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43 鱼甩巴掌

黄金渔场

将一条蓝鳍金枪鱼硬生生从水中拉上来那可是大工程,这些鱼本身就是水中猛兽,它们此时上钩受伤,那性情更为凶猛,爆发出来的力量自然也更可怕。

就像秦时鸥形容的一样,后面他们开始进行海上拔河,拔河一方是他们几个人,另一方则是愤怒的蓝鳍金枪鱼,它在水中纵横,跟一辆小皮卡在陆地上奔驰差不多。

蓝鳍金枪鱼的力量和耐力都是一等一的,但是它此时咬中了鱼钩,挣扎的越猛烈,它的伤口就越大、感觉就越疼、流血就越多,而这样的情况下,自然它体力消耗的就越好。

和用鱼钩钓鱼时候对峙时间不一样,这次只用了不到十分钟,这条水下猛兽就无力挣扎了,周围水面一片浅红,这都是蓝鳍金枪鱼流出的鲜血染红的。

最后要做的是将鱼从水中拉出来,不过不是抓到快艇上,而是绑在船上,等到了甜瓜公主号旁的时候再将它拉出来,直接屠宰放入保鲜箱中,否则一旦金枪鱼提前死掉,那会损坏肉质。

经过沙克和秦时鸥一番努力,这条蓝鳍金枪鱼终于露出了真面目,正如尼尔森所说,这是一个大家伙,得有三米半到四米之间的长度,在水中和一条小鲨鱼一样。

钟大俊看了感到好奇,就表示他要上去提一提这条大鱼,然后让秦时鸥帮他拍照,回头发到空间和朋友圈里装逼。

秦时鸥答应了,将绳子交给钟大俊,这条鱼现在没什么力气了,也不怕它带着绳子逃跑。

可是就在钟大俊奋力将鱼提出水面的时候,水中的蓝鳍金枪鱼用尾巴猛然拍打海水,水滴样身躯如怒龙出海,带起一道道水浪从海中腾身而起。

跳出水面后,这条蓝鳍金枪鱼似乎有些惊惧,下意识的再度狠狠甩动尾巴,钟大俊躲避不及。被鱼尾一下子给拍在了肩膀上……

本来因为海浪翻滚的原因,快艇便不断晃动,钟大俊站的不太稳。这样再被金枪鱼的庞大鱼尾拍到,倒霉的钟大俊跟被车撞了一样。惨叫一声便飞出小艇甲板,‘噗通’一声落入水中。

看到这一幕秦时鸥大惊,顾不得脱衣服,他一个鱼跃跟着跳入海里,海神意识锁定钟大俊。上去双臂抱起他摆动双腿浮出水面,将他重新送回小艇上。

沙克和尼尔森将他接上去,钟大俊直到坐下还没有回过神来,他惊恐而茫然的叫道:“卧槽、卧槽、卧槽,老天爷保佑啊,这他妈怎么了?我怎么了这是?”

听到他中气十足的喊叫声,秦时鸥心里安定了一些,他心有余悸的说道:“你还真得感谢老天爷保佑,这鱼的尾巴扫在了你的肩膀上不是拍在你的脑袋上……”

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事实上也用不着说。其他人都明白他的意思,要是鱼尾真拍在钟大俊脑袋上,以蓝鳍金枪鱼的可怕力量,能给他拍断脖子!

当初秦时鸥刚来告别岛的时候,他跟着奥尔巴赫去沉宝湖射鱼,那是他第一次射鱼,当时一条鲤鱼受惊跳起来一尾巴扫在他的脸上便将他险些扫死。当然,富贵险中求,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秦时鸥就是在那一次开启了海神之心。

显然钟大俊没有他这样的好运气。这可怜的小伙被金枪鱼拍到后,只是肩膀青紫了一大片,狗屁也没有得到。

不过没有出事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沙克和尼尔森甚至都在胸口划十字感谢上帝保佑。钟大俊得知情况的凶险后也双手合十对着东方连连鞠躬,嘴里念叨:“佛祖保佑,老天爷保佑……”

秦时鸥奇怪道:“你给佛祖祷告,不应该向着西天方向吗?你向着东方算什么?”

钟大俊赶紧掉过头,嘟囔道:“拍晕头了,刚才晕头了。我还以为那是西方呢。”

后面的事情一切顺利,这条大鱼刚才腾身跳出水面的动作消耗了它最后的体力,现在已经再没有力气挣扎,沙克轻而易举将它绑在了小艇上。

回到船上,秦时鸥换了衣服继续准备晚饭,他将鱼肉切成小片,调配好佐料酱汁后用来蘸着吃,只有这样才能最好的体会出上好蓝鳍金枪鱼的鱼肉之娇嫩美味。

毛伟龙在船上找到外伤喷剂给钟大俊受伤肩膀处理了一下,随后三人坐在一张小桌上喝着白酒吃着菜肴,回忆起了大学时候的往事。

在酒桌上,他们互相揭彼此的糗事和丑闻,越吃越开心,一直从傍晚吃到了午夜。

钟大俊酒量很好,毕竟是做业务出身,这么多年来虽然没赚到什么钱,但是练出了好酒量,他和秦时鸥挺到了最后,将毛伟龙灌的烂醉如泥。

最后毛伟龙喝晕乎了,趴在船舷上一个劲吼吼着要夜钓要钓上蓝鳍金枪鱼给钟大俊报仇雪恨。

吃饱喝足的虎子和豹子懒洋洋的蹲在旁边,用不屑的目光斜睨毛伟龙,仿佛在笑话他一样。

钟大俊点燃了一根香烟示意秦时鸥,平时秦时鸥不抽烟,不过这会酒足饭饱而且又高兴,来一支也可以,于是就接了一根叼在嘴里使劲吸了一口。

看到两人抽烟,毛伟龙也上来要了一支,不过他不是自己抽,而是吸了一口烟后凑到虎子和豹子跟前,吐出烟圈来熏拉拉汪。

拉拉汪嗅觉超级灵敏,所以受不了烟熏,俩小家伙仓惶后退,然后一起用愤怒鄙夷的眼神盯着毛伟龙。

毛伟龙感觉自己占了便宜,倚在船舷栏杆上哈哈大笑,还吓唬的对拉拉汪吐烟圈。

不过他终究喝多了,受烟味一刺激,胃里酒水上涌,抱着栏杆‘哇哇’的吐了起来。

这时候,一直在不满瞪着他的虎子和豹子好像发现了什么,它们兄弟两个用诡谲的眼神对视了一下,随即悄悄跑过去,一边一个,翘起腿在毛伟龙腿上开始撒尿。

毛伟龙那里吐的天翻地覆,哪里还注意到自己裤子上已经水漫金山?

秦时鸥看到后哭笑不得,只好挥手道:“你们两个干嘛呢?赶紧一边去,不准这么干了!”

虎子哆嗦了一下小屁股,然后昂着头咧着嘴跑向船舱,表情看起来竟然好像很得意的样子,将旁边的钟大俊看的连连惊叹:“卧槽,这俩小东西成精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