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78 肥的流油除夕啦

1778.肥的流油(除夕啦)

明日五更,在凌晨放出,如果大家届时未睡,那我们共同迎接新年!

薇妮给秦时鸥解释道:“女儿是要活的兔子,不是想吃兔子,你以为谁都像你那样是吃货呀?你能不能对女儿多了解一些?”

秦时鸥苦笑道:“既然你这么了解女儿,那你刚才干嘛还给她进行饮食教育?”

薇妮优雅一笑,道:“我乐意!”

要捉到活兔子不太容易,如果是在雪地里,那找到兔子的脚印一路追寻找到兔子窝肯定能掏到这玩意儿,可现在是在庄稼地里,谁知道哪里有兔子?

看着女儿期盼的目光,秦时鸥只好叹了口气:没困难要上,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哇!

他采用了笨办法,那就是掏兔子窝,拖拉机满地里乱窜,他注意兔子窜出来的位置,然后过去寻找兔子窝,大兔子逃跑了,小兔子肯定还缩在窝里。

貂哥貂妹连续出击,这些兔子只要被它们盯上几乎就没有能逃得了的,不过在抓到五六只之后,薇妮就将它们唤了回来,告诉朵朵和甜瓜道:“这些我们就够吃了,所以不能再继续捕捉下去了,对不对?”

朵朵甜兮兮的笑道:“对。”

甜瓜有样样,也兴高采烈的笑▲▲▲▲,⊙.?.n☆et道:“对。”

秦时鸥不明白女儿说个‘对’干嘛这么高兴……

终于,在吓跑一只黄色大野兔后,秦时鸥掀开玉米杆层找到了一个海碗大小的洞穴,在里面发现了一窝刚能走路的小兔子。这些兔子跑不了,缩在洞穴里瑟瑟发抖。

正所谓狡兔三窟。加拿大的兔子可能没有人捕捉加上天敌少的原因,几乎没有这么做的。它们的老窝也不是那种两头通透类型,只要堵住兔子就跑不了了。

秦时鸥将一窝小兔子抓了出来,一共有六个小兔子,都是棕黄相间的皮毛,颜色一般般,不怎么好看,比起坎巴尔山上的雪靴兔要差得远。不过这些小兔子胜在娇小可爱,所以看起来也挺萌的。

看到这些小兔子,甜瓜高兴的直拍手。喊道:“有兔兔喽,有兔兔喽。”

她伸手想去摸兔子的后背,秦时鸥想说危险别去碰,小心被兔子咬到。但薇妮抢先一步,温柔的拉住她的小手,说道:“你看,你的手这么脏,上面有很多细菌,不能碰小兔子。它们还小,传染给它们可就糟糕了,对不对?”

甜瓜懵懵懂懂的点头,放弃了伸手去摸小兔子的想法。

秦时鸥挠挠头。妈的,一样的事情他的办法怎么比薇妮就要逊色这么多呢,幸亏这是他媳妇。要不然他肯定要嫉妒的。

薇妮回去后将小兔子装进了笼子里,这样才交给甜瓜和朵朵让她们去玩。一大一小俩丫头提着兔子笼在院子里玩闹了起来,毛伟龙的儿子刚会走路。摇摇晃晃跟上去想摸摸小兔子,甜瓜严肃的拍开他的手说道:“脏,有细菌,麻麻说不能碰。”

刘姝言将儿子抱回来,说道:“对,小兔子身上有细菌,还会咬人,别碰它们好不好?”

准备处理兔子的秦时鸥恰好听到她的话,然后更感觉自家媳妇儿教育孩子上有一手了。

黑刀和秦时鸥处理兔子,毛伟龙问怎么吃,按照秦时鸥的意思,那就是架起火堆来烤兔子,可是这会农忙季节,农场里不准出现火堆,要烤兔子只能用烧烤架或者烤炉,但那样没法烤整只兔子。

听了他的话,毛伟龙一拍大腿道:“这简单,我这里有烤鸭的烤炉,将兔子挂在里面烤还不是一样吗?”

秦时鸥惊愕:“我靠,你这里怎么什么都有?你把京城给搬过来啦?”

毛伟龙嘿嘿一笑:“是一个小型的烤炉,我托朋友给带出来的,这不是养了一批鸭子吗?打算做烤鸭来吃的,不过烤兔子也没问题。”

烤炉用的不是电而是火,毛伟龙的隔壁农场有果园,里面种满苹果树,这农场已经是无主之物,所以去里面拿点东西也没问题,他们将兔子用八角茴香料酒麻椒腌上,之后去了隔壁农场找到一棵枯死的苹果树,砍断拖了回来。

兔子腌过之后,将这些调味料塞进它们肚子里用线缝起来,外面洒上孜然粉,再抹上一层花生油,这样兔肉变得油光光的,烤的时候可以保证里外皆嫩。

秦时鸥问怎么不用橄榄油,加拿大人做烧烤喜欢用橄榄油,这种油被誉为液态黄金,对人体健康比较有好处,秦时鸥现在都是用橄榄油做菜。毛伟龙摇头,说橄榄油不如花生油香,他和刘姝言都吃惯了花生油,一直没用橄榄油。

将五个兔子挂进烤炉里,这些兔子都很肥,清理干净后一只也有三四公斤,秦时鸥在老家很少见这么大的野兔,环境破坏的太厉害,兔子越来越少了,也成的越来越困难了。

秋高气爽,这是吃野味的好时机,再往后野兽们开始冬眠过冬,脂肪会消耗掉,味道相比会差的多。

除了烤野兔,毛伟龙和刘姝言又做了几道菜,都是家常便菜,但属于地地道道中国菜,刘姝言是湘妹子,几道湘菜做的色香味俱全,尤其是一道外婆菜,香味扑鼻!

京城烤鸭店都用壁炉来做烤鸭,据说那样味道才正宗,毛伟龙采用的烤炉不是壁炉可是仿照壁炉而成,总体形状是扁的,上面挂烤鸭下面放果木,温度升起来后,兔子身上立马有油滴滚动起来。

本来他们想在外面吃饭来着,但到了傍晚,天色阴沉了起来,汉密尔顿的一下子变得寒冷了不少,这样没法留在外面,只能在屋子里吃饭。

毛伟龙上气象台的网站查询了一下,耸耸肩道:“明后两天有雨,幸亏你们来帮忙,否则我这些玉米可麻烦了,一下雨湿度提起来,得晒过后才能入仓,那样太费劲了。”

秦时鸥道:“这就是上帝的旨意,是吧,薇妮?你看有雨,那这样我们就再留几天吧。”

烤兔熟了的时候,外面也淅淅沥沥开始降雨,秦时鸥嗅着烤兔肉的香味和孜然独有的味道,问道:“汉密尔顿经常下雨吗?”

毛伟龙道:“嗯,这边雨不少,不过这是入秋第一场雨,这场雨一下,天气就要冷喽!来来来,别管这个,快来尝尝咱们的烤兔肉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