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39 延绳开钓

黄金渔场

围网捕鱼是技术活,不能硬拉蛮干,两艘渔船在海面上做缓慢的移动,柔和的控制渔网随着暗流摆动,迟迟不进行合围,等待着秦时鸥的指挥。

驾驶渔船的是两个老渔夫,扎克和阿尔德,他们现在的选择很正确,利用默契的配合,带动渔网转动,这样即使不能合围渔网,也不会让往里的鱼群逃脱。

秦时鸥皱起眉头看着前方苦思,钟大俊不敢打扰他,便小声问毛伟龙道:“这是怎么了?你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不?”

毛伟龙挠挠头,道:“不懂,我是个农场主,只对庄稼和牲口有点了解,这海上的事我说不准。”

听到了两人的话,秦时鸥笑着回头道:“行了,直接问我好了,我又不是在高考,随便聊天无所谓。围网合拢主要有两种操作方式,一个是以围为主,一个是以张为主,我得好好考虑一下用哪个方式来收网。”

冬季捕鱼,主要使用以张为主的操作方式,将放网的方向根据风向、流向以及捕捞对象的动向,保持网口对捕捞对象的来向,缓速拖曳半个小时,保持网具充分伸张,将鱼群全部围堵起来收网。

但是现在风向、流向对他们收网不利,这方式就不能用了,秦时鸥想了想,指挥两艘渔船用另一种操作方式来捕鱼,这样需要消耗更多的汽油和人力,但更为稳妥。

秦时鸥在无线电中不断发布命令,下面两艘船再次定出一艘主船、一艘副船,两艘船马力差不多,扎克的船船底更宽大,抵抗海浪的能力更强,于是他的船做了主船,阿尔德的船灵活性更好,做了副船。

扎克一声令下,船上的渔夫开始配合干活,他们将网具在右舷甲板上固定好。有人专门看着,如果渔网拉伸变形的厉害,他得放松渔网,防止渔网碎裂。

此时围网的上、下纲完全展开。右网翼在前,左网翼在后,主船抛锚停船,副船则使右舷面向主船,然后一边收网一边转动。

秦时鸥通过海神意识监控渔网在水中的并和情况。到了海流流速比较轻缓的海域的时候,他下令开始收网。

这时候主、副船逐渐靠拢,两艘船以左舷相遇,副船将曳纲、支纲和带船纲递给主船后,调整船位,转向与主船一起收拉两侧的网翼。

两艘船上都有绞盘,随着绞盘转动,钢索拖着渔网开始收拢。

甜瓜公主号隔着比较远,毛伟龙和钟大俊看不太清两艘船上的情况,不明白为什么周围的渔夫都一脸严肃表情。

秦时鸥随即给他们解释。蓝鳍金枪鱼是一种充满野性的大鱼,它们能长到三四米长,因为体型是炸弹形状,如果它们发力狂冲,那冲击力真跟一枚炸弹差不多,收网如果不好,可能会被它们撕碎渔网。

钟大俊难以置信,他指着渔网道:“我靠,这鱼力气这么大?我看渔网的网绳可有我拇指粗细,就是一辆车也能网住吧?”

秦时鸥道:“如果只是一次冲击。那渔网不怕,可是蓝鳍金枪鱼一旦发狂,它们会连续冲击。冲击力叠加起来,那对渔网的破坏性就比较大了。”

这种情况下。围网的收网方向无需保持网口和流向保持一致,收网过程中,两艘船会顺流拖曳渔网一段时间,借助潮流,使网具充分张开增加鱼群的生存空间,尽量不让蓝鳍金枪鱼们感觉到恐慌。

三艘船这次出海几乎带上了所有渔夫。五十多人参与了这次的捕捞行动,其中除了扎克和阿尔德各带了五个人在下网和收网,剩下的人全在甜瓜公主号上。

他们装备齐全,就像是枕戈待旦的战士,一声令下,全军突击!

而他们等待的命令,则是准备延绳钓。

两艘船开始收网的时候,顺着海流离开了这片海域,而在这周围还有一些漏网之鱼,捕捞这些鱼,依靠的便是延绳钓这种方式。

秦时鸥挥手,渔夫们整理船尾上的一圈圈缠绕起来的干线,他们开始干活了。

延绳钓是钓具中最主要的一种作业方式,分布面最广,数量和产量最高。这玩意儿就是在一根干线上系结许多等距离的支线,末端结有钓钩和饵料,利用浮、沉子装置,将其敷设于表、中和底层,下方连接一连串的鱼钩,吸引渔获上钩。

放线的方向最好是横流或斜流,一般来说,金枪鱼喜欢逆流摄食,这样放线方向与海流方向垂直,可以更好的吸引到金枪鱼。

延绳钓又是一种很考验人力的钓鱼方式,一条干线往往五六公里长甚至更长,如甜瓜公主号上的干线一条便有八公里,上面隔着十米有一条支线,需要人员往连接的支线上挂钩子和鱼饵。

也就是说,一条干线上便有八百个支线,一条支线前后两个钩子,总共要挂1600个钩子和鱼饵,这工作量是相当大的!

但是这工作必须得现场进行,不可能提前在线上挂好钩子,八公里长的干线根本没法盘起来,而一旦盘在一起那会造成绳索纠缠,那时候可是解都解不开的。

甜瓜公主号以六节的速度匀速前进,渔夫们在船尾快速工作,好像一条生产线,干线落入海中,必须得在落水之前将支线上挂好钩子和鱼饵,否则就会浪费这条绳索的资源。

除了鱼钩和鱼饵,还有人负责加挂漂浮球,大概每十米有一条支线,大概每五条支线的距离就要加两个浮球保持浮力。而每加装两次浮球,还要装一个压力报警器。

这个报警器是最重要的,当鱼上钩后它们会拉着支线往下沉,报警器感受到压力变化,会闪烁出耀眼的光芒,这样渔夫可以及时发现鱼儿上钩将它们捕捞上来。

金枪鱼性猛而彪悍,当它们上钩后如果不能及时抓捕下来,这些家伙会想办法逃脱。即使没有逃脱,那它们也会疯狂挣扎带动干线纠缠起来,一旦鱼钩之间纠缠成一团,那会给渔夫们增加很多劳动量。

二十个渔夫分成两组,一组工作另一组就休息,他们好像流水线上的机械手臂,熟练而精准的将鱼钩鱼饵、浮漂和报警器挂在绳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