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26 搞大点

1826.搞大点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昨天相亲,青岛天气冷海风大,但弹壳胖,为了显瘦穿的很少,就一衬衣加一外套,然后华丽丽的感冒了烧了……苦逼,一定要减肥!那个,今天是周日,明天就是新的一周,大家有推荐票的别忘了弹壳哈,给投一下,谢谢。

秦时鸥上去提起甜瓜在她小屁股上拍了几下,教育她不要将这种危险活动用来当做恶作剧。对他这当然没什么,可甜瓜刚才如果炸的是大胖娃,那这会估计已经哭声震天了。

甜瓜大眼睛咕噜咕噜转了转,爸爸不让她和人玩这样的恶作剧,那她去找虎子和豹子好了。

这样虎子豹子倒霉了,它们聪明的小脑瓜理解不了两种鞭炮的区别,起初甜瓜扔了延时鞭炮在它们跟前,它们很精明的选择跑路。可是随即它们现没炸,于是甜瓜再捡起来扔到它们身边的时候,它们没有再跑。

于是,不一会鞭炮炸响,拉拉汪吓了一跳,夹着尾巴呜呜的叫。

拉拉汪很勇敢,可是野兽害怕枪响声和鞭炮声是天生的,秦时鸥认为这是以前猎人用枪狩猎野兽的结果,野兽们将对于枪声的恐惧融入了血脉中,然后遗传了下来。

甜瓜玩了几次,拉拉汪别她搞的无可奈何,夹着尾巴委屈的跑到秦时鸥身边求安慰,秦时鸥气得不行,用眼神吓唬甜瓜,总算把虎子和豹子救了下来。

玩了小半天时间,所有烟花爆竹情况,海鲜箱里的胡瓜鱼增加到了六十多条,而且里面还有一条小鲈鱼,这家伙本想捕捉胡瓜鱼吃,结果几个水雷在它身边一起炸了,将它给炸晕了……

回到别墅后,甜瓜将这些胡瓜鱼展示给秦母看,让她来炸着吃。

秦母笑的合不拢嘴,一个劲念叨说孙女真有出息。这么小就会捕鱼了。秦父有点踌躇,道:“甜瓜以后不会跟着小鸥学做渔夫吧?”

秦母瞪眼道:“做渔夫怎么啦?丢人呀?这多好的活,而且以后渔场不给甜瓜给谁?”

秦父嘟囔道:“孙女当了渔夫,不好找对象。你个傻老娘们,跟你没啥好说的。不过当渔夫也行,起码不愁赚钱。”

归根结底,老爷子担心渔场落入人家手里。

秦母抱起甜瓜,吧唧一下子在她粉嘟嘟的小脸上亲了一口。骄傲的说道:“看我孙女长得多漂亮,就这么漂亮能找不到对象?咋可能,我孙女以后要嫁给那啥英国王子的!”

确实,小丫头遗传了薇妮的美貌,只有刚出生那一会很丑,现在越长越开,混血儿的优点展示了出来,柳眉玩玩、眼大而亮、五官精致、皮肤娇嫩,跟个瓷娃娃一样。

甜瓜虽然年纪小,但也懂一些事了。她摇头道:“不要、不要王子,瓜瓜不要王子。”

秦母呵呵笑道:“那你要谁呀?要和爸爸妈妈过一辈子吗?”

甜瓜转着小脑袋往四周看了看,指着傻乎乎流鼻涕的小公牛道:“小牛吧,小牛比王子好玩,我还能欺负小牛,是不是?”

小牛却害怕了,他使劲摇头道:“我不我不我不,那我要王子,我不和你一起,你老是打我。”

说着。大胖娃都带上哭腔了,可见甜瓜给他留下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这个答案让甜瓜勃然大怒,蹬达着小短腿要让秦母放下然后去打小公牛,小公牛看事情不妙。甩着膀子咕咚咕咚跑人了。

过了一会,小公牛胖乎乎的圆脑袋从门外露了出来,害怕的看着甜瓜。

秦时鸥哈哈笑道:“怎么了,小牛,你这是舍不得甜瓜吗?”

小公牛吸了吸鼻子外的鼻涕,弱弱的说道:“不是。叔叔,我舍不得那些鱼,奶奶的炸鱼好吃。”

全家:“……”

小辉摸了摸甜瓜的脑袋道:“瓜瓜啊,你以后要自爱,别和这种叼丝一起玩了,多丢人呀。”

秦母的炸鱼可是一绝,炸胡瓜鱼更好吃,这可怨不得小公牛贪吃。当然这家伙确实贪吃,秦时鸥将刚才这一段录了下来,以后等孩子们长大了给他们看一定很有意思。

胡瓜鱼炸起来最简单,整条用油炸就行,不过秦母切掉了鱼头,担心鱼头太硬卡着两个孩子,甜瓜和大胖娃还太小。

正好家里包元宵剩下一些糯米粉,她拿来和鸡蛋、枫糖浆搅匀,胡瓜鱼在里面一滚沾上一层鸡蛋和好的面糊后放入油锅里炸就行了,等到变成金黄色捞出来。

秦母将胡瓜鱼分成三份,最后想了想又从其他两个碗里拿出两条放到另一个碗里。

秦时鸥以为她会将这碗鱼多的给小辉或者甜瓜,毕竟小辉年纪大而甜瓜是她亲孙女,结果她给了大胖娃,说道:“让人家孩子多吃点,不能给人说闲话,说你这个当啥boss的家里人磕碜。”

他上去拥抱老妈,温暖的笑道:“妈,你真是好人。”

秦母给了他一个白眼道:“这谁都知道啊。”

秦时鸥:“……”

小辉拿了那碗最多的鱼放在小公牛跟前,逗他道:“小牛呀,你吃了这碗鱼,那你得离开甜瓜,不能娶她知道吗?”

大胖娃震惊的看着他问道:“还有这样的好事?上帝啊!”

甜瓜翻着白眼想去打他,不过秦母塞给她一条炸鱼她吃了一口后,顿时眉开眼笑,坐在小板凳上开心的吃起炸鱼。

大胖娃吃的更香,几乎一条鱼进入嘴巴里就吞下去,秦时鸥怕卡着他,让他慢慢吃。

这个季节的胡瓜鱼鱼籽多、肉也娇嫩,不过不如初夏时节肥,当然吃起来味道还是很棒的。

自己的劳动成果最是甘甜,第二天小辉带着小弟小妹又跑去炸鱼了。秦时鸥不得不制止他们,入海口的位置生活着星点水龟,那可是国家级保护动物,还是别去吓唬它们了。

二月底的时候,薇妮看到一份文件,头疼的说纽芬兰政府下命令要求各地水库湖泊在初春开展亚洲鲤鱼捕捞行动,因为春天是亚洲鲤鱼**季节,得将小鱼们杀死在摇篮里。

薇妮无奈道:“这些亚洲鲤鱼太厉害,一个冬天不知道繁殖成什么样呢,我赞同省府的安排,可是沉宝湖全境结冰,怎么捕捞亚洲鲤鱼?总不能高价购买破冰船吧?”

加拿大官场讲究执行力,这些命令安排下来必须得执行。

秦时鸥想起甜瓜他们在小河边用鞭炮炸鱼的事情,笑道:“哪里用的着破冰船?用水雷去炸!炸鱼不就得了?”

薇妮莞尔一笑,指着烟花箱子道:“用这个?”

秦时鸥道:“当然不是,我不是开玩笑,搞大点,用正儿八经的水下炸药,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