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55 小萝卜头不见了

黄金渔场 1855.小萝卜头不见了

蔬菜日上的小吃和零食很多,秦时鸥带着甜瓜溜达了一圈,就买了一大堆回来,里面有的也是他首次见到的,而卖这些零食小吃的人,很多是从圣约翰斯来的,看来小镇搞的活动已经对商人具备吸引力了。

带甜瓜回来后,秦时鸥递给父母一块油煎的软饼道:“这个挺好吃的,爸妈你们尝尝。”

秦父擦干净手拿了一块,刚要吃,秦时鸥递给他一盒枫糖浆,道:“蘸着糖浆吃,这是纽芬兰的煎饼,面粉里有新鲜水果和水果干,蘸上糖浆后味道更甜,而且面饼软乎乎的,你们尝尝。”

看到他们在吃东西,伊沃森瞪着大眼转过头,他不好意思直接要,就瞪大眼睛在旁边观看。

秦时鸥给他准备了别的,有人卖黑麦面包夹腌牛r,香喷喷的黑麦面包里夹着香料腌制的牛r,再配上芥末和腌过的小黄瓜,这个比较充饥,适合伊沃森这样的饭桶。

拿到黑麦面包,伊沃森往里塞了满满的腌牛r和小黄瓜,接着嘎吱嘎吱的吃了起来,吃的眉开眼笑,都忘了烤洋姜来卖。

另外还有各种派,比如苹果派、香蕉派、菠萝派和冰淇淋派等等。

加拿大人很能忍受寒冷,这可能也是白种人的习惯,一年到头都吃冰激凌,都喝冷水,比如渔场的渔夫们,不管天气多冷,喝的啤酒都是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用牙齿啃开盖子,直接往嘴里倒,彪悍无比。

自然,街上出售的饮料最多也是冷饮,秦时鸥买了一种叫做香蕉船的冰激凌,这曾是纽约的一种时髦零食,一盒冰激凌很大块头,足够一家人来吃。

甜瓜从小和雪莉、戈登、小公牛他们一起玩,吃喝也是以白种人的方式来进行。天气还带着料峭,她便开始大口的吃冰激凌,秦父秦母看的心惊胆颤,他们想要制止。秦时鸥摆手道:“没事,加拿大的冰激凌不凉,小孩都这么吃。”

两人看看路上的孩子确实手里拿着冰激凌吃,便摇摇头,秦父嘟囔道:“这些外国孩子的肠子都是铁打的呀?这不是乱吃嘛?坏了身子咋办?”

秦时鸥笑。有海神意识,还能坏了身子?

欢欢乐乐的两天蔬菜日下来,告别镇的知名度又提高了一些,这得益于薇妮和哈尼定下的活动基调,那就是以参与为主,尽量控制节日上的物价比较低,游客们满意了,口碑就出来了,名气也就起来了。

进入五月,先来了一场大雨。连绵四天大雨下来,小镇被清洗的干干净净,而树木花草同样清洗的一尘不染,这样小镇看起来格外干净。

不过对于圣约翰斯来说,这四天大雨下来可不是好事,城市的排污水系统崩溃了,很多小区都出现了积水现象。

告别镇还好,因为小镇住户少,四周面临大海,雨水往四周流淌很快进入海洋。不会产生脏水蓄积的现象。

五月中旬,jeep加拿大公司邀请的广告剧组进入了告别镇,卡伦来带队,他来到渔场后先去拜访了秦时鸥。当然他带上了礼物,给甜瓜和西瓜准备了玩具,给秦父秦母准备了营养品。

秦时鸥知道他是来蹭吃蹭喝的,事实上他不用蹭,秦父秦母看到他拿了这么多礼物上门,无论如何要留他在这里吃饭。还说要请他吃最地道的中国菜。

卡伦一张老脸眉开眼笑,秦时鸥这才明白,这家伙竟然是个吃货!

秦父秦母其实并不在意卡伦带来的什么礼物,他们知道儿子不缺钱甚至已经变成了大富翁,但他们还是农村老人的意识,觉得有人带礼物上门看儿子,那说明儿子地位高,这比孩子有钱还值得高兴。

jeep的两个广告都采用航拍的方式,故而地上不需要架设录像机跑道之类的工具,对环境破坏性很小。

这个广告对小镇旅游宣传来说很重要,薇妮亲自跟进,她和剧组导演协商过之后,决定支援剧组热气球、直升机和飞行器帮助拍摄,而导演为了感谢小镇的帮忙,则会在广告中尽量让告别镇的宣传牌多多露脸。

在广告中,小镇宣传牌的含义不是一个牌子,而是能够显示出小镇身份的方式,所以露脸的方式并不一样,机会越多越好。

秦时鸥带着熊大去参与广告的拍摄,虎子和豹子自告奋勇全程跟随,无论如何也要参加进去。

本来看着拉拉汪在摄像机跟前转来转去,那导演还不知道它们兄弟俩的意思,后来秦时鸥解释说它们想要让摄像机拍到自己,导演不相信这狗这么有灵性。

直到摄像师真的给拉拉汪拍了一段短片后,看着兴奋的拉拉汪,导演才信服。

除了熊大和拉拉汪,渔场的一群小家伙都进入了剧组,浩浩荡荡全部开进,包括每天早早外出打架的天空三少也被带了进来。

本来这两则广告,剧组预期是一周时间能拍摄出来,虽然广告很短,可是要用到很多动物和飞禽,他们认为让动物们配合拍摄很难,实际上很简单……

这广告的导演其实是秦时鸥,在坎巴尔山和沉宝湖周围选择了拍摄地点后,秦时鸥指挥熊大从哪里开始跑跑到哪里停下,指挥天空三少、菠萝和小萝卜头们怎么配合拍摄。

渔场的小家伙们智商很高,它们要不是没有独立意识,那肯定能说话。秦时鸥讲解一下它们就知道该怎么做,到了哪里该咆哮,一清二楚,将剧组里的人震撼的无以复加。

两篇广告只用了两天时间完成了拍摄,剩下的便是剪辑和后期制作,秦时鸥没什么事了,回到渔场继续干自己的活。

可是到了晚上,薇妮忽然着急了,问道:“小萝卜头呢?它拍了广告怎么没有回来?”

秦时鸥没在意,说道:“孩子大了,总有自己的交际圈子,不用管它,小岛上又没有能伤害它的东西,等它在外面玩够了,会自己回来的。”

一天之后,小萝卜头还是没有回来,这下子秦时鸥不管怎么安慰,薇妮都等不及了,她焦躁的说道:“我们去找它吧,这不应该,小萝卜头是淑女,它很听话的,从没有离开家这么久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