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49 主厨伊沃森

黄金渔场

秦时鸥订购的四艘渔船都是小吨位的近海渔船,分别是两艘五十吨小渔船,一艘一百吨和一艘一百五十吨的渔船。

五十吨的小渔船采用的是铝合金材质,动力使用汽油发动机,让渔船拥有了出色的灵活性,搭配上拖网之后可以进行近海的上层海鱼打捞,比如大马哈鱼和鳕鱼。

其他两艘渔船使用混合结构的材质,动力分别是二百千瓦和三百千瓦,都属于小功率渔船,使用它们捕捞渔获更省钱。

有和渔船打了几十年交道的老渔夫们坐镇,秦时鸥自然不用亲自来选船,他和沙克等人商讨出了渔船的用途后就将选择工作交给了渔夫们,他负责付账。

渔船需要下单后生产,秦时鸥回渔场等待,同时招呼渔夫们趁着春季到来捕捞鳕鱼。

大秦渔场的渔获资源中,最丰沛的就是鳕鱼了,站在渔船上在海中行驶,有时候往两边看,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的大鳕鱼汇聚在渔船两畔浮在水面上。

拖网撒入海中,半小时后收起渔网,里面全是丰腴肥美的鳕鱼,秦时鸥指挥渔夫们分批次捕捞,将狭鳕、大西洋鳕、黑鳕和银鳕等鱼种分开捕捞,一网下去二十多吨鳕鱼上来,一天能收获几百吨的鳕鱼。

工作归来,家里没人,别墅里空空荡荡、冷冷清清,薇妮和秦父秦母等人都留在圣约翰斯,只有虎子豹子陪着秦时鸥,这样他一个人懒的正儿八经做饭,便想去希克森老爹的饭馆随便对付点。

他喊上伊沃森去镇上吃饭,伊沃森呵呵傻笑道:“菊芋,河边地上有很多菊芋,挖出来烤着吃很好吃的。”

听了他的话,秦时鸥恍然大悟的伸手拍了拍后脑勺,薇妮这一生孩子他都把自己去年种下的粮食忘记了。菊芋就是洋姜、鬼子姜,去年他在山上挖下了一些拿到渔场做种子种下,现在已经能吃了。

他当初腌制洋姜吃的时候觉得脆生生的很好吃。特意用海神能量改善了种植的这些洋姜质量,应该味道不错,否则伊沃森不会拒绝跟着他去镇上吃披萨和汉堡包。

秦时鸥开车带伊沃森去挖洋姜,路上他问道:“伙计。这些东西味道怎么样?你什么时候开始吃的?”

伊沃森哼哧哼哧喘了几口气,挠着头很困惑的说道:“好多天了,有时候饿了伊沃森就去吃,烤着吃,洗干净烤着吃。然后抹上花生酱和肉酱,好吃,很好吃。”

前一段时间为了陪薇妮,他一直留在圣约翰斯,将伊沃森托付给了沙克和公牛,让伊沃森跟着他们吃,或者去镇上吃。

伊沃森如果在镇上吃饭,要么去吃披萨要么去希克森老爹那里吃饭,披萨这边他可以敞开吃,秦时鸥每个周会去给他结账一次。至于希克森老爹那里。他吃饭根本不花钱,因为老爹年纪大了,饭馆很多体力活做不了,都是伊沃森去帮他做的。

到了河边农田,菊芋碧绿的身影显露出来,而且与秦时鸥当初种植时候相比,规模似乎扩大了不少,周边有很多小菊芋苗在生长,稚嫩的碧绿色让人看了心旷神怡。

正常来说,菊芋虽然耐寒耐旱。可是它不能违背自然规律,在冬季会因为严寒而蛰伏,到了三月发芽四月繁茂生长,九月份和十月份的时候可以大肆收获。

但因为海神能量改善基因的原因。渔场的菊芋在秋季种植下后,就开始发芽生长,冬季大雪覆盖都没有将它们冻死,现在开春长出了硕大的块茎块根,已经可以食用了。

用不着秦时鸥动手,伊沃森扛着他的专属大铁锨在田地里挖掘。很快将一块块成人拳头大小的洋姜挖掘出来。

虎子和豹子曾经在登山的时候帮忙挖掘过洋姜,它们有经验,壮实的爪子在地里飞快的刨动,跑开土后露出洋姜的身影。

白狼小萝卜头来到菊芋田后似乎有些魂不守舍,它绕着农田转了一圈,一直在**黑黑的小鼻头,晶莹的眼睛打量着四周,时不时会抬起头发出一声响亮清脆的嚎叫,和以往安静典雅的习性不太一样。

秦时鸥奇怪的过去帮它挠了挠颈喉毛,小萝卜头安静了一会,然后等秦时鸥走开,它又开始绕着菊芋田奔跑,最后身影直接消失。

渔场的小家伙们因为放养的原因,一直保持活泼的天性,小白狼也保留着一部分野性,秦时鸥没有在意小白狼的下落,它乱跑一阵后总会回来的。

伊沃森动手飞快,对于挖掘洋姜显然是充满经验,他一铲子下去深入田地,基本上这一下子就能挖掘出藏在地下的洋姜。

收集了几十颗洋姜,伊沃森笨拙的伸出手指数了数,估计最后也没数清楚这是多少,他挠挠头憨憨问道:“秦,够吃不?”

秦时鸥笑道:“当然,这足够了,冰库里还有鸡鸭鹅呢,我再烤一只烧鸡好吗?”

伊沃森欢快的点头,他将洋姜甩掉泥土放到皮卡车厢里,开回渔场后秦时鸥准备收拾,他摇摇头说道:“伊沃森会烤,好吃呢,你去烤鸡,这个伊沃森来搞定。”

听了这话秦时鸥哈哈大笑了起来,道:“上帝,伊沃森要做饭吗?伊沃森也会做饭了?”

大块头认真点头,说道:“伊沃森烤的菊芋很好吃,比以前在山上好吃。”

坎巴尔山上不少地方有菊芋,这是伊沃森流浪时候的食物之一,他记住了山上几个盛产菊芋的地方,如果在镇上找不到吃的,他会去山上挖菊芋烤着吃,所以他还确实有不少经验。

秦时鸥去收拾烤鸡,这个简单,烤炉是现成的,将屠宰好冰冻起来的公鸡化冻,抹上料酒、酱油、醋、盐调好的酱料,再在鸡肚子里塞上葱姜蒜调味,放到烤箱里就行了。

收拾好烤鸡他去看伊沃森,说实话他并不认为这大块头会做出多好吃的烤洋姜,这东西更适合腌着吃或者放在稀饭里煮着吃。

结果他走出别墅,嗅到了一股浓香味,而香味传来的位置就是低头忙碌的伊沃森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