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08 乱了乱了

1808.乱了乱了

圣约翰斯中心医院成立于1911年,曾经是加拿大在一战二战时期专门救治伤亡士兵的官方指定医院之一,因此在外伤治疗方面,这家医院很是权威,安德鲁和唐纳德等人就在这里接受治疗。

出事的是安德鲁的渔场,但旁边是唐纳德的渔场,两家同气连理,安德鲁这边出事后唐纳德立马带人赶来支援,也幸亏他带人赶来了,否则安德鲁这次要吃大亏。

直升机已经借出去了,其中大海豚正是借给了安德鲁,故而秦时鸥只能乘坐巡航艇赶往圣约翰斯,速度比直升机慢很多。

在巡航艇上,他将这件冲突的大概过程了解了,而且还得到了第一手的一些照片和骑警审讯资料,这得力于他的职位,环纽芬兰渔业联盟确实可以给他极大助力。

事情发生在凌晨五点钟,冬季的纽芬兰在这个时候还没有天亮,安德鲁乘坐直升机例行巡视渔场,结果赫然发现了一艘盗鱼船大摇大摆出现在了渔场中。

这盗鱼船可不是出现在渔场边缘,也就是说它不是刚刚来到渔场的,对此安德鲁非常愤怒,很显然,这渔船可盗走了他不少渔获,而对于用大秦饲料喂养出来的渔获,盗走它们等于盗走美元!

是的,大秦鱼饲料养育出的渔获在市场上被定级为高档,可以销往美国赚美元的!

大怒之下,安德鲁报警又通知了好基友唐纳德,然后他不动声色的回到渔场带上手下开快艇向那盗鱼船杀去,想将这伙人堵住来个人赃并获。

如果可以抓获盗鱼贼,对渔场来说不但没有损失反而有收获:要知道捕鱼要耗费柴油和人力物力,而抓捕到盗鱼船,可以轻而易举得到他们捕获的渔获,且可以得到罚款补偿。

盗鱼贼之所以冒着寒风、忍着睡意在午夜和凌晨偷猎渔获,还不就是为了赚点钱?所以要想从他们手中夺走他们到手的渔获,那不是抢夺他们的美元。而是抢他们的命!

安德鲁太草率了,他带去的只是两个快艇,而对方确实一艘两千吨级的渔船。

这样虽然快艇及时堵住了这盗鱼船,对方却不害怕。大摇大摆离开。

安德鲁一边咒骂海警反应慢一边命令两艘快艇挡住盗鱼船的去路,没想到对方可是亡命之徒,竟然非常彪悍的开船直接对他们的快艇进行了碾压!

在两千吨巨轮面前,快艇就像是面对皮卡车的玩具汽车,两艘快艇被撞翻。安德鲁等人不光落入了寒冷的海水,还在落水过程中被撞伤了。

唐纳德急赶慢赶,赶来的时候恰好可以救援安德鲁一行人,感谢上帝保佑他们都是老渔夫,水性好又擅长海洋救援,这才没有造成人员死亡,否则真说不好,冬季的纽芬兰海可是很冷的!

毫无疑问,盗鱼船的做法激怒了安德鲁和唐纳德,在安德鲁声嘶力竭的‘杀死他们’的吼叫声中。唐纳德带着他的伙计对盗鱼船开枪了。

而盗鱼贼们不但没有落荒而逃,反而凭借大块头优势从高处进行反击,他们也带了枪,船上还有高压水枪,反正最后海警赶到的时候,唐纳德一行人也受伤了……

看到这里秦时鸥急眼了,他一把将资料摔掉,吼道:“他妈的,欺人太甚啊,这些盗鱼贼竟然还想杀人害命?该死的。必须要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到了医院,他直接去了病房,一溜儿病房都是渔夫,这次受伤的渔夫有十多个呢。不过这些渔夫没有待在病**。而是聚集在一个病房门口吼叫,这病房门口站着一排海警和骑警,更有医生护士在周围劝说,场面乱的一塌糊涂。

“这他妈怎么回事?”秦大官人有点搞不清楚当前情况了。

渔夫们情况不太好,一个个不是头上包着纱布就是手臂腿脚缠着绷带,安德鲁的右手还被吊在胸前。额头缠了一层纱布,跟印度阿三一样。

秦时鸥挤进去喊道:“雪特,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几个医生不认识他,以为他也是来闹事的,就苦口婆心的劝说:“请你们先离开这里好吗?这是医院,请安静!我们不想通过暴力手段驱赶你们,请离开……”

秦时鸥有一身蛮力,他轻易推开了这些医生,一把将几个闹的欢腾的渔夫推倒在地,吼道:“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这一幕,不管医生还是警方都惊讶的看着他,渔夫们个个膀大腰圆,这会又是情绪激动,所以堪称人形暴龙,结果秦时鸥轻松将他们撂翻在地,展示出来的战斗力让一行人吃惊。

吃惊之后是恐慌,警方和医生都担心渔夫们暴怒之下对秦时鸥出手,可是后续发展超出了他们的预计,愤怒的渔夫们看到秦时鸥之后顿时老实安静下来,之前闹的最凶的安德鲁更是上去抱住秦时鸥,委屈的大哭:“理事长先生,救命啊!”

秦时鸥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不在病**躺着,跑下来干嘛?”

“我们是来报仇的,给唐纳德报仇!唐纳德,我的好兄弟,他现在还在手术台上呢,他是被这些该死的刽子手害的,这些刽子手就在这个病房里!”安德鲁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唐纳德可是他的好兄弟,又是因为他而受伤,他心里肯定难受。

一个医生小心的解释:“唐纳德先生已经离开手术室了,他被送入ICU进行观察……”

“雪特,这么严重?!ICU?!”秦时鸥大惊,他看资料只知道渔夫们都受伤了,但不知道伤情如何,竟然动用了ICU,这就很严重了。

ICU是重症监护室,从这名字可以判断出用途。

那医生小心翼翼的解释道:“只是安全起见而已,没什么问题,他的生命安危没关系,只是ICU可以更好的恢复,而且可以提供更好的陪护和治疗。”

安德鲁又呜呜的哭了起来,完好的一只手不断抹眼泪和鼻涕:“唐纳德,我的好兄弟,是我害了你呀,我向上帝发誓,我一定为你报仇!”

“报仇报仇!”渔夫们又吼叫了起来,同时一起看向秦时鸥。

秦时鸥深感蛋疼,乱了乱了,这局势不好收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