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50 没有烧烤不能解决的

1850.没有烧烤不能解决的(求订阅)

那个,渔场快结束了,结果咱们的订阅掉的好厉害,弹壳实在是尴尬加无奈了。 在这里求一下吧,希望有条件的兄弟姐妹,还是支持一下正版,弹壳就靠主站的正版订阅来吃饭,如果大家都去看盗版,那弹壳真的很受伤害。

渔场用的烤炉是大号的,毕竟渔夫都是大肚汉,每次烧烤要一次性烤出来的食物是越多越好。

可是在伊沃森跟前,这烤炉却跟儿童玩具差不多,他的大块头挡在烤炉前,秦时鸥从后面看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他那面跟大门一样宽阔厚实的后背。

但他靠近后能确定,香味确实是从烤炉上传出来的。

烤炉上放了几个瓷碗,分别盛着花生油、番茄酱、肉酱、糖浆之类,其中还有一碗橙黄色的**,秦时鸥看不出是什么,便指着问道:“嗨,伊沃森,这里面的是什么?”

伊沃森抽了抽鼻子,憨笑道:“呵呵,是冰酒,伊沃森发明的,菊芋抹上冰酒,味道更好。”

他算是跟秦时鸥学会了这个关于吃的口头禅,味道更好。

烤洋姜的香味太浓,掩盖住了冰酒淡淡的酒香味,秦时鸥拿起来嗅了嗅,还真是冰酒,也不知道伊沃森怎么发现了这个吃法。

洋姜的外皮用刮皮刀刮掉了,露出乳黄色的果肉,伊沃森先在冰酒里转了一圈洗了洗,然后放在烤炉上烤制了起来。

他用刷子先给洋姜刷一层糖浆,再刷上一层花生油,接着往上刷肉酱。花生油和肉酱中的油滴落在炭火上,随之引起了一道道大大小小的火焰,将洋姜烤的嗞嗞作响,香味弥漫。

沙克开车过来找秦时鸥,看到伊沃森烤的洋姜他眼睛一亮,饶有兴趣的凑上来说道:“雪特,这还是伊沃森吗?伊沃森烤东西还抹肉酱?吃的这么精细?”

伊沃森警惕的看着沙克,抽了抽鼻子说道:“不光有肉酱。还有花生酱,还有沙拉酱,还有番茄酱,还有很多东西。你不能吃,这是伊沃森和秦的食物。”

沙克嘿嘿一笑,他站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了一会,然后开车离开。

等他离开后,伊沃森脸上的警戒总算放开了。他松了口气,嘟囔道:“太危险了,太危险了。”

秦时鸥笑道:“别这样伊沃森,你要大方点,沙克也给过你很多吃的东西不是吗?”

伊沃森挠挠头做考虑的样子,最后勉为其难的说道:“好吧,如果沙克下次来,我不会赶他走,不过他不会来了是吗?”

他的声音落下没多久,沙克的新皮卡车又轰隆轰隆开了过来。他的老福特送给了儿子。现在手里有钱换成了和秦时鸥一样的f650,一头陆地猛兽,终极皮卡。

在伊沃森不甘的目光中,沙克从车上拎下来一大桶啤酒,哈哈笑道:“吃烧烤怎么能没有啤酒呢?”

秦时鸥拍拍伊沃森的肩膀,说道:“要大方,伙计,要大方。”

伊沃森勉强做出一个呆滞的笑容,一脸心疼的说道:“菊芋就这些,吃不饱了呀。”

沙克放下酒桶。从副驾驶座上拿下两大盘披萨和一大袋子炸鸡肉,说道:“瞧,我的好伙计,我可不是空手而来的。放心,我们肯定能吃饱的。”

这样伊沃森总算笑了起来,对他来说,只要食物充足那就能心满意足。

秦时鸥拿出大酒杯倒上橙黄色的啤酒,浓密的酒沫升腾而起,好像天边飞舞的白云。

伊沃森将第一波烤好的洋姜放在盘子里。从中找了烤的最好的一个放在秦时鸥跟前,呵呵笑道:“伊沃森烤的,味道很好。”

沙克一边喝酒一边羡慕的看着他,说道:“boss,伊沃森对你可是真爱啊。”

秦时鸥拍拍大块头的肩膀,自豪的说道:“那当然,伊沃森是我的好卫士,如果我是海神,那伊沃森就是海神的圣斗士!”

伊沃森拱起手臂,肱二头肌和三头肌爆炸般膨胀而起,仿佛一座石拱桥,高兴的说道:“噢噢,我是秦的圣斗士!”

秦时鸥一边笑一边切了一块烤洋姜放在嘴里,肉酱味很重,洋姜本身的甜香味倒是品尝不怎么出来了。当然这也是洋姜的一个好处,它好像豆腐一样,虽然包含淀粉,可是甜味不重,可以汲取调味料,完美展现调味料的味道。

家人们不在渔场,秦时鸥懒的做菜,他觉得烤洋姜味道不错,便连续几天都吃这个:主要是吃烤洋姜他可以不用动手,伊沃森看他喜欢,终于找到了可以展现自己的机会,只要秦时鸥说吃烤洋姜,肯定是他烤,即使秦时鸥要求自己来烤都不行。

四月中旬,天气温暖了起来,薇妮打电话把秦时鸥叫了过去,让他将熊大和熊萝莉带回渔场,说棕熊和北极熊留在市区里面太危险,容易引发邻里紧张关系。此外熊大和熊萝莉也不喜欢小楼的环境,它们野性十足,待在小楼只能在小花园里玩,对它们来说小花园实在太小,转个身都费劲。

熊大和熊萝莉回到渔场后,伊沃森中午恰好烤洋姜,两个大吃货嗅到香味后不约而同眼睛一亮,赶紧跑到烤炉两旁坐下,伸长脖子垂涎的盯着烤炉上的洋姜流口水。

伊沃森挥手驱赶,皱起眉头粗声粗气的说道:“这是伊沃森给秦的,你们不能吃!”

秦时鸥其实吃的有点腻歪了,任凭谁连续十天、一天至少吃两餐的烤洋姜也会受不了,于是他想办法哄着伊沃森,将烤好的洋姜分给了熊大和熊萝莉。

两头熊吃的满嘴肉酱,和伊沃森的关系进展飞快,一日千里。

之前伊沃森和熊大之间有矛盾,当然,矛盾来自熊大小时候,那时候伊沃森总是欺负它,给熊大留下了心理阴影。后来熊大长大了,双方便井水不犯河水,现在伊沃森展现出了烤洋姜的本领,熊大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这两天闲着没事会往他身上凑。

四月底的时候,秦时鸥正在指挥空中拖拉机往渔场投放海藻籽,这时候有人找上门来,副镇长哈尼带着三名中年男子说是来拜访他。

秦时鸥现在也是圣约翰斯的名人了,时不时会有人找他,但主要是渔场主或者渔夫们,哈尼带的三人西装革履加公文包,看上去像是商业上的人士而不是渔业工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