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07 不是办法的办法谨防感冒

黄金渔场

不知道大家身边这几天怎么样,弹壳这边是大批量感冒,很不幸,弹壳也中招了,被合租哥们传染的,好蛋疼,本来就飞蚊症和耳鸣,再加上浑身酸软无力,也是醉了。

看着这些申诉书,秦时鸥无可奈何,他将手下的小头头们召集在一起说道:“是谁让你们收这些申诉书的?这个给我有什么用?告诉伙计们报警呀,否则我们纳税人干嘛还要养活那些海警?”

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的副理事长昆汀斯坦恩一脸苦色,摊开手说道:“理事长先生,渔场主们也是没办法,他们报警了,可是用处不大,盗鱼船还是那么嚣张。”

秦时鸥翻白眼道:“请你们告诉我,伙计们,这是加拿大还是索马里?海警连几个盗鱼贼都抓不到,那他们还有脸接收薪水吗?”

其实在以前,纽芬兰的渔场中出现盗鱼船的情况不多见,一个鱼季可能也就是不到十件案子。这是因为以前渔场普遍没有什么渔获,即使有渔获也卖不出高价,耗费柴油去盗鱼得不偿失。

但现在情形大变,纽芬兰海域里的这些渔场各个喜获丰收,且渔获质量比以往倍增,于是盗鱼船多了起来。以前一个鱼季才最多十件案子,现在一天就有十件案子!

抓捕盗鱼贼是海警的职责,可不全是他们的职责,他们职责很多,人手不足,加拿大拥有全球最长的海岸线,邻近美国被很多偷渡和犯罪分子当做中转站,海警们又更重要的工作进行,抓捕盗鱼贼不是他们的主业。

反正过去大秦渔场遭遇了那么多次的盗鱼事件,从没有一件是海警发现并处理掉的,事实上海警们在对待盗鱼事件的态度就是鼓励渔场主自己解决,他们允许渔场主给自己的渔船安装高压水枪和水炮之类的武器,比如大秦渔场的四艘海拳号就是这样。

秦时鸥了解里面的沟沟道道,他听了昆汀的话苦恼的挠了挠头。问道:“现在下面情况怎么样?”

昆汀看向爆ol提雅鲁斯兰,后者打开投影仪和电脑,一段段视频开始播放,首先出现的是秦时鸥很熟悉的一个渔场主。他的老朋友安德鲁:

“秦,看在上帝的份上,把你的雷达借给我用一下行吗?我的渔场快崩溃了,这些该死的、该下地狱的万恶的盗鱼贼,这些混蛋东西。他们一天能来我的渔场偷盗十次!雪特,我不知道该怎么骂他们了,总之最近我的损失很大,损失很大!”

又有一位渔场主对着镜头开始咆哮:“理事长先生,请为我的渔场主持公道!我的渔场快被那些贪婪的盗贼毁掉了,他们偷走了我的鱼、偷走了我的虾、偷走了我辛苦半年的收获!我跟他们势不两立,我要跟他们拼命!上帝知道,如果海警不管,那我会杀了进入我渔场的所有人!”

后面一连串都是类似的发言,秦时鸥愕然问道:“这是什么?”

提雅解释道:“是渔场主们发送到您邮箱里的视频。我想他们认为这种方式比用文字申诉更有力量。”

即使渔场主们发来了视频,秦时鸥也没办法帮忙,他不是上帝也不是真正的海神,他只有八个海神意识,最多能监控八个渔场。即使监控到了盗鱼船又怎样?这不是大秦渔场,可以用通过雷达监视发现来解释,在这些渔场里,他即使提前发现了盗鱼船也没法传递出消息来。

秦时鸥只好通过渔业联盟给海警队施压,要求他们保障渔场的财产安全,然后打电话给马修部长告状。说现在纽芬兰渔场刚有点起色,马上就要被盗鱼船摧毁了。

马修金了解渔业联盟的变化,随着大秦饲料名声响亮起来,各大渔场丰收的消息也传递向了四面八方。对此马修感觉很爽。

可对于盗鱼船,马修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海洋广袤、渔场星罗棋布,盗鱼船在没有偷盗之前,没人知道他们会干嘛,这些渔船只要不偷盗渔获那就是正经渔船。而即使偷盗了但没有被抓住,那还是正经渔船。

另外,要在海洋上发现这些渔船也不容易,都知道地球是圆的,可能在人眼视觉范围内这点感觉不到,陆地上也很难感觉到。可是在海里这个问题就被放大了,在海洋上极目远眺,有时候一艘船会突然出现在视野中。

当然,它们不是幽灵船,不可能突然出现。而之所以会造成这个效果,就是海洋弧面效应的缘故。

监控海面最好的方式是通过雷达,其次是使用飞机,而对于普通渔场,这两种方法都是无法实现的,又有几个渔场主像秦时鸥这样土豪呢?

秦时鸥尽力了,他将渔场的三架直升机和空中拖拉机借给了熟悉的四个渔场主,此外还出台了一个新政策,允许渔场主们租赁直升机,联盟可以报销一半的租赁费用,以此来监控保护渔场。

但他知道,这个政策只是临时有用,因为渔场主们都租用直升机那报销的费用将非常巨大,时间长了联盟财政扛不住。

事态紧急,也只能先用这些不成熟方案来过度一下了。

渔场主和盗鱼船之间的矛盾必须得解决,事情的严重性超出了秦时鸥预计。

圣诞节前后一周时间,渔场主和盗鱼船之间发生的冲突事件超过了十起,渔场主们用直升机发现了盗鱼船,然后开船前去堵截。海上混生活的人都脾气暴躁,一言不和之下双方会大打出手。

圣诞节期间秦时鸥过的比较爽,他和薇妮两家人加上毛伟龙一家人,聚集在一起过圣诞其乐融融。其实重点不是什么节日,而是大家都在一起,这才是重要的。

少年们对圣诞节的期待远不如春节,因为春节他们可以拿红包和礼物,圣诞节只有礼物,而他们还要送出礼物,这样一进一出基本上就是没有收获。

圣诞节后第二天,一大早一个电话就急匆匆的打进了秦时鸥的手机,他接听之后大吃一惊:安德鲁的渔场和盗鱼船发生冲突,所有涉案人员均受伤,更有渔夫被送入了手术室!

秦时鸥没想到这件事的冲突竟然惨烈如斯,他交代了一下薇妮,然后带着手下就前去了圣约翰斯中心医院看望受伤的渔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