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5章 大哥知道了

第五章 大哥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老头子在院子里伺弄花草,院子里不远处,放着个老式的录音机,正在播放着大音乐家冼星海的《黄河大合唱》,老头子不时的还哼几句。

陆景被黄河大合唱的调子弄醒,这熟悉的曲调顿时让他回忆起往昔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的温馨感觉。自上了高中之后,就再没和父母住在一起了。

自己搬出去父母是不舍的,但他们更希望看到自己独立的成长起来。

“起得真早!”陆景睡眼惺忪的看看表,才七点半,平常这个点,他正在好梦中。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透进来将整洁的餐厅照得仿佛像一幅染了色彩的油画,十分美丽。

等陆景洗漱完毕后,罗女士已经将早餐准备好。小锅的大米粥,上好的白面肉包子,炸的金黄冒着香气的油条,煮的带壳的鸡蛋。

“妈,怎么有油条?”陆景一边撕咬着手中的油条,一边问。炸油条可是很费功夫的。

“喜不喜欢吃?妈特意为你做的,来,多吃个鸡蛋。”罗女士拿了一个鸡蛋放到陆景面前的小碟上。

陆景点头,心里被母爱包裹得暖暖的。

吃过早饭,老头子说了句“跟我来!”,慢慢的上楼。二楼的书房里有一架红色的保密电话。老头子拿起来拨了个号码,说了几句,很快就接通了大哥的电话。大哥在话筒里说了几句,就挂掉了。过了十分钟左右,又重新打了过来。

老头子在电话只是关心几句大儿子的工作情况,就没有多说,只说陆景要和他通话。

“小景啊---”听到话筒里传来大哥一如既往温和的声音。陆景心里一股暖流涌起,激动难抑,这是他的大哥啊。在老头子和母亲去世之后,大哥对他就一直很照顾。长兄如父!

“哥---”陆景道。

“恩-,你有事情和我说?”

“哥,你手下的干部于毅有贪污腐败的嫌疑,他的儿子于锋在燕京大学里开好车,出入豪华夜总会,他一个处级干部怎么可能那么有钱?”陆景抛出了昨晚琢磨好的说辞。

“或许他有别的渠道。不一定是贪污腐败。”大哥在电话沉默了一会,声音很平稳的说道。

陆景再下一记猛药,“哥,我周二在学校外面吃火锅的时候,碰到刘小山,就是刘卫家的侄子啊,他说我们陆家蹦跶不了多久,过几天就找人收拾我。”

“呵呵,小景,你没有打他一顿吧?”大哥在电话里愉快的笑了起来。

陆景干笑了两声,大哥深知自己的秉性,如果刘小山那小子真敢在自己眼前这么说,铁定会被自己揍得鼻青脸肿。陆景不过是编故事,他都好几个月没见到过刘小山了。

“那到没有,他说他叔叔掌握了一些证据,过几天就能把你扳倒。他到时候再和我算总账。”

“是吗?”大哥的语气终于有了一丝变化。陆景心里一喜,总算是引起大哥的注意了。他们陆家和刘家早就有心结,不仅是老头子那个层次,大哥和刘家的几个子侄关系都不大好。

陆景继续道:“哥,我总感觉有阴谋针对你啊。为什么石桥镇老出事,过完年来,算上这次你都下去了4次。真正的惠民政策,怎么总是有人抵制,我看,就是有些人在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

如果于毅真出了问题,刘卫家一定会向你身上泼脏水的,我听说他是监察部下面的一个副主任吧,他人在纪检系统内,要做点手脚还不简单?

哥,我相信你本身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关键是,如果纪委要调查你,你得回京城吧,那你可就没法再下石桥镇了。如果石桥镇继续出事,你电话指挥肯定有诸多不便,会不会让事情进一步发酵呢?你们部里的一些人肯定会乐意看到你推行的低保政策失败。”

电话里沉寂下来,只有细微的呼吸声。陆景知道大哥正在思考。显然,他所说的这个阴谋带有极大的主观性和猜测性,有一些关键地方的运作绝非陆景嘴里说的那么轻松,但问题是,它确实有实现的可能,不得不让人慎重。

陆景惟恐大哥思考后觉得不大可信,又说道:“哥,主席说过‘凡事做最坏的打算,往最好的方向努力’。我觉得很有道理啊!”

大哥沉默了约莫有十分钟,老头子一直在旁边喝茶,看着自己小儿子“讲道理”,眼光越发的欣慰。

“我知道了!”大哥在电话里沉稳的说道。

简简单单四个字,陆景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自昨天重回十八岁以来,所有的担忧与焦虑,就像是厚厚的白雪上浇了100摄氏度滚烫的开水,迅速的消散。

对于大哥的政治水平,陆景是无保留的信任,记得日后大哥还经历过更为诡异的宦海风波,不也一一走过来了吗?大哥说“知道了”,这事就没事。

大哥在电话里笑道:“小景,不错,长进了。把电话给爸,我和爸说几句。”

陆景将电话递给了满脸含笑的老头子,“爸,大哥要和你通话。”老头子笑着点点头,接过电话。

陆景拿了茶杯到了一杯大红袍,大口的喝茶。刚才紧张担忧之下,嗓子有些干。在一向尊敬的大哥面前说谎,还是有些压力的。

…….

白云蓝天,微风和煦。红旗车开得又稳又快,行驶在京城的大街之上。心情大好的陆景忍不住想起了刘半农的诗句。

“天上飘着些微云

地上吹着些威风”

刚才老头子在和大哥打电话的时候,陆景隐约听到一个人名。印象中是属于纪检系统的。

虽然不知道大哥打算怎么运作这件事,但陆景算是彻底放下这一块的心事。他现在还有一个好奇的地方,就是那200万的巨款,到底到哪儿去了。

前世里200万的巨款下落不明,就算是中纪委给了结论,还是有很多人对大哥的看法不是很好,认为他是有问题的干部。要不是大哥能力出众,十五年的时间未必能浮出水面。

红旗车稳稳的停在湖东路与新安路交汇的十字路口边,宽阔的青石砖人行道旁栽种了大量的梧桐树,稠密的树叶遮住了上午的阳光,使得湖东路上很幽静,充满了诗情画意。

老头子坐车特意绕道将陆景送到了湖东路这里,想来对他的表现很满意。

“你大哥夸了你几句。有进步!”老头子放下车窗对他淡淡的说了一句后,将车窗摇上,坐车离去。

陆景对着慢慢远去的红旗车挥挥手。在老头子心中,大哥一句话的分量要低得上自己十句。陆景倒不觉的沮丧,这是因为大哥从小就表现得极为优异,能力出众。进入仕途以来,一路高歌,是极为耀眼的政治新星,已经在整个派系内暂露头角。

陆景摸出在家中顺来的香烟,点起一支,慢慢的吸着,走向四中门口。

他没有注意到,在十字路口的另一边,一对男女正好看到他。男孩身材修长,相貌英俊。女孩相貌清纯,气质出众。两人都背着书包,是定海四中的学生。

看着陆景慢慢悠悠的走在前面宽阔的林荫大路边,男孩眼中露出难以掩饰的震惊。

….

四中大门的左边是燕子山,斜对面的英华国际学校,是一所私立的贵族学校。

今天是星期六,早自习的时间是九点。现在都快十点了,陆景坐在校门口的一家不大的奶茶店外的木桌边抽烟,蓝色的遮阳伞帮他挡住了日头。他手里夹着点燃的香烟,看着英华国际学校花园式的大门默默的出神。

他的初恋情人李菲菲就在里面读书。

陆景自小与李菲菲定的是娃娃亲,两人初中就读于同一所学校。那时候的陆景极为迷恋李菲菲,不过李菲菲看不上陆景。两人的关系随着陆景就读于四中慢慢的变淡。两人每年也就过年的时候见上一面。

等到李菲菲高中毕业后,前往美国留学,陆景南下江州读书,两人就在也没有见过面。后来陆家没落,李菲菲的父亲却稳步上升,步子走得极为稳健。这娃娃亲自然是没了下文。

陆景隐约知道大哥对李家的做法很不满,曾经在这件事情上表态“我个人的婚姻可以是政治联姻,但是小景就不用了。我照顾他!”

陆景掐灭了烟头,走进四中。

面子这东西不是别人给你的,而是靠自己挣的。在前世里,陆景在父亲去世前的那会儿,标准的混吃等死类型。李菲菲那么优秀的女子肯定是看不上他的。

两人的人生轨迹就像是两条交叉线,在短暂的交汇之后,越行越远。

校园里很安静,陆景的思路忽远忽近,重回1996年,有太多的机会可以把握,他在后来也曾执掌过大型公司,对于商业上的运作手法,他并不陌生。只是一时间,他还没有想好切入点。

高二七班的教室里,大家都在安静的自习着。书页翻动的声音,钢笔在稿纸上演算的声音,偶有同学咕咚咕咚喝水的声音,构成了一副催人向上的曲子。

钢笔在信纸上沙沙的写着,漂亮的楷书一个一个的出现在纸面上,陆景一边沉思,一边写着记忆中的大事。他怕有些事,日子久了就会忘记。

“喂,陆景,外面有人找你!”同桌余胖子用手捅了捅陆景的腰,一手指向门外。

“谁?”陆景头也不抬,继续奋笔疾书。

余胖子低笑道:“杨晚婷的死党,传说中副市长的女儿,林蓉。”见陆景毫无反应,余胖子继续道:“陆景,听说你给五班的杨校花写纸条了?我看是那小妞是来找你麻烦的。听说杨晚婷就是她罩着的。不过,哥们,我看好你哇。要是你能追上‘冰美人’校花,我请你在蓝锦酒店吃一餐。”

蓝锦酒店是定海这一片有名的四星级酒店,余胖子家里就算有点小钱也不会让他这么挥霍。陆景付之一笑,看向教室外,果然一个穿着四中蓝色校服,有点小胖,脸蛋圆圆的女生正在教室外正看着陆景。显然她已经叫人递过话了,想要叫自己出去。

陆景将写好的信纸收好,放进课桌内,道:“你哪里来得那么多‘听说’?”

站起来,走出位置,陆景想了想,从裤子的口袋里摸出一包没有拆封的特供小熊猫,递给余志成,很认真的道:“谢谢!”

陆景看到和他亲近的余志成,就会想起往昔青葱的岁月,有诸多的感叹。那些年少轻狂,美好的记忆不再是发黄的画卷,而是真实的呈现在他的面前。

他记得后来余志成接手了他父亲的烟酒公司,做得还不错。只不过,两人的联系慢慢的断掉了。

“呀,好烟!”余志成接过烟,憨笑了一下,却不知道陆景到底谢他什么。不过这烟的好坏,他立马就认出来了。

…..

“陆景,你这事有点过分吧?”教室外,林蓉双手放在走廊的石栏杆上,气场十足的质问陆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