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27 鱼儿水上漂

1827.鱼儿水上漂(再求推荐票)

希望明天能在推荐票排行榜单上排的靠前一些,谢谢兄弟姐妹们的支持。

这种事联系小休斯肯定没错,这家伙就喜欢干点非主流的活,不过炸鱼他也没有经验,加拿大不允许使用炸药来炸鱼,不管是湖泊还是海洋,因为这种方法不光残忍,而且对环境破坏也很严重。

薇妮向市府报告了沉宝湖结冰情况,然后提出使用炸鱼的方式来治理亚洲鲤鱼泛滥问题。

沉宝湖的亚洲鲤鱼很多,但因为一直人工养育水草,故而本地鱼的生长环境没有被鲤鱼抢占多少,生态环境保持的很好。

对于小镇来说,射鱼是春夏秋旅游季节中最受欢迎的活动之一,有源源不断的游客收拾亚洲鲤鱼,这些鱼也没有泛滥成灾。

可这只是春夏秋的情况,一个冬季的时间,湖面结冰后不能射鱼也不能捕鱼,亚洲鲤鱼在湖中进行了疯狂的繁殖。尤其是沉宝湖里水草食物丰沛,亚洲鲤鱼更是活的不要太开心,这也是秦时鸥支持省府的政策处理亚洲鲤鱼的原因。

过犹不及,亚洲鲤鱼太多,会剥夺本地鱼种生存空间的。

沉宝湖尚且如此,加拿大其他水域问题更大。亚洲鲤鱼已经成了各地淡水产的噩梦,而人们最怕的还不是它们对本地鱼种的入侵,而是担心它们进入五大湖水道造成污染,那可是支撑着大半个加拿大的生命水道!

所以,圣约翰斯市府痛快答应了薇妮递交的炸鱼申请,然后官方还给他们送来炸鱼所需的水雷——这次是正儿八经的水雷,可不是甜瓜玩的玩具了!

看着这些水滴形的钢铁家伙,秦时鸥挠挠头,道:“市府还真心狠,为了治理亚洲鲤鱼连真家伙都动上了?”

负责运送这批水雷的是一个海军上尉,名叫沃尔夫冈,是一名强壮的雅利安白人。他总是表情肃穆,但其实很擅长聊天。到来小镇后,几句话就和秦时鸥等人搞熟了关系。

这会听了他的话后,沃尔夫冈便笑了,解释道:“这算什么真家伙?事实上海军正对在仓库里很占地方的水雷头疼呢。这种武器已经被淘汰了,但销毁困难,所以能够民用是最好的结果。”

小休斯不怕冷,初春的季节也穿着宽宽松松的嘻哈服饰,他蹲在旁边探头探脑看这些水雷。然后眉飞色舞的说道:“雪特,待会可要有好戏看了,水雷炸鱼,这可真是从未见过的情形。”

秦时鸥苦笑,他也没料到市府会出动这样的阵仗,本来他提议后是想得到许可,然后买一些开矿用的lei管用就行,没想到市府直接联系海军送来了水雷。

使用水雷炸鱼,不是在湖上砸一个洞,把水雷扔下去就行。为了发挥其威力,他们需要先在湖上下网,下一条很长的网。这面渔网进入湖中后,水雷一枚枚挂在上面,同时推入湖中,这样等到水雷同时爆炸,冲击波在水中进行力量叠加,威力倍增!

镇上不缺渔夫,秦时鸥在无线电公共频道里喊了一声后,四十个渔夫赶来。然后他们上了湖泊,在冰面上凿洞。

一个严冬,沉宝湖的湖面结了冰层,得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能化冻。秦时鸥上去试了试。冰层厚度和强度足够承担他的重量,便放心的放上一辆小木车,站在小木车上滑到湖面中央位置。

小木车是用来分散压力的,沉宝湖的冰层厚度不均,且大多数地方冰层不是很厚,如果人站在上面。压强太大也有危险。

用铁锤‘咣咣咣’在冰面上敲击几下,一个冰窟窿就出现了,周围冰层出现了裂缝,秦时鸥蹲在木车上,这样压力分散开,不至于压碎冰层。

不过,还是有人在凿冰过程中掉落湖泊中,好在上来的渔夫个个强壮且熟知水性,并不会有危险。

五十米一个冰洞,渔网穿过冰洞连接起来,五个冰洞的距离安装上一枚水雷,这个就不用他们来操作了,沃尔夫冈带着士兵来完成,将水雷用绳子和渔网相连,最后投入湖泊中。

这些水雷是深度和时间双变量控制爆炸的,也就是说,首先它们得落到一定深度,由强大的水压触发内置撞击锤,撞击锤引火,五分钟后才会爆炸。

水雷投入水中后,沃尔夫冈和士兵们急急匆匆的回到岸边,然后将在岸上围观的镇民和游客往后驱赶:“都往后退,伙计们,如果你们不想和湖里的家伙一起变烤鱼,那就后退吧,越往后越好!”

五分钟时间很快结束,随着沃尔夫冈手中倒计时用的秒表发出‘滴滴’报警声,水面上忽然接连暴起高大的水柱,这些水柱带着冰块,冲天而起足有二十多米,看起来好像世界末日中的海啸一样!

水柱冲天而起之后,接着秦时鸥才听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因为水雷几乎同时爆炸,他听到了一声爆响,可是这轰鸣声却在水中来回激荡,所以他听到的声音是连续不断的!

不过巨大的水柱只腾飞了一次,随后湖面波浪翻滚,却没有水柱出现。

如同飓风袭击了沉宝湖,湖面的水浪一波又一波,浪花足有小半米的高度,夹带着一些冰块、水草和鱼推上湖畔。

这浪花足足持续了十几二十分钟才开始消弭,这段时间沉宝湖上的冰块全部破碎了,岸边堆积着一圈晶莹的冰块,而湖面上则是有数不清的鱼肚皮朝上漂在水面。

副镇长哈尼带人拍摄照面,安排渔夫开船去捡鱼,其实用渔网来网罗更快,但是这在加拿大不允许,因为这些鱼不是炸死了,而是大多数被炸晕了,他们只能将亚洲鲤鱼捡上来,至于本地的鱼种如狗鱼等等,让它们漂在湖面自然清醒过来。

看着漂浮在湖面上这些数不清的淡水鱼,秦时鸥总算明白为什么加拿大特意出台法律不允许使用炸-药来捕鱼,对生态造成的破坏确实很可怕。

镇上有人担心的问道:“上帝,这些水雷的威力太可怕了,沉宝湖里还有活鱼吗?”

秦时鸥早在水雷爆炸之初就将海神意识放入湖中,湖里不是有鱼,而是有非常多的鱼。

难怪亚洲鲤鱼这么不好对付,当爆炸出现后,亚洲鲤鱼受惊了不是像胡瓜鱼那样傻傻的往水面跳,而是往湖底泥沼里钻,而一旦躲到湖底,那就不怎么受爆炸影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