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60 重整三号渔场

1860.重整三号渔场

被熊大拍飞之后,倒霉狼认命了,它终于明白了,这渔场里可能有很多东西的战斗力比不上自己,可是人家都有靠山,自己初来乍到,还是收着点吧。

惆怅之下,倒霉狼慢悠悠的溜达到了码头上,看着浩瀚的大海,它忍不住心潮澎湃,对着波澜壮阔的海面发出了白狼一族的咆哮声:“嗷呜呜呜,嗷呜呜呜!”

“呜呜!”巨大而沉闷的响声从不远处响起,随即两道水柱从海面喷涌而出,一个十几二十米长的庞然大物露出水面,张开大嘴对着码头同样发出咆哮之声。

倒霉狼的眼神顿时直了,它的尾巴死死夹在屁股底下,双股战战,一股清水从**洒了出来。然后,它‘咕咚’一声倒在了码头上——女神,我要回家,山下太可怕了!

别墅门口的秦时鸥哈哈大笑,控制抹香鲸带头大哥回到水下,他在想刚才自己要是将抹香鲸大群还有大白鲨乃至海蟒军团都调集出来,是不是会把倒霉狼吓死呢?

倒霉狼就这样在渔场待了下来,薇妮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做柯尔坦,和洛波齐名的另一位狼王的名字,不过它的地盘在法国,曾经带领灰狼大军纵横法兰西大地。但秦时鸥喜欢叫它倒霉狼,因为这家伙自从相遇开始,运气着实不怎么样。

不过倒霉狼在渔场生活显然比在山上要好,不光可以和女神一起吃饭玩耍,吃的东西也更好,每天都有鸡鸭鹅肉轮换着吃。还有煮的半熟的牛羊肉,那可是带着肉汁的好肉。倒霉狼可是吃爽了。

它在渔场待了一个来月,五月底。原本骨架粗大、瘦骨嶙峋的倒霉狼变成了狼中大块头,看起来威风凛凛,吼叫声音中气十足,确实拥有狼王的风范。

六月份,秦时鸥趁着天气暖和下来,开始了对大秦三号渔场的开发和使用。

三号渔场就是位于新斯科舍省小叶城凯吉姆库吉克海滨一带的小渔场,身后是风景秀丽的凯吉姆库吉克国家公园,旁边是曾经和他打过对手戏的卡特渔场,当然现在已经更名为莫里家族渔场。属于了≧style_txt;美国海水产巨头莫里家族的产业。

这个渔场他花费880万买下后,因为麾下人手不够,他一直没有认真打理,只是在去年夏季抛洒了海藻种子,并给海藻种子输入了海神能量任凭其自由生长。

长了半年时间,冬季的时候三号渔场的海藻已经形成规模了,可那时候是薇妮怀孕的重要时候,加上冬季气候不适合开发渔场,他就一直没管。等到今年夏季到来,他要开发这座渔场了。

正好,秦时鸥购买的四艘渔船都完工了,波塞冬船舶重工将船送来。他使用这四艘渔船在渔场进行捕捞工作,而甜瓜公主号则带去了三号渔场。

不过让他挺感到奇怪的是,三号渔场旁边的卡特渔场现在属于了莫里家族。莫里家族一直在管理和投资渔场,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似乎改性了,卡特渔场的鱼群有时候会来到三号渔场。他们也不管,好像在帮着三号渔场发展一样。

这个奇怪的发现并没有引发秦时鸥多想,很快,他就带船出发前往新渔场了。

沿着北大西洋纽芬兰航线往南方行驶,经过特里佩西海角进行一个小拐弯,进入法属圣皮埃尔和麦克隆海域,然后往西南方行驶,接下来就是进入了新斯科舍省海域,这样距离号称南加拿大最佳阳光海岸的凯吉姆库吉克海滨就不远了。

大秦海鲜和莫里家族交恶已久,秦时鸥如果经过卡特渔场进入自己的三号渔场那可以更快,可是这样难免落人口实,他绝对相信,以莫里家族那些小人的尿性,到时候肯定往他身上扣屎盆子说他是来盗鱼的。

所以,他索性绕了个圈,贴着曾经的卡特渔场、现在的莫里家族渔场的边界线从海上进入了自己的三号渔场。

隔着自家渔场还有一段距离,秦大官人就觉得不大对劲,他站在甲板上眯着眼看向渔场的海面,问身边的沙克道:“老沙,我是不是眼花了,怎么我感觉有一艘船在咱们家的渔场里?”

事实上他当然不是眼花,虽然在这里用肉眼看不清楚,但他放出海神意识,还是可以通过海神意识清晰看到,确实有一艘捕捞船在自己的地盘上捕鱼。

沙克拿来望远镜调好倍数看了看,沉声道:“该死的,这船上有莫里家族的徽章,是该死的莫里家族的捕鱼船,他们竟然这么嚣张,光天化日之下就在咱们的渔场偷盗,真是葛朗台掏撒旦的钱夹子——要钱不要命啊。”

海洋不比陆地,海面浩浩荡荡一望无际,很不好界定界限,因此两家渔场相邻的话,很容易出现过界捕捞的误会。所以,如果两家渔场的渔场主关系不好,那很容易出矛盾。

当初休闲渔场主和传统渔场主之间产生冲突,主要原因便在于双方渔场相邻,产生了经济纠纷,进而产生了各种矛盾。

秦时鸥迟迟不肯投资三号渔场,另一个原因就是懒的和莫里家族进行冲突,他敢确定,只要自己将三号渔场开发出来,莫里家族肯定会明着暗着跑自己渔场来偷鱼。至于他报警?那作用不大,只要莫里家族的人坚称自己是看错渔场边线才进入大秦三号渔场,那海警也没什么办法,只能以调节为主。

他没想到,自己这里还没有对三号渔场进行真正投资,莫里家族的渔船也不放过自己的渔场,这种情况下还派船过来捕捞,真是欺人太甚。

更欺人太甚的是,当甜瓜公主号进入三号渔场海域的时候,那艘正在偷捕他的渔获的渔船竟然开了过来,有人在无线电里粗鲁的喊道:“甜瓜公主号,离开我们的地盘,该死的,这是私人渔场,这是私人渔场,你赶紧离开!蠢货,我再警告你们一遍,赶紧他么的给我离开,赶紧滚出去,否则我们就要武力驱赶了!”

听了这话秦时鸥被气笑了,他拿起对讲机恶狠狠的说道:“妈的,你们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是的,伙计,这确实是他么的私人渔场,可这是你们的渔场吗?这是老子的渔场!是你们应该滚蛋,不是老子!”

对面陷入短暂的沉默中,正当秦时鸥以为自己震慑住了他们的时候,无线电里忽然响起一阵哄笑:“你的脑子被狗咬过吗?现在疯子也他么的能当船长了?瞎了你的狗眼,蠢货,这是莫里家族的渔场!知道莫里家族吗?赶紧滚吧,十分钟,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十分钟之后,我们就要扣下你们这艘破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