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59 渔场新菜鸟

1859.渔场新菜鸟

倒霉狼显然是被小萝卜头的美色所迷惑,不惜背叛族群跑下山,投靠人类这种坏动物。 如果不是出于被小萝卜头的爱,估计这位帅哥狼早就和秦大官人在刚才时候开撕了。

于是,当它被小萝卜头扑倒在地的时候——这个不是爱的扑倒,而是硬生生的扑倒,是战斗的扑倒,就像它扑倒那些可爱但美味的雪靴兔那样,倒霉狼的心受伤了。

后面秦时鸥带它们下山的时候,倒霉狼垂头丧气的走在最后,走几步就忧伤的回头往山顶位置看一眼,走几步就看一眼,走着看着最终终于看到了停靠在山脚下的汽车。

秦时鸥看着倒霉狼说道:“要是你上了这个车,那以后就要属于我了,当然,如果你能追的上我的女儿,那就算你入赘我们渔场,如果你追不上她,那么你就是我的另一个宠物啦。”

倒霉狼可没有小萝卜头和虎子豹子那样的智商,它看到秦时鸥对自己开口,并不知道这是在和自己沟通,倒是看到秦时鸥露出牙齿,以为是对自己示威,就抖擞精神、怒瞪双目做出狰狞样子,脖子一抻便要咆哮。

它刚张开口,四周的虎子豹子和熊大小萝卜头一起围了上去,做出又要将它摁倒在地的样子。

见此,吃过亏的倒霉狼也算是聪明,它吃一堑长一智,赶紧闭上嘴往后退,然后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女神小萝卜头:我可是为了你而下山的呀,你能不能对伦家家好点呢?

秦时鸥打开皮卡车的车厢,熊大爬了上去,虎子豹子和小猞猁则钻进了后座,小萝卜头探头往里看了看,便也爬上了车厢。

这样用不着秦时鸥指挥,倒霉狼也有样学样的跳上了车厢。

车子开动,发动机带动车身颤动,发出粗糙的闷响声。倒霉狼吓了一跳,浑身脏兮兮的灰色白毛炸起来。圆瞪双眼看向四周,小萝卜头不满它的叼丝表现,张开嘴发出清脆的一声咆哮,倒霉狼似乎沉醉于女神的声音。身体一软坐下了。

皮卡车离开山脚,倒霉狼看着越来越远的家乡,脑袋靠在车厢挡板上,发出惆怅的呜咽声:“嗷呜呜儿,嗷呜呜儿……”

秦时鸥不想让薇妮担心。所以找到小萝卜头的时候他就用无线电通知了渔场,这样当车子开回家里,薇妮立马抱着儿子跑了出来。

车子还没停下,小萝卜头嗷呜一声从车厢跳了起来,直接扑倒薇妮怀里,用毛茸茸的小脑袋在她小腹的位置摩来擦去,尾巴笨拙的扫来扫去,展现内心的欢喜。

看到多日不见的大闺女回来了,薇妮高兴坏了,她将西瓜交给秦时鸥。抱着小萝卜头一边给它顺毛一边问道:“坏孩子,怎么学会彻夜不归了?你去哪里了?你去干甚了……呃,这是怎么回事?”

后面那句话,她是看着后面跳下车的倒霉狼说的,倒霉狼下车后警惕的看着四周,然后第一时间钻到了车底下,只露出绿油油的双眼,一幅老子应急反应经验多,你们阴不了老子的模样

秦时鸥哭笑不得,他将事情说了一遍。说小萝卜头应该是不知怎么找到了白狼族群,这两天和族类待在一起,这一只就是它的族人之一,且是它的爱慕者。

听完解释后。薇妮恍然大悟,她看着车底只露出半个脑袋的倒霉狼咯咯大笑,然后抚摸着小萝卜头的脑袋嘻嘻笑道:“原来这样呀,我们的洛波长大了,找到了自己的王子,对吗?”

小萝卜头没有独立意识。否则它一定会说,去他么的王子吧,有这样灰不溜秋的王子吗?本公举才不会嫁给叼丝呢。

倒霉狼身上很脏,很多狼毛都黏糊在一起,也不知道屎还是泥巴,身上的寄生虫之类更多,秦时鸥将它带到海边去洗澡,但它害怕海水,怎么呼唤都不过去。

薇妮将高手的大盆子搬了出来,在里面调好水,给小萝卜头先清洗了一遍。

这样有小萝卜头做榜样、有虎子豹子驱赶,倒霉狼闷闷不乐、勉勉强强的进入澡盆中,秦时鸥担心这家伙咬到薇妮,便亲自给它洗,当然之前先将海神能量灌入了它的体内。

吸收了海神能量,倒霉狼估计是觉得舒坦,便放松下来,秦时鸥上去用刷子给它轻轻刷毛的时候,它露出赞赏的眼神,嗯,朕甚是熨帖,小秦子好好干,屁股这里黏的屎多,给朕好好抠抠……

倒霉狼洗过澡后,一盆水变成了灰黑色,更有大片不明生物漂在水面,秦时鸥估计给倒霉狼洗完后,这家伙能减肥十斤。

不过倒霉狼卖相还是不错的,它骨架粗大,肌肉线条流畅,狼毛短而坚挺,一张狼脸英气勃勃。而且因为自小在野外生活,它浑身带有一股桀骜不驯,顾盼之间,豪侠之气喷涌。

给它足足洗了五遍,倒霉狼的白色本体毛才显露出来,甜瓜上来好奇的抚摸它,它呲牙咧嘴吓唬甜瓜别靠近,而这时候虎子和豹子正在左右护驾,看到它露出凶悍面目,二话不说上去将它摁在盆子里喝了两口脏水。

这下子倒霉狼老实了,它知道自己不敌虎子和豹子的联手,就任凭甜瓜抚摸自己,垂头丧气、无可奈何的接受自己由狼中小王子变为渔场新菜鸟的身份。

其实,倒霉狼之所以服软,最重要的原因是吸收了海神能量后,它对同样是海神能量改造过的虎子豹子熊大和甜瓜都怀有一定好感了,否则它不会轻易收敛野性。

虽然服软了,可是倒霉狼并不甘心变为渔场新菜鸟,它那高傲的狼性不允许自己被同伴们任意,但虎子豹子熊大熊萝莉等它打不过,终于当它看到懒洋洋的晒太阳的负鼠大白的时候,感觉自己翻身做大哥的机会来了。

白狼对北美负鼠很是熟悉,这是它们不屑一顾的食物,于是它阴沉着脸走到大白跟前,嗓子里发出一声闷吼,眯着眼想吓唬大白

大白懒洋洋的看了它一眼,好像老人看待挑衅自己的儿童,只感觉好笑。

倒霉狼愤怒了,它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但还没等它展示自己的牛逼之处,一个庞大的身影带着天崩地裂的气势奔跑过来,接着大巴掌飞了过来,倒霉狼自己则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