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62 我的渔场我做主

1862.我的渔场我做主

新斯科舍省的海警要处理的海域情况相对简单,不像纽芬兰海域那样面积宽广,而且因为这里拥有加拿大和美国的海疆分界线,故而当地的海警力量更强大,人员更多。

莫里家族渔场的渔夫报警后不到两个小时,海警们已经驾驶高速艇赶来了,他们汇合了海警开到三号渔场的码头,指着停泊的甜瓜公主号嚷嚷道:“就是他们,警官,就是这些该死的恶棍来到了我们的渔场明抢暗夺,警官,请你们必须将他们抓捕起来!”

带队的海警中尉隔着老远就在用望远镜观看甜瓜公主号,他看清甜瓜公主号的名字后疑惑的嘟囔了起来:“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很熟悉的面子,真是奇怪。”

有人用一台平板电脑一样的电子产品查询了甜瓜公主号的信息,说道:“头儿,这艘船注册在圣约翰斯,主人是个华人,叫做秦时鸥雪特,秦时鸥,是那个中国秦?”

秦时鸥的名字在整个纽芬兰海四周是非常出名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片海域的渔场都控制在他的手里,新斯科舍省的海域也属于纽芬兰海域,所以当地海警听说过秦时鸥的名字很正常。

而这些渔夫对秦时鸥的名字反而不那么敏感,因为莫里家族渔场没有加入环纽芬兰渔业联盟,另∽↖∽↖∽↖∽↖,↘.︽.ne↓t外这些渔夫都是莫里家族从美国招募来工作的,对于当地的渔业情况他们了解很少,秦时鸥这个名字对他们来说很陌生。

所以。渔夫们并不知道这名字所代表的含义,还满怀期盼的问道:“警官们。这艘船是不是惯偷?我敢打赌,他们一定被抓捕过很多次了。绝对是一群恶棍盗鱼船!”

海警中尉摇摇头,说道:“先生们,可能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这艘甜瓜公主号虽然和盗鱼船有若干联系,可是每次的盗鱼事件中,他们都是受害者。”

看到海警的执法船,留守在甜瓜公主号上的泡海打电话通知了秦时鸥,正在屋子里煮咖啡的秦大官人龙行虎步走了出来,走到了小码头上。抱着双臂摆出傲慢的架势等待造访者。

海警的执法快艇靠上码头,几个荷枪实弹的海警跳了下来,带头的中尉敬了个军礼说道:“秦先生?您是甜瓜公主号的主人是吗?我们接到报警,有人控诉你们盗鱼!”

秦时鸥将准备好的三号渔场资产证和海图递给那中尉,说道:“首先,你可以去我的渔船看,上面什么渔获都没有;其次,这就是我的渔场,难道有人认为我自己偷盗自己家的东西?最后。该死的,我们中国有句俗语,叫做贼喊捉贼,盗鱼贼确实有。但不是我们,而是这些家伙!”

说着,他伸手恶狠狠的指着那些跟来的美国渔夫。

美国渔夫们以为有海警撑腰他们什么也不用怕。最前面的一个大汉轻蔑的伸手去抓秦时鸥的手掌,握手后使劲捏着他的手狞笑道:“你说什么?你他么脑子里是……哎哟卧槽。,疼死我了。快放手啊……”

握手之后,秦时鸥猛的发力,他的手掌虽然比那渔夫的要小,可是力量更恐怖。连绵的力气从手臂传导到手掌中,他使劲捏着那渔夫的手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将那渔夫疼的哀嚎不止。

海警们注意到两人的冲突,喝道:“注意你们的身份,想要进行暴力冲突吗?”

秦时鸥冷冷一笑,抖动手臂往外使劲一甩,好像摔麻袋一样,将那膘肥体壮的渔夫直接甩翻在地。

看到这一幕,美国渔夫们纷纷倒吸凉气,有人惊慌叫道:“雪特,该死的中国功夫?这家伙会功夫?”

还有人对着海警告状:“警官先生,你们不能当做看不到,这些该死的混蛋攻击了我们,快抓捕他们,狠狠的惩罚他们!”

海警们并不理睬他们的话,中尉看过渔场资产证后合了起来,对秦时鸥说道:“抱歉,秦先生,显然我们接受了虚假案件。这是您的渔场,如您所说,您想干什么可以干什么。”

两人友好握手,那些海警便离开了,一脸晦气的表情。

莫里家族渔场里的渔夫傻眼了,那本来在抱着手掌哀嚎的大汉一把拉住海警中尉,叫道:“你们不能不执法,你们这是欺负我们外国人!我要联系大使馆投诉你们!”

等他喊完,海警中尉冷冷的说道:“相信我,几位,你们肯定不希望我们执法,因为如果我们执法,那只能抓捕你们,是你们进行了虚假报案。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是美国人,今天的事情不会就这么简单的结束,明白吗?”

“啥意思?”一行美国渔夫茫然了。

海警中尉脾气还算不错,也可能是面对美国人他还是比较克制的,听了他们的疑问他就解释道:“这是大秦三号渔场,是人家的地盘,我想盗鱼船是你们,而不是秦先生一行!”

美国渔夫们惊呆了,他们七嘴八舌的叫道:“这不可能!”“这是我们的渔场,莫里家族渔场,不信我可以联系我们的老板给你看资产证!”“黑幕,这里面一定有黑幕!我们要联系大使馆!”

这样海警中尉就懒的和他们解释了,一行人收拾了东西,开动高速艇飞快离开了这里。

渔夫们被留在了码头上,秦时鸥和耿俊杰带着渔夫们面无表情的将美国人围了起来,耿俊杰掏出一把杀鱼刀一边在手上把玩一边露出凶恶的狞笑:“boss,说吧,怎么玩这些狗娘养的!”

美国渔夫们一哄而散,争着抢着上了他们的船,仓皇逃窜。

离开三号渔场后,这些渔夫立马给莫里家族的三公子查尔斯莫里打去了电话。

查尔斯本来不在意,等他听到秦时鸥和甜瓜公主号的名字后他吃惊了,赶紧问道:“什么玩意儿?再给我说一遍我们的邻居渔场是谁家的,秦时鸥家的?该死,我们怎么又碰到了一起?”

那渔夫心里憋着火,毕竟他们可是被秦时鸥一行欺负的够惨,于是在电话里他一个劲的嚷嚷要报仇。

查尔斯听的不耐烦,吼道:“闭嘴,你这个蠢货,我不来到渔场,你们千万别去招惹这些该死的邻居,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