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77 兔子兔子向兄弟姐妹们祝好

黄金渔场

恶霸犬们很聪明,秦时鸥伸手一指,它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立马狂吼着冲了上去,小尾巴甩动的飞快,强壮威武的身躯往前狂奔,仿佛是一辆辆重型坦克!

不过,秦时鸥不觉得它们能追上这些兔子,相比之下瘦弱的兔子们就是F1赛道上的赛车,重型坦克可以碾压赛车,可是却绝对追不上。

尤其是,朵朵看到恶霸犬们出去追兔子的时候还在后面喊:“大娃、二娃,你们跑慢点,不要把兔子赶尽杀绝呀!”

薇妮在后面笑意盈盈,看来对于自己的教育她很满意。

事实上朵朵不用叮嘱的,恶霸犬们摆出的架势是很凶猛,可它们追不上兔子。恶霸犬们强悍的是咬合力和力量,它们的速度不是强项,兔子们出现后一溜烟儿消失,恶霸犬们只能怏怏不乐的回来。

不过有个恶霸犬倒是机灵,没有抓到兔子,它捡漏了一个大玉米棒子,叼在嘴里屁颠颠的跑回来放在秦时鸥跟前,讨好的用大脑袋蹭他的裤腿。

“这小子倒是机灵。”秦时鸥笑着伸手挠了挠它的脖颈,这恶霸犬顿时舒服的坐倒在地,眯着眼睛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其他恶霸犬看了似乎受到启发,也跑去找玉米棒子了。

毛伟龙气得不行,叫道:“快点去抓兔子啊!”

秦时鸥无奈的摊开手道:“你家狗不给力,总不能指望人来追兔子吧?”

毛伟龙从拖拉机上跳下来,说道:“我来带狗,你去开车把兔子撵出来。”

拖拉机很好开,秦时鸥转着方向盘随意的在农田里转悠了起来,很快又吓唬出几只兔子。

这次有的恶霸犬隔着兔子近,拔腿就追了上去,它们速度不够快可是爆发力还是很出色的,一下子就有恶霸犬追上了兔子。

眼看恶霸犬跳起来就能扑倒兔子了,结果野兔看情况不好伶俐的来了个转向。而恶霸犬的惯性太大,它根本刹不住车,就那样继续往前冲,最后脑袋太大一跟头栽在了地上。

这下子。恶霸犬都不好意思回来了,将脑袋埋在玉米杆底下,撅着屁股在那里不动弹,要不是尾巴还甩来甩去,毛伟龙还以为自家爱犬一脑袋撞死了。

秦时鸥哈哈大笑:“小五郎你养的是什么坑爹货啊。这狗卖相倒是猛,可连兔子都抓不到,未免也太逊了吧?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不对,应该说是龙生龙凤生凤耗子生的会打洞。”

毛伟龙怒道:“你厉害,你家的狗抓兔子厉害……”

秦时鸥得意洋洋的说道:“当然了,我不吹牛,我家虎子和豹子,抓兔子那叫一个顺溜。别说兔子了,其实就是抓野猪都没问题,要夸奖它们就一个字啊。彪悍!”

“滚你妹的,你家狗崽厉害它也没在这里,所以白搭,还是想办法怎么抓兔子吧。”毛伟龙没好气的说道,在这点上他必须服气,因为他见过虎子和豹子在山上的英姿,不过拉布拉多犬和恶霸犬在这点上比较不公平,恶霸犬本来就不适合抓兔子。

秦时鸥从拖拉机上跳下来,说道:“算了,这活还得我自己来。你去拖拉机上吧,下一波兔子谁都跑不了。”

毛伟龙怀疑的看向他,道:“你打算自己上?四条腿去追?不行,我估计你就是五条腿一起上也不行。”

秦时鸥笑着推了他一把。道:“滚,我女儿在呢,别乱说。你去吧,我有数,看我的。”说着,他将手指含在嘴里吹了声口哨。

嘹亮的哨声响起。但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毛伟龙看向秦时鸥,甜瓜看向老爹,朵朵看向干爹,只有薇妮在一旁偷偷的笑。

“你干嘛呢?”毛伟龙愕然问道。

秦时鸥干笑道:“娘希匹,我家的那对貂呢?越大越不听话啊,真是逆子逆女,气煞我也!”

貂哥貂妹好不容易摆脱朵朵的凌辱,这会正悠然的趴在薇妮左右两边晒太阳呢,对于秦时鸥的哨声它们表示不屑一顾,刚刚那是唤狗的哨声好不好,俺们又不是狗!

秦时鸥指了指貂哥貂妹,甜瓜立马飞一般的跑去抓它们,貂哥貂妹吓得翻身站起,老老实实主动跑了过来,这才免了被追上后的**之苦。

甜瓜乐颠颠的将小伙伴交给老爹,秦时鸥给貂哥貂妹顺着长毛,满脸温柔的表情。貂哥貂妹对此表示受宠若惊,它们认为一定有阴谋在等着自己。

事实上它们猜对了,当再度有兔子出现的时候,秦时鸥指着兔子,喊道:“去抓住它!”

貂哥貂妹只有一公斤的重量,而一些肥硕的野兔有五六公斤,从体格上来说兔子占绝对优势。但秦时鸥对它们充满信心,黑足雪貂可是狩猎的好手,虽然它们在野外喜欢捕猎黄鼠和老鼠,可是对兔子这种食物也不拒绝,黑足雪貂是出色的杀手!

除了战斗力感人,黑足雪貂的速度和灵活性更是可怕,它们在荒野捕捉兔子,甚至未必是为了吃,而是为了取乐或者磨练自己的捕猎技巧。貂哥貂妹虽然没有捕捉过兔子,可相关的狩猎技巧已经通过血脉传承融入了它们基因中。

秦时鸥一指兔子,貂哥貂妹立马卖命的飞奔而出,带起一道道残影在空中闪烁,而几秒钟后它们已经追近了野兔。

下意识的,野兔还想通过变向来甩开后面的天敌,可是雪貂的体重比它还小,转向比它还灵活,这野兔不转向还好,尚能维持速度优势,这样一转向耽误了时间,貂哥当机立断扑上去,一下子将野兔扑倒在地,小嘴张开露出獠牙,一甩脑袋将它的脖子给撕开了……

野兔挣扎了起来,貂哥摁不住它,可是野兔受创过重,爬起身后没跑几步就死掉了。貂哥跑上去咬着它脖子费劲的往后拖了起来,这兔子太重,小雪貂拖了一会就累的一屁股坐下,直喘粗气。

随即又有一只野兔出现,农田里这玩意儿数量是真不少,这次轮到貂妹出手,它的速度更快、更灵活,很快跟上了兔子,同样的手段将它解决掉了。

貂哥貂妹拖不动,秦时鸥上去将野兔提了起来,可甜瓜一个劲摇头:“不对不对,兔兔会跑,兔兔会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