别心齐,因为他们隔着自己家族亲戚都很远,世代居住在一片孤岛上,受到欺负的时候只能靠左邻右舍和岛上的朋友们帮忙出头。

所以,岛上的人便分外团结,只要能在镇上居住下来一定时间,那就会被镇民接纳为自己人,如果接纳不了的会被排挤走,这就是加拿大小镇的乡情规矩。

刚才小休斯被打,他们已经想要动手围殴这些埃塞俄比亚人了,可是缺少带头人,害怕埃塞俄比亚人手里的凶器,秦时鸥现在就是小镇私底下的带头人,镇上的人看到他动手跟着动手。

[;看到乌压压至少两百人将自己一行堵住,埃塞俄比亚人终于品尝到了先前他们围殴小休斯的苦果,这些人慌乱惊恐,纷纷打开了手里的电钻电锯,抓狂的向左右晃动,吼道:“谁上来杀死谁!”“滚开,让我们走!”“一起上,杀了这些混蛋!”

动手围殴小休斯的时候,秦时鸥觉得这些人就应该想到现在这个场景,是谁给他们的勇气,让这些移民敢来到告别岛撒野?当初陶氏化工上岛事件,连骑警和加拿大国民警卫队都不敢登陆告别岛的。

由于移民国家的原因,加拿大的乡镇有独特的地位,很多乡镇都是移民组成,在这种地方国家执法都困难,何况是这些流氓混混来挑衅?

二百多号人围攻二十个人,而且还源源不断有人从小镇赶来,这些埃塞俄比亚人迅速被打垮在地。秦时鸥一记大劈挂将那带头青年撂翻之后,事情和他关系就不大了。渔夫和镇民们一拥而上将这些人给淹没了。

最后五六个埃塞俄比亚人背对背靠在一起,他们及时打开了电锯和电钻。人们为了避免流血事件,这才没有上去干掉他们。

不过这样一来,其他十几个被打倒在地的埃塞俄比亚人就倒霉了,镇民们的怒火都发泄在他们身上,这些人很快被打的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了。

沙克等渔夫收拾了眼前的对手,提着鱼叉不怀好意的盯上了仅剩的几个人,他们手里的鱼叉杀伤力虽然比不上电锯和电钻,可是长啊,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鱼叉收拾这些人最合适不过。

就在这时候,一声爆响猛的出现:“砰!”

这是枪声,秦时鸥等人大吃一惊赶紧回身看去,然后看到薇妮正冷着脸双手持枪指向天空,旁边是讪笑的罗伯茨,后者腰带上的枪套是空的,显然薇妮拿的是他的枪。

果然,见众人停手,薇妮将枪扔给了罗伯茨。对一众人厉声道:“都回家,这是干什么?该死的,看看你们干的好事,面对上帝的拷问。你们不为自己的惭愧和暴怒而惭愧吗?”

看到这一幕,那些埃塞俄比亚人却不领情,其中一个人嚎叫道:“别在这里装好人了。,我看到你早就来了。为什么等我们被打完了才制止你们……”

听了他的话,秦时鸥冷哼一声转身离开。有人拉住他道:“秦,男人的血性啊,这些狗娘养的骂了薇妮镇长,你就这么离开?”

秦时鸥没说话,他在众人瞩目中回到路旁,发动一辆车子开了过来,吼道:“都给老子让开,我要撞死他们!”

福特猛禽跟愤怒的洪荒巨兽一般冲了上来,这些埃塞尔比亚人话没说完,吓得闭上嘴扔掉电钻电锯狼狈逃窜。

然后,镇民们看到他们手里没了武器,蜂拥而上再度将他们淹没。

薇妮在那里郁闷的用手拍了拍额头,道:“罗伯茨警长,开枪,让大家冷静一下,顺便把这些可怜人抬到奥多姆医生那里,估计他们不能直接去警察局了。”

枪声响起,人们终于散开了,警察们上去将这些被打的头破血流的埃塞俄比亚人塞进警车,跟塞死猪一样,有的直接扔在了后备箱里,什么人权民权,小镇警察们才不管。

还剩下一袋袋的鹅颈藤壶,大大小小都有,罗伯茨问怎么处理,薇妮挥手让带走,说这些都是证据,得带回去。

干掉了这些埃塞俄比亚人,镇民们情绪高亢,滑水商店老板卡森拍着秦时鸥的肩膀赞叹道:“秦,你刚才那一招叫什么?中国功夫?阿打阿打!一下子将那家伙给放倒了,太帅了!”

秦时鸥谦虚的说道:“事实上那不值一提,他实力太弱,如果强一点我就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的南拳北腿,肯定会打的他们爹娘都认不出来!”

“我们得搞个party庆贺一下这件事,当然钱肯定是小休斯出,如果让他知道我们这样为他出气,他一定会激动的昏过去。”一个鼻子还在往外淌血的青年嘻嘻笑道。

这话没说错,躺在医院的小休斯扭头发现那些围殴他的人被抬了进来顿时高兴的跳了起来,他拔掉插在手上的吊针,一瘸一拐的去踢埃塞俄比亚人,一边踢一边骂:“你们不是牛逼吗?不是要打断我的腿吗?起来啊,起来大家干啊!”

奥多姆和劳拉赶紧将他拉回去,可是一个没注意,小休斯又冲了出去,没办法,他们只好打电话将休斯叫来,让他们把小休斯带走。

有人录下了刚才群殴的场景,休斯放给弟弟看,将小休斯激动坏了,高声叫道:“干得漂亮,我出钱,我们要搞大party!”

秦时鸥带人随意赶过来看望小休斯,问他怎么样。小休斯眉飞色舞,拍着胸膛说道:“没事,老子一点事没有,不过幸亏当时老子反应快,一看大事不妙立马双臂抱头缩身趴在地上,否则说不准这次要毁容了!”

秦大官人看看小休斯那血糊糊的鼻子,心里暗道要不也毁容了,这孩子的鼻梁骨即使没有打断,那肯定也是被打歪了。

告别岛平时看起来民风淳朴,其实整体彪悍的很,要不他们也不会自诩为维京海盗的后代。

这次将挑事的埃塞俄比亚人给收拾掉,不管大人小孩都很高兴,小休斯说要搞胜利party,半个镇子的人都来了,晚上占领了一条街。

party开起来,伴随着音乐,秦时鸥一边跳一边吃东西,结果他吃到了鹅颈藤壶,于是大为讶异问这是哪里来的,罗伯茨挺着大肚腩露出脸来,嘿嘿笑道:“当然是埃塞俄比亚人采集的那些,我都拿来了,吃掉吃掉。”

秦时鸥:“说好的证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