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40 丰收渔获

1840.丰收渔获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新的一周马上到来,嘿嘿,弹壳在这里求一下推荐票,谢谢大家。

延绳钓属于工业化捕鱼的方式,起线时应该依靠渔船,由渔船来拉起才对。但如果用来垂钓蓝鳍金枪鱼,还是依靠人工更好,依靠渔船得等待一定时间,然后一网捞起,反正有鱼没鱼就是这么一竿子。

对于珍贵而容易逃走的蓝鳍金枪鱼,需要渔夫们不劳辛苦的去人工查看,只要报警器报警,就得去查看情况,第一时间将蓝鳍金枪鱼捕捞上来。

适合渔船起线的方式是垂钓如鲣鱼、带鱼和大马哈鱼等鱼类,这些鱼没有能带着鱼线乱跑的能力。

这样随着两条长长的钓绳弯曲着部署到海面上,秦时鸥带着渔夫得在船上耐心等待一段时间,不过在此之前,他要去查看围网捕鱼的收获。

渔夫们刚刚将延绳钓所用的钓绳放入水中,然后马不停蹄,他们草草的换上手套拿起杀鱼刀,又得准备收拾蓝鳍金枪鱼了。

围网捕捞到蓝鳍金枪鱼后不是直接收网上来,而是将网收拢起来,有人划小船使用抛网将鱼分批抓上来。

其中在这个过程中,围网渔船得继续行进,否则没有水流运动,蓝鳍金枪鱼无法呼吸会憋死,而死掉的蓝鳍金枪鱼没有在第一时间放血,那鱼肉质量会大减,那样就不值钱了。

这个活需要体魄最强壮的渔夫来负责,公牛骄傲的脱掉上衣露出磐石一样的肌肉在甲板上耀武扬威,钟大俊羡慕的说道:“我靠,这洋哥们不愧是吃牛肉长大的,这肌肉是怎么育的?”

公牛正骄傲的装逼呢,一个阴影出现在他身上,他扭头一看,更强壮的巨人出现在他身后,怒贲张、虬须如龙,即使穿着保暖大衣。那仿佛铜浇铁铸而成的肌肉依然遮掩不住,将衣服撑得满满当当,似乎他一力就能靠肌肉撑碎衣服一样!

“雪特,伊沃森。你别出现在我身边行吗?”公牛苦恼的说道。

伊沃森眯着眼看向他,捏着拳头问道:“你讨厌伊沃森?”

公牛吞了口唾沫,赶紧说道:“不不不,公牛喜欢伊沃森,伊沃森是公牛的好朋友!不过。你没看我现在没穿衣服吗?我在晒太阳!”

伊沃森咧嘴一笑,簸箕一样的大手张开往公牛肋下一合,跟搬麻袋一样将他提到了船舷上,憨憨笑道:“隔着太阳近一点,暖和……”

周围的渔夫们看着尴尬的公牛顿时哄堂大笑,一群人纷纷对他竖起中指:“伙计,你不是伊沃森的好朋友,你是他的小伙伴!”“哦,我敢打赌,公牛这家伙的自尊心被伊沃森伤害到了!”“未来一个月。他不会再靠近伊沃森了!”

秦时鸥笑着拍拍手,道:“好了伙计们,该干活了,别让我们的鱼在水中等待太久!去,出击,将它们带上来!”

“吼吼吼!”渔夫们吼叫着拿起准备好的工具,各司其职。

两艘钓艇被从公主号上解了下来,伊沃森和公牛各自带人上了一艘船,钓艇飞快追上两艘渔船,随即网口打开。公牛等渔夫将抛网撒出去,好像牛仔套马一样,精准的套到了蓝鳍金枪鱼拉了回来。

钓艇回归,但还隔着公主号很远。船上的渔夫就在大叫:“公牛,我的好伙计,快告诉我,今天的收获怎么样?”

公牛得意的大笑:“哈哈哈,要想知道,那就慢慢等吧!”

渔夫们再度对他竖起中指。然后咒骂声响了起来,不过他们知道这次收获会很好,公牛兴奋的笑声已经揭示了这点。

先被拖上渔船的蓝鳍金枪鱼足足有四米长的样子,有渔夫快上去进行称重和测量,喊道:“哇哦,难以置信,正好十三英尺!十三英尺!”

“霍华德,别废话,这鱼有多重?我猜有一千磅对吗?一定有一千磅!”

“查尔斯,你这可真是废话,十三英尺长的鱼能没有一千磅?如果没有那只能说明这条鱼跟那些娘们一样天天减肥!但是谁都知道,金枪鱼可不喜欢减肥,虽然它们一天的运动量比的上那些娘们一年!”

“我敢打赌,这条鱼得有一千一百五十磅左右!”沙克上去打量了一下这条大鱼说道。

负责称重的霍华德伸出大拇指道:“沙克,我不得不佩服你这混蛋,虽然你猜的不是万全准确,但这可爱的家伙是一千一百三十五磅!你的误差完全可以接受!”

“哇哦哦哦!一千一百三十五磅,有没有打破什么纪录?”船上的渔夫高兴的喊了起来。

沙克摇摇头道:“根据我的记忆,应该没有,我们只能参加纽芬兰区和北大西洋区的纪录,而这是盛产大鱼的地方!”

秦时鸥笑道:“好了,赶紧处理这条鱼吧,送它去见上帝,痛快点,别折磨这可怜的家伙了!”

渔夫们一哄而上,切掉鱼鳃、砍掉鱼尾巴放血,另有渔夫准备好了保温箱,里面是冰冷的碎冰,这条鱼一放干净血,立马放入保温箱里封存。

十三英尺是接近四米长,这样长度的大鱼血量很可观,钟大俊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场景,不忍的说道:“这么做会不会有些残忍啊?”

秦时鸥道:“当然,实际上杀戮都是不好的,不管是杀戮一条鱼还是一只蚂蚁。但这鱼是渔场养殖的,养殖鱼和养殖牛羊猪都是为了卖钱,这么想你应该能舒服点。”

“另外,这些鱼换成钱后我也不是都用来自己享乐,我会转化为对海洋的投资,养活更多的鱼虾蟹和海藻贝类等等,这就是良性循环。”秦时鸥又补充了一句。

如果是毛伟龙问这样的二比问题,他肯定不屑回答,拜托,大家都是成年人好吗?渔场不出产渔获那还有什么开设的必要?鱼的智商和感情总比不上牛羊等动物吧?那屠宰场岂不是更残酷?

不过这是钟大俊问的,他们两人关系不像他和毛伟龙这样随意,所以有些事得认真对待,否则钟大俊容易多想。

接着又有大鱼接二连三送上来,渔夫们穿着水靠上去三下五除二将鱼挨个解决,慢慢的船尾堆满了保鲜箱,一个丰收的鱼季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