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92 讨还公道

黄金渔场 1792.讨还公道

推荐票还差五千票就到100万张了,这又是一个可喜可贺的成就,弹壳在这里拜谢兄弟姐妹们的支持,弹壳非常感激!愿我们猴年走的更顺利!

烟枪顿时明白了问题所在,他委屈的说道:“怎么会这样?是的,工人的工资是我签发,可我不是直接发给他们,他们现在挂在彩虹之门这家猎头公司的编制下,我是和猎头公司结算的。com而且你可以问老耿,财务问题他会核实一遍。”

黄金湾渔场是烟枪和老耿共同负责的,不过耿俊杰前几天刚好回家探亲,他不在就是烟枪全权负责。

秦时鸥暗道算是耿俊杰这家伙命好找了个好时机回家,否则他一定要问问他这个政委是怎么当的。他安排耿俊杰留在这里带队,就是想让他发挥中国老乡这个身份优势及时了解工人思想动态,结果工人当中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竟然没有发现,工作失职严重。

不过听烟枪这么说,秦时鸥表情缓和下来,他对烟枪和耿俊杰还是很信任的,再说他也不信这两人敢这么大胆,贪污员工的工资,烟枪和耿俊杰性格都比较耿直,他们如果想要更多的钱会直接和秦时鸥商量加薪,不会做这样下作的事情。

保险起见,秦时鸥还是给耿俊杰打了个电话询问这件事,耿俊杰在电话里解释,说每次员工发工资,他和烟枪都会进行核实,薪水这块绝对没问题。至于老员工的情绪,他说他发现过这些人有问题,可了解的时候他们不肯说,含糊其辞,后来就不了了之。

既然工人的薪水在渔场这边是没问题的,那么问题肯定是出在彩虹之门猎头公司了,联想这家公司犹太老板的抠门作风,他还真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挂掉给耿俊杰的电话后,秦时鸥又给犹太老板打去电话。这老板名字叫做布兰特-卡尔,接到他电话后抢先用热情的语气说道:“嗨,秦,我的好伙计。能收到你的电话真是让我感到惊喜。让我猜猜你打电话的目的,是需要更多工人是吗?”

秦时鸥不想和他虚与委蛇,简单问候之后就说道:“布兰特,我想知道你给我渔场工人发放的工资是多少,你能告诉我吗?”

布兰特的爽朗笑声为之一滞。然后他迅速改变话题,道:“抱歉,秦,工资收入从来都是一家公司的机密。嘿,我说你现在在哪里?在玛格丽特吗?那样我们隔着很近,来我这边玩吧,我刚刚搞到了一些好茶,让我们来怎么样?”

秦时鸥硬邦邦的说道:“喝茶的事情后面再说,我现在只想知道,为什么我的工人收到的薪水和当初合同中说明的不一样?”

布兰特咳嗽了一声。干巴巴的笑道:“别着急,秦,我们之间可能有误会,你说什么薪水?工人的薪水是吗?我可没有延发过他们的薪水,这个税务局和社保登记都可以证明。哦,我现在有点事,稍后我们再联系好吗?”

不等秦时鸥说话,布兰特那边直接挂掉了电话,秦时鸥再打过去,电话就是占线中的忙音。看来这家伙做贼心虚,不敢接他电话了。

秦时鸥气的不行,这犹太佬纯粹是欺负人啊,他从没想过这些猎头公司这么无良。竟然干起了黑中介的生意,这几个月来每个工人他都会克扣一千块钱,六十个人就是六万块,也是笔不小的收入了。

其实对于出国务工的工人来说,这样的黑中介很常见,如果通过中介公司来找工作。那少有不被克扣工资的。但秦时鸥已经给够了布兰特好处,因为这些工人挂靠在他的猎头公司下面,秦时鸥每个月每个人要给他四百块的挂靠费呢。

结果,这家伙倒是算盘打的吧啦吧啦响,两头通吃,吃了老板吃工人。

收起电话,秦时鸥和等候在周围的工人说道:“大家先去休息,这件事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放心,属于你们的工资不会少你们一分,薪水一定会按照合同上进行。”

那带头说话的中年工人讪讪的说道:“老板,好像合同上当初写的就是税后四千五百元的薪水。”

秦时鸥当时没在意这点,工人的合同是他们和布兰特签的,而布兰特和他签订的合同绕过了工人,这就给了他从中使坏的机会。

其实这件事还得怪秦时鸥,他当初为了省事,没有全程跟踪合同的签订,不过现在发现问题也不晚,工人们被剥削的时间还不长。

秦老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工人散开后他就乘坐直升机飞向玛格丽特小城,同时打电话让奥尔巴赫帮他联系一个律师团,又将私人会计张鹏调了过来。他很清楚布兰特这种人的脾性,讲道理根本没用,必须得用律师和会计来跟他打交道才有效。

毕竟双方合作过,秦时鸥还想给布兰特留点面子,他隔着小城更近,小海豚飞到后他就先去彩虹之门猎头公司,找到布兰特让他解决这个问题。

布兰特看到秦时鸥后,似乎不记得两人之前通过电话,他热情的拥抱了秦时鸥,一个劲的将他往办公室拉,说要轻他喝茶,让他来他搞到的这批茶叶怎么样。

秦时鸥没当场揍他已经算给他面子了,哪有心情去喝茶?他直接说出目的,让布兰特将贪污工人的薪水还给工人。

布兰特展示出了他狡猾的一面,说道:“秦,你这可是冤枉我了,我怎么会贪污工人的薪水呢?玛格丽特谁不知道我布兰特-卡尔的信誉有多好?我必须得告诉你,我为每个工人发放的薪水都是按照合同来执行的。”

秦大官人觉得自己其实挺不要脸的,可是和犹太佬一比,他发现自己单纯的就跟白莲花一样,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一人更比一人损。

两人之间无法沟通,布兰特拿出两份合同给他看,告诉他两份合同都没问题,他这么做并没有违法,反而如果秦时鸥不执行合同了,那才是违法。

傍晚之前,奥尔巴赫联系的律师团抵达玛格丽特,秦时鸥没有让老爷子亲自过来,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件小事,用不着惊动老爷子,雇佣普通律师就能解决这些问题。

事实证明,情况并没有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