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29 儿子出生

黄金渔场

秦姐和姐夫的话说动了秦时鸥,他摩挲了一下下巴,心头浮现出几个名字,都是他比较要好的同学、朋友啥的,而且这些人混的都不是很如意,似乎可以做这个买卖试试。

他看看冰库里摞成一堆堆的亚洲鲤鱼,再想想沉宝湖里还生活的那些鱼,然后下定决心,找朋友试试吧,或许这确实是条赚钱的路子。

对于这条赚钱的路子,他当然不需要,淡水鱼鱼干能卖几个钱?他真想搞这个,那还不如卖鲣鱼干呢,渔场鲣鱼群可是很庞大的,但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些淡水鱼干赚的钱就很可观了。

他首先想到的是小伙伴秦鹏,打电话过去后,秦鹏对这生意却没什么兴趣。他只想搞好自己的修车厂,不光赚钱,那也是他的爱好和梦想,至于什么鲤鱼干、草鱼干,这不是他的兴趣。

然后,秦时鸥想起了大学班长钟大俊,这也是他的好朋友,上次来加拿大的时候,他发现钟大俊混的不太好,平时看朋友圈啥的,他也很少发状态,只是偶尔在班级群里露露面,显然现在情况也不太好。

对于钟大俊的能力,秦时鸥很钦佩,大学时候他是学院混的最好的几个人之一,学习好、自制力强、肯吃苦能钻研,毕业后只能说运气不好,做的工作都没有什么起色。

想到就做,他打电话过去,却忘了圣约翰斯时间比国内慢十个小时,这会钟大俊还睡的迷迷糊糊:“喂,老秦?咋个这时候来电话撒?有撒子事嘛?睡的巴适呢。”

估计钟大俊还没清醒,一口川音普通话。

秦时鸥有点不好意思,便长话短说:“我这边可能有个生意不错,反正肯定能做,只是不知道能赚多少钱,但我估计,一年弄个上百万问题不大。”

“人民币?别跟我说是日元。”钟大俊一下子清醒了,他现在正是缺钱缺机会的时候。

秦时鸥说道:“不是人民币。是加元!”

“卧槽,你逗我啊,五百万人民币?一年?”钟大俊大为震惊。

除了毛伟龙,其他同学都不知道秦时鸥真正家底。他们感觉一个渔场,一年可能也就收入个几百万好了上千万人民币,却不知道大秦渔场现在一年能给秦时鸥带来好几亿的收入,单位还是加元!

“你现在工作怎么样?”秦时鸥转移话题,他还不知道钟大俊的近况呢。

钟大俊苦笑道:“不怎么样。拼死拼活干到了个小主管的位置,天天受气,受客户气、受领导的气,唉,国内的房地产市场今年不太景气,我们装饰这块,很难做啊。”

秦时鸥听了这话就有数了,道:“我给你订机票,算了,你去找小五郎。那家伙这几天回加拿大,你们一起过来。你辞职吧,过来考察一下我这个项目,反正多了不敢说,一年百万加元问题不大。”

钟大俊痛快答应,其他人对他这么说,或许会被当做传销之类,但他了解秦时鸥的性格和身价,既然他说一年百万,那即使弄不到一百万加元。弄一百万人民币总是靠谱的。

一百万人民币的年收入啊,这是他靠现在工作想都不敢想的。

一周以后,钟大俊跟随毛伟龙一家来到加拿大,很巧。二月下旬是薇妮的预产期,她已经进入了圣玛丽医院的VIP病房等着生育,毛伟龙等人来的正是时候。

他们飞机降临圣约翰斯当天,薇妮生产,有了甜瓜的经验,秦时鸥勉强能坐住了。他抱着甜瓜等在产房外,其实心里还是七上八下,但考虑到现在为薇妮接生的是他通过运通集团从波士顿找来的妇产科顶级专家,而薇妮产前检查一切正常,所以也不用担心什么。

甜瓜可不知道老爹的心情,她含着小指头瞪大眼睛看向产房门,问道:“爸爸,待会弟弟会从那里出来吗?”

秦时鸥:“啊?”

“我说弟弟,弟弟会从那里面出来吗?”甜瓜有点不耐烦。

秦时鸥:“嗯。”

“弟弟什么样呀?和谁一样?大胖还是二胖?”甜瓜又询问,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

“差不多——啊不是,你怎么老想着海豹?”秦时鸥郁闷了,“你弟弟,当然和你差不多!”

甜瓜叹了口气,很遗憾的样子:“那就不好玩了,他要是和胖胖一样就好了,那样我可以天天陪他玩。爸爸,你听我说了没有?”

秦时鸥苦笑道:“爸爸现在心里很乱,什么也听不进去。”

甜瓜嘟着小嘴道:“那我进去找妈妈了?你不陪我,我就找妈妈陪我。”

秦大官人算是服了,无奈道:“陪陪陪,爸爸陪你好不好?可你能不能安静点?还有以后你有了弟弟,你就是姐姐了,姐姐要有姐姐的样子,别欺负弟弟知道不?别把弟弟欺负的跟小公牛一样,你看小公牛都被你玩傻了!”

甜瓜咧嘴一笑,惊喜道:“弟弟会和小牛一样好玩吗?”

秦时鸥:“……”

敢情自己说了一大堆,这丫头一句没听进去,真是浪费感情了。

第二胎生产比第一胎要顺利的多,从推进产房到里面响起孩子响亮的哭声,只用了六个小时多一点。

护士抱着一个小襁褓走出来,秦父秦母、姐姐姐夫、马里奥米兰达还有少年们一下子都围了上去,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这是我们家孩子吗?”“男孩女孩?”“孩子他妈怎么样?”“我们看看行吗?”

秦时鸥扔下甜瓜努力挤进人群里,激动的问道:“我老婆还好吧?我孩子还好吧?”

护士微笑道:“秦先生,您不需要担心,一切顺利,薇妮正在里面休息,这是你的儿子,是个健康的如同小老虎一样的男孩。不过现在他得去恒温室做检查,请您让开。”

秦时鸥一边赔笑一边伸手打开小襁褓看了一眼,一张皱巴巴的小脸塞在里面,小家伙闭着眼睛,小小的嘴唇轻轻蠕动,已经不哭泣了,好像在睡觉。

秦父秦母等人想跟着看看,但护士再度盖住了孩子,然后让他们去看望产妇,于是呼啦一下子,一群人又冲进了产房,只留下个甜瓜傻乎乎的独自坐在长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