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91 少掉的薪水

第1791章 均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简单聊两句,今天本来弹壳要走亲戚去大姨家里拜年,结果大清早接到电话,大姨和姨夫煤烟中毒送入医院,弹壳今天去医院两趟,刚刚才回来,看着两位老人昏迷不醒的样子,真心觉得害怕。各位兄弟姐妹,大家注意身体,一定要保重健康!我再次祝福大家,新的一年万事如意、身体健康,一定要保重身体呀!

生产线扩展之后,现在员工数量超过了一百人,光是生产工人就大概有一百二十人左右,加上打捞渔夫、厨师和修理工,总人数接近一百五十人,这在玛格丽特这样的小城是个中型企业了。

里面有一半员工认识秦时鸥,第一批员工是他亲自去彩虹猎头公司面试招聘的,另一半员工的招聘则和他没关系了,是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的人力资源部去招聘到的。

这样,时不时有员工对秦时鸥指指点点、悄声讨论,估计是在讨论他的身份。

秦时鸥没有在意这个,他和伯德、尼尔森坐在一桌上,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氛围轻松。伯德说了几句话后就没有再参与话题,他默不作声的打量四周,过了一会他低声说道:“BOSS,这里可能有问题,员工们似乎有什么意见要告诉你。”

听了伯德的话,秦时鸥看向周围,果然不少员工吃完饭后没有离开餐厅,而是坐在位置上盯着他看,看表情有人似乎有意思上来找他交谈,但被人拦住了,几个面向沉稳的中年人在摇头,和身边的青年们不知道说什么,那些青年表情颇为沮丧。

不过这只是一部分员工的态度,大多数员工吃完饭后就自己清洗了餐具说说笑笑的离开了餐厅。他们中午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可以午睡或者回去上网玩游戏,如果天气不算热还有一些桌球、篮球的运动,生活可谓丰富多彩。

毫无疑问。有一部分员工的有问题想要找他反应,秦时鸥注意到这些人还大多数是熟面孔,应该是他当初招聘进来的。

这样,他就让尼尔森收拾东西。自己主动走到几个一直对他行注目礼的青年面前笑道:“嗨,老乡,你们有什么话想对我说是吧?”

为了表达自己的善意,他特意用了普通话。

看到他走近,工人们纷纷站了起来。一个中年人打着哈哈道:“没啥没啥,老板客气了,我们就是很久没见到你,今天看到你来到渔场感觉亲的很,多看了几眼。”

中年人一边说一边对那些青年使眼色,青年们悻悻离开,秦时鸥拦下他们,说道:“我知道大家在国外打工不容易,这样,你们有什么问题尽管跟我提。别憋在心里,咱们是老乡,如果我能解决这些问题,肯定帮你们解决。”

听他这么说,一个青年似乎忍无可忍,停下身说道:“老板,我们都知道您是大人物,我们这些兄弟是乡巴佬没啥见识,现在确实有点事情想向您请教一下……”

旁边的中年人着急了,皱眉喝道:“阿东。怎么和老板说话呢?有啥事情还得向老板请教?你吃饱了撑的是吧?回去睡觉,下午上工你要是没精神,我就扣你工分!”

秦时鸥笑着摆摆手,道:“没事没事。大家别紧张,现在是下班时间,我们是朋友不是上下级,这样,你叫阿东是吧?你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吧。”

阿东梗着脖子道:“是这样的,老板。我们一班到四班是先来到咱们工厂干活的人,按理说算是老员工,可为啥我们的工资比五班到八班的要少呢?老板,我不是嫌你给的工资低,你给的钱不少,我们心里都感谢您,可是为啥我们会比后来的新员工低?这不合理吧?”

中年人推开他,打着哈哈道:“老板肯定有自己打算,工资待遇怎么样大家心里有数,散开散开吧,别堵在这里,这像话吗?”

听了阿东的话,秦时鸥满头雾水,他制止中年人道:“你让他把话说清楚,什么意思?你们的工资比新员工的工资低?怎么可能,我明明给出的待遇是一样的!”

一条生产线两个班,渔场现在一共四条生产线,其中两条生产线是第一期建设而成,员工就是一班到四班,这些员工是他招聘回来的。另外两条生产线是第二期建成,员工是五班到八班,是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的人力资源部招聘来的。

但不管是哪一批人,他们的待遇是相同的,时薪都是15加元。工人们一天工作八小时可以拿到120加元,不过因为鱼饲料生产任务重,他采用的是8+4的工作制,员工要工作十二小时,其中四小时加班时间是双倍薪水,合起来一天收入240加元。

另外,他还采用了逢四进一的加班方式,连续加班五天,那第五天的加班薪水执行重大节日薪水补充,就是三倍工资。这样,只要不请假,那工人每个月的薪水能有六千加元,缴税之后剩下五千五百加元,换算成人民币是小三万元人民币。

秦时鸥话说完,围在旁边的人都激动了,他们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不是啊老板,工资不一样,我们一个月满勤到手四千五百块,五班他们有五千五百块,差了一千加元呢!”

“扯啥加元?用人民币,那就是五六千块人民币!”

“对呀对呀,老板,您给的工资高俺们都知道,您的好俺们记在心里,所以干活俺们这些老员工都卖力,可没人敢倚老卖老,生产量俺们四个班更多,为啥工资低呢?”

还有工人将电子工资单从手机邮箱中调出来给秦时鸥看,月收入确实少了一千块,莫名其妙的少了一千块。

秦时鸥表情严肃起来,他想到了是烟枪克扣员工的薪水,有些本地工头会从劳务输出的外籍工人手里进行抽头,如果烟枪动了他们的工资单,那有可能是这样的结果。

于是,他对伯德甩甩头,不用多说伯德就明白他的意思,立马跑出去将烟枪叫了进来。

烟枪很快跟着伯德走了进来,用独有的大嗓门问道:“怎么了,船长?”

秦时鸥将工资单交给烟枪道:“你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烟枪看了一眼,莫名其妙的说道:“这是什么意思,船长,我不太明白。”

秦时鸥皱着眉头说道:“工人的工资应该是五千五百元,为什么只有四千五百元?薪水结算方面是你在负责不是吗?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