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61 交锋恶邻

黄金渔场

秦时鸥看看身边的沙克,迟疑的问道:“我刚才回复的语气,是不是太温和了?”

沙克被他当做一个渔场的老大来培养的,所以原本就性格沉稳的他,现在更加沉稳。可是,这不代表他没有脾气,听了秦时鸥的话,他冷哼一声,道:“干吧,BOSS,我敢打赌,肯定是我们长时间没有来治理这渔场,被这些狗娘养的当做是他们的地盘了!”

说着,他顿了顿,从驾驶台上拉出水炮的操纵杆,说道:“只有打怕他们才能解决今天的事,BOSS,告诉船长的伙计们,准备开战!”

大秦渔场的渔夫受到秦时鸥的影响,性格有点类似强硬的那种华裔,你不惹我,我不惹你,你若来惹我,那就一句话: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所以,当秦时鸥将情况告诉了渔夫们之后,他这次带来的十五名渔夫都激动起来,耿俊杰更是动员手下的大兵渔夫,喊道:“草塔妈的,待会下手别手软,谁软蛋我他妈将他踹下海,懂?”

甜瓜公主号的轮机长泡海没怎么接触恶仗,他自从被闫东磊推荐到渔场之后,存在感并不强,因为甜瓜公主号没怎么出远海,需要他这个轮机长出力的地方不多。

这次听说要开打,他搓着手说道:“卧槽,老板,咱们是不是要动枪啊?我听说美国和加拿大的水手一旦海上冲突,那就是动枪出狠招啊。”

对于这个同胞的性格,秦时鸥很了解,这是个老实人,估计从上学开始就没打过什么架,他拍了拍泡海的肩膀道:“你在这里待着,配合沙克看好机器,别让船上机器掉链子,特别是水炮,给我接到发动机舱室去,上热水!”

泡海痛快的说道:“没问题老板,水炮和发动机肯定不会掉链子,我天天在维护呢。”

秦时鸥将无线电扔给沙克,恶狠狠的说道:“不用委屈自己,使劲骂,这些混蛋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我们华人有句俗话,小树不修不直溜,人不修理哏赳赳,要是他们敢动手,那今天好好休息这些狗娘养的!”

他和莫里家族的矛盾是最本质上的,双方挡了对方的财路,都恨不得对方赶紧死,所以以后只要他开发这个新渔场,那肯定冲突少不了。

在国外待了这些年,秦时鸥的手腕越来越强硬,外国人和中国人不一样,他们没有接受过儒学教育,不懂得谦虚是美德,对他们就是一个字,干!这是获取尊重的最好方式!

至于什么以理服人?不同文化哪有那么多道理可讲,而且对于根本不想和自己做朋友的敌人来说,讲什么道理?

莫里家族的渔船叫做莫里捕捞者14号,是一艘介于一千吨和两千吨之间的渔船,相比甜瓜公主号要小得多,好像坦克跟前的小轿车一样。

估计船上的人以为在自己的地盘上就可以横着走,这些家伙毫不惧怕,看到甜瓜公主号不动弹,就有人冲上甲板,等两艘船靠近后,他操控船上的水枪对甜瓜公主号发起攻击。

狞笑一声,秦时鸥亲自操控水炮,揭开炮衣后将黑洞洞的粗管口对准莫里捕捞者14号,然后重重点头,驾驶舱里的沙克拉下控制水平的手闸,这样供水系统就启动了。

船的四周就是无穷无尽的海水,水源不成问题,这样水泵**海水送入高位水箱中,经过气压稳压装置的稳定性引导,通过水泵接合器和管路,迅疾快速的提供了强大的水流,呼啸一声冲了出来,向着莫里捕捞者14号就喷射了过去。

莫里捕捞者14号上,几个渔夫在操纵水枪,这是一种用来冲洗渔船的装置,用来吓唬人还行,其实真正的破坏力并不强,起码和水炮相比,这玩意儿温和的像儿童玩具。

这些渔夫本来还在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他们等着自己用水枪将对方这艘船的渔夫冲刷成落汤鸡的一幕——虽然甜瓜公主号比他们的船要大得多,可是渔夫们并不怕,因为这是他们的地盘,他们不信对方敢反击,在他们看来,自己可以随意的欺侮对方。

结果,有些事不能不信,他们这边水枪才刚使用,那边水炮就打来了……

“法克!”看着来袭的粗大水柱,操纵水枪的那白人惨叫一声,没来得及躲避,立马就被水柱给冲撞了出去,将身后站着的一个倒霉蛋一起冲倒在地。

算他们运气好,秦时鸥没有一开始就动用发动机冷却海水,那些用来冷却的海水,已经被发动机散发的热量烧成了滚烫热水,冲在人身上那才叫一个酸爽。

秦时鸥还算心慈手软,对方这些人虽然不讲理,但他不想将对方搞的太惨,所以只要莫里家族的渔夫不动用枪械,他就只用普通海水做水源来攻击这些人,权当给他们一个教训。

莫里家族的渔夫并不是硬汉,当他们明白秦时鸥一行人比自己要强硬要彪悍之后,就立马摸滚打爬钻进驾驶舱,控制渔场转头向卡特渔场的方向逃跑。

当然,他们的船长还是有几分骨气的,最后在无线电里声嘶力竭的怒吼:“你等着,有种别跑,我们不报警,我们要干死你们这些狗娘养的!”

沙克懒洋洋的说道:“我已经等的很心急了,现在是谁在跑啊?有种你们也别跑啊。”

目送莫里捕捞者14号渔船离开,甜瓜公主号上响起了欢呼声、口哨声,秦时鸥将水炮关闭,冷笑一声,道:“别把炮衣罩上,去渔场码头,要是他们还敢来,继续干他们!”

一般的渔场捕捞用不着万吨巨轮,太大材小用,因此莫里家族的渔场里没有能和甜瓜公主号杠正面的渔船,那些渔夫组织了五艘普通渔船气势汹汹来到三号渔场的码头附近,不敢靠近,只是在外面游弋。

秦时鸥懒的理睬这些人,他带人去收拾这个渔场的房屋,让沙克掌控水炮,如果这些船敢靠近,那就狠狠收拾他们。

莫里家族的渔夫没靠近的胆量,于是他们就报警了,让海警来驱逐这些‘盗鱼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