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56 寻找小萝卜头

1856.寻找小萝卜头

?如果兄弟姐妹们手头上还有推荐票,那烦请给咱们渔场投一下,这差不多是最后一个月啦,希望咱们能画上一个尽量完美的句号,弹壳在此拜谢各位!

一连两天,小萝卜头都没有出现过,这样不光薇妮着急,秦时鸥也着急了,也不是小萝卜头的性格,它不管去哪里玩,都会当天回来,毕竟告别岛就这么小。

秦时鸥摸摸脑门,猜测道:“你们说,小萝卜头会不会被它爸妈带走了啊?”

薇妮说道:“如果是白狼夫妇来带走小萝卜头,肯定会有预兆,小萝卜头不应该就这样消失呀。你好好想想,这一段时间你不是都待在渔场吗?”

秦时鸥挠挠头,他苦思冥想,没有与白狼夫妇出现相关的回忆。不过他倒是想起了前些日子带小白狼和虎子豹子一起挖洋姜的一幕,当时虎子豹子欢快的帮他刨洋姜,而小萝卜头好像一直在绕着洋姜田转圈,脸上很迷茫的样子。

但这和小萝卜头失踪应该没有什么关系,毕竟从洋姜田里转过后,小家伙还是老老实实在家里待了很多天的。

想不到问题所在,秦时鸥只能去寻找,薇妮把小萝卜头可是当做大女儿的,小白狼来到渔场之前,渔场小家伙全是公的,它是第一个小姑娘,而且是薇妮第一个从小养到大的宠物,感情完全不一样。

所以,要是小白狼真丢了,那薇妮能抓狂,这两天她去镇上办公都没有心情了。

秦时鸥先通过无线电公共频道询问镇上的百姓:“伙计们,各位,有没有见到过我家小萝卜头的?它大概失踪两天多时间了,如果大家有所发现,请务必告诉我。”

小休斯整天没事干就在无线电公共频道里闲扯,听了他的话他奇怪的问道:“小萝卜头是谁?你又收了什么新宠物?萝卜头,不会是那对雪貂的名字吧?你家雪貂丢了?”

被他一提醒。秦时鸥才发现自己询问的方式不对,他赶紧补充道:“就是我家的小白狼,它的名字是洛波,小萝卜头是它的昵称。”

“那头白狼丢了?怎么会呢。那家伙特别机警,它是去哪里玩了吧?不会被人抓走了对吧?”

“当然不会,小镇这两天虽然有陌生游客,可是他们进出码头都要进行行李检查的,行李里没有任何违禁品。”

“嗨。秦,如果有需要说一声,我们帮你一起去找。”

从无线电公共频道里没有得到小白狼的信息,秦时鸥只好带上虎子豹子和熊大出门寻找,这三个小家伙的嗅觉最是灵敏,如果小白狼留下了气息,通过它们一定可以找到它。

但白狼气息最浓重的地方便是渔场,三个小家伙嗅着鼻子,不断的在渔场里转悠。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小镇的一个导游打来电话说道:“嗨。秦,我听说你和薇妮镇长在寻找白狼?它是多久时候丢的?我昨天中午的时候带游客上山,有人说他好像看到了白狼。”

听了这话,秦时鸥顿时激动了,他兴奋的问道:“什么?看到了我家的白狼?在什么位置?坎巴尔山上是吗?告诉我具体位置,我这就过去看看!”

导游说道:“是的,昨天我们是从坎巴尔西北方的新路来爬山的,大概在山腰的位置,我们修习的时候有人去取水,说是在河流的地方看到了白狼在喝水。我觉得那应该是你们家的洛波。首先,白化的灰狼很少见,其次,那只白狼当时看到游客后并没有进行攻击。而是慢悠悠的离开了。”

现在岛上的人也没有将小萝卜头和理论上灭绝的纽芬兰白狼画上等号,他们简单的以为小萝卜头是一头白化的灰狼,就像菠萝是一头白化的驼鹿一样——白化是一种变异概念,并非变成白色才能叫做白化,菠萝变成金色也可以称为白化。

得到大概位置后,秦时鸥和薇妮说了一声让她别担心。带上虎豹熊和天空三少上了车。甜瓜迈着小短腿追了上来,气喘吁吁的说道:“爸爸,我也要去找萝卜。”

秦时鸥道:“你留在家里陪妈妈好吗?你还小,爬山很累。”

甜瓜固执的摇摇头,撅着小嘴道:“才不,萝卜回来妈妈才高兴,甜瓜才高兴。萝卜不回家,甜瓜也不开心,甜瓜要去找它。”

看女儿倔强的小脸,秦大官人没辙,只好带上伊沃森,不用问,爬山没几步,小不点就会累的走不动,到时候让伊沃森扛着她好了。

听说他要从西北角新路上山,尼尔森和沙克带上枪也开车跟了上来,解释道:“西北角的新路是荒野山路,那里野兽最多,灰狼群几乎都聚集在那里,最好人多点一起去比较合适。”

秦时鸥倒是不担心山上的野兽,他有熊大这个猛将在麾下冲锋,就是猛虎来了也能杠正面,何况天空三少也不是吃素的。

两辆车快速驰骋到了小岛的西北角,这边是坎巴尔山的背y面,格外陡峭险峻,深林大树最多,到处都是灌木丛和杂草丛,正午时分阳光灿烂,但却s不穿茂盛的树冠,哪怕现在还是春季,树冠都没有长满树叶。

这边的山路是刚刚开辟出来的,路上甚至还有一些野草在顽强的生长着,秦时鸥放熊大三小下来,让它们嗅嗅空气中有没有小白狼的气息。

熊大瞪着小眼抽了抽黑鼻头,胖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往山上慢悠悠的走了起来,看样子应该是有小白狼的气息。

见此,秦时鸥精神一振,放开天空三少让它们从空中巡视,然后一行人开始上山。

沙克走在险峻难走的山路上不断摇头,道:“真是他么的搞不懂,这些游客有正儿八经的青石路不走,怎么愿意走这些烂路?”

秦时鸥没心情解释,简单的说道:“他们把这个当做探险,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去探索喜马拉雅山的,对游客们来说,一个荒芜的山路经历日后更有吹嘘的空间。”

小甜瓜在孩子里面算是天纵奇才了,她展现出了优越的运动能力,在山路上走了十多分钟,小脸蛋全是汗水,但小短腿依然有力能爬山。

秦时鸥不能光顺着山路走,他有时候得横向走一段距离,呼喊小萝卜头的名字,而在这个时候更耗费体力,又走了十多分钟,小甜瓜终于累的走不动了。

熊大体贴的蹲在她的跟前让她爬到自己身上来,准备背着她走。但就在这时候,在天空巡视的金雕陈纳德猛然一个俯冲,口中发出尖锐的啼鸣,似乎有所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