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23 死亡恐吓

1723.死亡恐吓

这场大胜固然让人提气,但后面的事情却不好解决,埃塞俄比亚人被扣押了24小时后送回了圣约翰斯,随即向法院起诉了告别镇警察局和秦时鸥等人。

他们认不出小镇所有人,但记住了出头的秦时鸥,死死咬住说他带人殴打他们,要追究他的法律责任,让他去坐牢。

秦时鸥之所以知道的这么清楚,是郭嵩给他透露的消息,没有接到法院传票前,郭嵩就给他打来电话,说你小子倒霉了,一些埃塞俄比亚人起诉你而已殴打致人重伤。

这些埃塞俄比亚人倒也是行家,他们回到圣约翰斯后第一时间做了伤残鉴定,二十二个人都有皮肉伤,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看起来很触目惊心。另外有十个人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骨折,最倒霉的一个断了五根肋骨,由此可知愤怒的镇民多可怕。

不过,后来伯德看这些人的伤亡鉴定后,说最惨这个是被公牛打的……

秦时鸥蛋疼不已,倒不是害怕这份起诉,而是后悔当初下手太轻,早知道把他们全部打为骨折甚至更重点,这样他们回到圣约翰斯短时间内就不能起诉他了。

“这件事充分证明,以后动手打架,必须趁它病要它命,不能心慈手软,更不能妇人之仁!”秦时鸥认真的进行总结,伯德等人纷纷点头,“BOSS说的对。”

旁边的薇妮给气的翻白眼,娇嗔道:“都什么时候还说风凉话?快想办法度过这该死的难关吧,我可不想看到你监狱,孩子快出生了,我希望他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张脸是他父亲的!”

“这样会不会吓到孩子?”雪莉忧心忡忡的说道。

这下子轮到秦时鸥被气的翻白眼了,这话什么意思?

奥尔巴赫悠闲的在桌子旁和老设计师安德烈下国际象棋,你吃我子我吃你的子正下的开心。

秦时鸥只能厚着脸皮请老爷子出马,结果老爷子漫不经心的说道:“行了,这件事交给我,你和薇妮关心生孩子的事情去吧。”

在加拿大。被法院传讯可不是好事,这不是你有钱有权就能摆平的,如果埃塞俄比亚人的起诉成功,那秦时鸥真会以致人伤残的罪名进监狱。

开始埃塞俄比亚人之所以有备无患。就是因为在加拿大,他们这样的移民是受到法律保护的,虽然平时他们被原住民歧视,和在法律上他们属于弱者,舆论和法律保护弱者。

这是加拿大法学方面的特点。那就是不简单以法典规定来判罚案子,而是要考虑到人性、人权和人道主义等方面综合来判定案子。

薇妮还有些担心,问老爷子怎么处理。老爷子依然在下棋,他的眼睛盯着棋盘轻飘飘的说道:“去我房间,将书柜第二排坐起第四个格里的首份报纸拿过来。”

秦时鸥刚要去,看到旁边等着看戏的戈登,顿时给了他一个脑崩,说道:“这孩子怎么这么没眼力劲啊?去,给奥爷爷拿过来!”

戈登吃痛,飞也似的跑上楼。下来后手里抱着一摞报纸。

秦时鸥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多?”

奥尔巴赫瞥了一眼也纳闷:“我不是说了吗,首份报纸就行了,怎么全搬下来了?”

戈登讪笑道:“我没听清你让我拿哪一份,于是都拿了下来。”

奥尔巴赫笑了笑,他拿起一份抱着递给秦时鸥,道:“看第二版的第一条新闻。”

秦时鸥看了看,新闻上说的是一名中国移民最近被法庭判决死亡恐吓罪名成立,这个男子在安省理工大学作研究生时涉嫌向他的华裔大学教授﹑教授的妻子及两名子女发出死亡恐吓﹐因而被控4项死亡恐吓罪名,最终判罚入狱。

薇妮等人凑上来看,看过之后满头雾水。秦时鸥却是明白了,一拍尼尔森的肩膀道:“快,去找录像,去找当天有人拍下的录像。”

还在下棋的奥尔巴赫从兜里掏出一个U盘放在桌子上。说道:“我已经找到了最合适的一份,录像清晰,声音也清晰。”

纵观整件事情,秦时鸥忍不住发出佩服的叹息,难怪人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奥尔巴赫就是渔场的镇场之宝!

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奥尔巴赫没有参与。但却始终控制在他的手里,他预料到了埃塞俄比亚人会干什么,也提前找到了破解的方法。只从这件事来说,秦时鸥必须说:老爷子,您是诸葛亮转世哪,没想到诸葛武侯不混华夏大地混海外了。

奥尔巴赫要用死亡恐吓的罪名来反起诉埃塞俄比亚人,至于秦时鸥带人动手,那就用自卫来解释。

当时双方对峙的时候,埃塞俄比亚人说了好几次要‘杀了你、杀了所有人’之类的话,而在加拿大,‘杀人’这种话是不能随便乱说的,这在法律上是一个罪名,叫做死亡恐吓。

死亡恐吓在加拿大是个严重的刑事罪名,很多非洲、南美洲和亚裔移民都因为这个罪名吃了亏。

在美国和加拿大,‘杀人’这两个字不能随便乱说,比如之前美国有一个案子闹的沸沸扬扬,就是一个生活不如意的人在网上发帖子说要杀掉奥观海同志,然后FBI和CIA联手将他给弄了。

美国和加拿大有言论自由,可以随便发表自己的意见,如果有人不喜欢美国总统和加拿大总理,那可以随便指责他们,甚至嘲讽讥笑他们,但不能这样威胁他们。

在这两个国家,死亡恐吓等罪名相当可怕,尤其是被人拍下录像或者用书面留下了证据。只要话出口就是证据,谁知道威胁者只是随口说说还是真的打算杀人?要是真打算杀人怎么办?

两国法律都讲究防患于未然,比如说如果有人闯入了你家的院子,那你就有权开枪打死他,法律逻辑就是:谁知道他闯入你家打算干什么?万一是来抢劫杀人的怎么办?

文化不一样,很多习惯也不一样,死亡这个词在美国和加拿大用意比较单一,就是死掉,不像中国话里,可以是‘美死了’、‘爽死了’等修饰词。

显然,老爷子就是打算从这点入手收拾这些不懂法的埃塞俄比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