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863 收购

1863.收购

?一个下午都在研究新书地图,不好搞啊,幸亏有谷歌地图,不过查起来还是很难,求兄弟姐妹给个推荐票安慰一下,谢谢。

秦时鸥没想到,自己才来到三号渔场的第二天,莫里家族中新生代主要负责人之一的查尔斯-莫里就上门了,而且还提着礼物,笑容满面,好像是来看望老朋友。

但他们双方可不是老朋友,而是老对手,所以秦大官人就不知道他想搞什么幺蛾子了,他绝不相信这位邻居是来拜访他然后寻求和解的,双方有直接的利益冲突,注定无法成为朋友。

尤其是,双方的渔场还相邻着,这样以后肯定会因为渔获资源的归属权大大出手,这是可以预知的,故而现在关系搞的多好都没用。

不过查尔斯既然带着礼物上门了,秦时鸥也不会给他吃闭门羹,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他热情的上去将查尔斯带来的礼物收下,使劲拍着他肩膀说道“真是太客气了,我的伙计,真是太客气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总之我很感动。”

查尔斯笑容勉强,道“我们是邻居,伙计,我来看看你不是很正常吗?以后我们走动的机会还多着呢。”

嘴上说的客气,其实他心里在痛骂秦时鸥呢,因为后者拍打他肩膀的力气真的是很大啊,他感觉自己的肩胛骨都被拍碎了!

秦时鸥拿走礼物后请查尔斯坐下,问他喝点什么。

查尔斯微笑道“这样的天气,来一杯果汁吧。”

秦时鸥耸耸肩无奈道“抱歉伙计,我刚来还没有买水果,所以没有果汁。”

“那来一杯咖啡也很棒。”查尔斯换了选择。

秦时鸥继续耸肩,无奈道“抱歉伙计。咖啡机坏掉了,没法打磨咖啡豆,喝不了。”

查尔斯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了。他说道“随便吧。”

秦时鸥哈哈笑道“那怎么行,你是客人。我怎么能随便给客人上饮料?你点一样吧。”

查尔斯道“那茶呢?”

“你要红茶绿茶还是甜茶?”秦时鸥问道。

“红茶。”

“抱歉,没有。”

“绿茶呢?”

“抱歉,茶都没有,我这次来的急,没有带茶过来。”秦时鸥不好意思的说道。

查尔斯差点给他气死,他额头上青筋咕咕跳动,咬着牙道“既然这样,你问我红茶绿茶干嘛?算了伙计。我不喝什么了,我并不口渴。”

秦时鸥一脸很诚恳的样子“不,哪有让客人枯坐的道理?我们华人最讲究待客之道,这样吧,我这里有味道很不错的矿泉水,来一杯矿泉水吧?”

查尔斯压住不耐的情绪,勉强笑道“当然当然,喝矿泉水也不错,麻烦你了,秦。”

“没啥。我都说了,我们华人最讲究待客之道。”秦时鸥状若豪爽的说道,查尔斯在心里一个劲的破口大骂。

秦大官人带礼物进了厨房。沙克问道“bss,咱们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

他是指刚才秦时鸥用语言挑逗查尔斯的事。

秦时鸥冷笑道“不,这过分什么?我刚才那是在判断,这孙子肯定有不轨企图,否则他不会这么好脾气的来迎合我。”

他打开礼物盒,里面是两座雕像,一座金属质地的渔船雕像,外表涂着金色漆,显得雍容华贵、气度非凡。另一座则是海神波塞冬的大理石像。石像上海神虬髯怒目、血脉贲张,手中三叉戟直指前方。铜蹄金髦马踏浪前行,雕工精细。

看到这份礼物。秦时鸥更疑惑了,这两座雕像都很是精美,合起来价值得超过十万美金,莫里家族怎么对他这么大方?难道真的是上门寻求和解合作的?但那不可能,双方在海鲜市场上已经真刀真枪的拼杀了,谁都知道没有合作的机会了。

他让沙克擦拭一下两座雕像,以后找地方放起来,然后拿了两瓶矿泉水回到查尔斯身边,递给他一瓶自己拧开一瓶喝了起来。

查尔斯先向他道歉,说道“实在太不好意思了,秦,我的伙计昨天搞的事让我感到羞愧,他们方向感太差,竟然来到了你的渔场捕捞渔获,请你原谅他们。”

秦时鸥摆手道“没什么,生活中难免有些误会是吧?而且我们可是邻居,稍微过界一点也没什么,当然,我希望以后咱们还是在渔场边缘架设起一道边界线浮标吧,这样更好。”

边界线浮标是渔场用来分界的东西,一般是一条长而鲜艳的绳子,上面隔着一段距离有塑料浮标漂在水面,这样就可以大概分辨出边界线了。

不过这种浮标也不是绝对有用,因为有时候遇到暴风雨或者海啸灾难,浮标会被吹走。即使没有这些灾难,那天长地久,在海风和海流的吹动下,浮标也会变换位置。

查尔斯喝了口水润了润喉,他说道“其实秦,或许咱们还有一个别的解决方案,你瞧,我们的渔场相邻着,以后很容易因为渔获问题而产生纠纷,对吗?”

秦时鸥点头,这确实是事实。

查尔斯又说道“我记得你们华人有句很好的俗语,叫做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只公老虎一只母老虎。而我们两家渔场的主人都是男人,所以如果我们的渔场靠在一起,就像两头公老虎待在一起一样,难免产生冲突。”

秦时鸥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了,便问道“你是说,你们打算将渔场卖给我?”

正在喝水的查尔斯呛咳了一下,他赶紧摆手道“不是不是,伙计,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割爱,将这座渔场卖给我?”

想的倒挺美,秦时鸥其实刚才就明白他的意思,是故意那么说来刺激他的,因此听了查尔斯的话,他果断摇头道“抱歉,查尔斯,你知道我们关系很近,但这不行,这渔场是我好不容易买到的,我不想再卖掉。”

查尔斯还想努力说服他,说道“我说实话吧,秦,在我们买下卡特渔场的时候,我们以为这片海域也是属于卡特渔场的,一直到圣凯瑟琳河的位置……”

“然后呢?”秦时鸥眯着眼问道。

查尔斯坦然的说道“然后,昨天我们的伙计其实并没有做错,他们认为这就是我们的渔场地盘。而且,我们去年一整年对这座渔场都在进行投资,所以你现在来收走这座渔场、收走我们的劳动果实,似乎不太好吧?”。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