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28 误打误撞新点子

1828.误打误撞新点子

水雷爆破的壮观一幕让围观众人大为震撼,看着水面上漂浮的那一层翻着白肚皮的鱼儿,镇上的渔夫不断摇头,说没想到沉宝湖现在有这么多亚洲鲤鱼了。

秦时鸥看到的更多,这些亚洲鲤鱼不过是冰山一角,躲藏在湖底泥沼和水藻中的亚洲鲤鱼比水面上的多,还有一些鱼只是暂时昏迷,它们清醒后趁着没有被捕捞,又摇头摆尾逃走。

一船船的亚洲鲤鱼被送到了岸上,哈尼提前准备了装鱼的箱子和袋子,可是数量不够,一会的功夫地面上就堆积起了一座小鱼山。

游客们纷纷上去拍照,有人估计在国内做水产生意的,遗憾的连连摇头:“哎呀,这些鱼能运回去就好了,都是野生大鱼啊,卖给酒店鱼庄可赚大了。”

这些鱼当然无法运回国内,亚洲鲤鱼中如草鱼、鲤鱼、鳙鱼、鲫鱼等适合鲜吃,死鱼味道会变差很多。而如果要从加拿大走海路运回国内,那冰冻时间长了,即使是野生鱼,回去也没人买。

另外,哪怕走海运,这些鱼的运费也不便宜,加拿大和中国距离太远了,而鱼的价值显然不能抵消路途运费,这样不赚钱的活谁会干呢?

其实,秦时鸥有一条通过亚洲鲤鱼赚钱之道,那就是做鱼丸。?中国市场上的高档鱼丸都是从韩日进口的,如果他大批量运回去,可以抢占到一部分市场。

沉宝湖的亚洲鲤鱼味道比普通野生鱼好的多,好歹它们吃的水藻是含有海神能量的。这样,做成的鱼丸自然味道也美妙一些。

可这个生意赚不了多少钱,他现在光是靠户外商店和杂货店一年就能收入上百万,何况还有庞巴迪和蒂芙尼的股份?更何况,他的大秦餐厅还在北美广泛开业了。

在一些中国人眼里,这些鱼都是财富,在哈尼眼里,这些鱼却是垃圾,且属于那种不好收拾的垃圾。

这么多鱼。如果处理不当腐烂掉,那会对环境产生严重污染,甚至导致细菌、病毒横行,加拿大对这块控制很严格。谁污染谁治理,治理不了那就法律惩罚,加拿律在保护环境方面可是心狠手辣。

哈尼愁眉苦脸的看着浩荡的鱼山,身边一个镇政府办公人员安慰他:“现在是初春,天气还很冷。晚上浇点水应该会冻成冰的,这样咱们就有时间寻找处理这些鱼的途径了。”

秦时鸥问道:“不会吧,伙计们,你们不会没想过怎么处理炸上来的鱼吧?”

哈尼唉声叹气:“当然想过,我们计划埋掉,可谁料到炸上来这么多鱼?我的上帝,沉宝湖现在被亚洲鲤鱼占领了吗?它们是无性繁殖吗?”

秦时鸥想了想,笑道:“这样吧,我来处理,我找人把鱼送到我的饲料厂去。?脱水晒干粉碎之后用来做鱼饲料添加剂。”

小休斯瞪大眼睛道:“雪特,那也太残酷了吧,让可怜的鱼吃它们同类的尸体?这样养出来的鱼怎么能吃呢?”

“那要不你来想办法?”秦时鸥问道。

小休斯讪笑道:“我倒是想呢,如果能送去落基山脉给我的苏族好朋友,那他们一定很高兴,可怎么送到山上去?”

秦时鸥给了他一个白眼,道:“所以如果你没有更好的主意,那我的主意就是好主意。”

“对,秦的主意绝对是好点子,谢谢你。秦,你为小镇解决了大麻烦。”哈尼高兴的说道。

说真的,要是这些鱼可以被处理掉,秦时鸥真不想接手。虽然得到鱼没有花钱。可处理起来却得花不少钱,弄不好还会搞的很脏很乱。

他花钱从镇上雇佣了所有愿意帮忙的皮卡车,他出油钱,皮卡车每运送一车的鱼他给出5o元的使用费,让镇上的渔夫帮忙将这些鱼运送到渔场去。

渔场里,幸好过年时期给渔夫放假没有大量捕捞渔获。有一个冰库是空着的,他将这些亚洲鲤鱼安置了进去。

然后,利用鲣鱼干生产线,他让渔夫们加班加点来给亚洲鲤鱼脱水烤干,制成鱼干后才能用来做鱼饲料的蛋白质添加剂原料送去二号渔场。

这些亚洲鲤鱼做蛋白质添加剂很合适,因为食用含有海神能量的水藻和小鱼,故而亚洲鲤鱼们体内多少含有一点海神能量,而它们本身又是高蛋白低脂肪,加入鱼饲料中还可以提升鱼饲料的品质。

接近二十辆皮卡车开始连线工作,一车车的大鱼送入了冰库里,秦姐和姐夫负责帮忙记录车次运送情况,看到这惺鱼要做成鱼饲料,两人满脸惋惜:“这要是咱们水库的鱼就好了,能赚多少钱呀。”

秦时鸥哀叹道:“在这里别指望赚钱了,不赔钱就不错了。”

渔场的两条鲣鱼干生产线鼓足马力开工,因为要做鱼饲料,所以鱼干不必像鲣鱼干那样干硬,只要脱水甩干后简单一烤就行。

鲣鱼干生产线是很干净的,出产的鱼干可以直接食用,品质等级很高,这样生产出来的亚洲鲤鱼干也很干净。

烤干后的亚洲鲤鱼干卖相很不错,色泽是白金色,刮掉鱼鳞露出下面的鱼肉后,还能嗅到鱼的鲜味。

秦姐拿了一条手臂长短的鲤鱼干,她费劲的撕扯了一点肉干放在嘴里咀嚼,皱着眉头说道:“这些鱼干,嗯,味道很好,这还没烧没烤,味道就带着鲜味和香味,还有一点甜滋滋的味道,要是烧烤一下,应该更好。”

知姐莫若弟,秦时鸥大概猜出了她的想法:“你不会打算,把这些鱼干带回国内销售吧?”

秦姐横着眼睛道:“是啊,怎么了,不行吗?”

秦时鸥干笑道:“运费可不低啊,而且,我打算让你们做大秦餐厅以后在中国区的管理人,你们还搞什么鱼干销售干嘛?”

秦姐听了点头,可惜的说道:“但这些鱼干味道真的很好,要是运回国内销售,赚钱是肯定的,这可是高档的淡水鱼干,咱们省城都很少见!”

姐夫也说道:“对,我赞同小兰的意见,要是这些鱼干送回国内,不光能做烧烤,还能做汤调味,类似鲣鱼干那样,绝对有市场。小鸥,你要是有想赚点钱的朋友同学,让他们搞这个吧,肯定有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