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6章 偶遇

第六章 偶遇

两人面对教学楼下面的塔松站立,明媚的阳光照在人身上十分舒服。陆景穿着咖啡色的夹克,从衣兜里摸出一盒小熊猫,他今天一共就顺了老头子两包烟。

“啪”的一声用打火机点燃,对着远方的空气吐了个烟圈,“有事说事,林副主席?”

林蓉是定海四中的学生会副主席,陆景这么说,是表明她这个副主席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至于林蓉是不是京城市副市长的女儿,更不是他所需要关注。

林蓉左手使劲的拍在石栏上,“你--!好吧,你做了什么事儿,你自己不知道,不要以为我会怕你陆二少的名头。想欺负我们家杨晚婷,要看我答不答应。”

陆景笑了笑,抖抖手上的烟灰,“你是说我写的情书吧,随便写着玩的,锻炼文笔,不要当真。”

林蓉脸上露出个不屑的笑容,这陆景太无耻了,送了情书,还说让人不要当真。

陆景吸了一口烟,自嘲道:“怎么,我陆二少的名头这么坏,有说话不算的记录吗?你打听一下,我有欺负过四中的女生吗?这件事就这样,好吧?”

陆景说完,将手里的烟灭了。转身要走进教室。林蓉无语,看着陆景高高的背影,细想起来,他在四中的名头都是和男生打架打出来的,从来没有调戏,欺辱女生的记录,和高三年级的那个纨绔公子比起来,确实天差地别。

可是,自己怒气冲冲而来,怎么能被他这么轻描淡写,三言两句就打发了。

“喂,陆景,说话要算话啊,我跟你说,这次我是告诉你们班主任,下次,我就直接告诉教导处张主任。”

陆景停住脚步,回头摆摆手,笑道:“不会的。”八成林蓉昨天下午告诉邵秋兰的,那时候他逃课两节直接回家去了,所以邵老师的电话打到了家里去。

他是真不会去纠缠杨晚婷。不是杨晚婷不漂亮,而是没那功夫。感情的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前世里,他经历了不少女人,但是真正在他心里留下痕迹的,就是那个傻傻的,要给他生孩子的唐雨瑶。

她现在还在江南省第一中学读高一吧。

两人的对话,都没有刻意压低声音,班上的同学都听得一清二楚。陆景走过讲台,回到座位上时,班上的同学都在交头接耳的切切私语。小道消息是一回事,陆景亲口承认又是一回事了。

相比于学生的清苦生活,男女之间谈朋友的新闻可是绝佳的话题,更何况是校园里的知名人物。不过,陆景已经是成年人的思维,自然不放在心上。

只是写封情书而已,比08年陈老师的短信内容差远了。

“安静,安静!”七班的班长张浩不得不站起来,用力的拍着桌子。他颇为恼怒的看着陆景,真是一粒老鼠坏了一锅粥。这人天生就是个问题学生。

陆景整理了下书包,将未写完的信纸放进去,出了教室,将那些青春期躁动的议论抛之脑后。看看表,他在教室里坐了还不到四十分钟。

教师宿舍区里狭长的林荫小路上铺满了鹅卵石,走在上面脚板不时传来些异样的感觉,针叶松在春风里不断的发出沙沙的响声,仿佛一曲婉转的清歌,听得人极为舒服,有一种懒洋洋的感觉。

陆景斜跨着黑色帆布书包,穿过四中老师的宿舍区。他租住在四中的一位老师家,是那种老式的单元楼,一层对门开的两个单元,都是2室一厅的房子。那位老师搬去了儿子家住,就将学校分配给他的房子出租,也算是一笔不小的进项。陆景居住的那栋楼里,有很多房间都是这样的情况。

他在读高中之后,一直是住校。除了每个月的第一个周末回家拿生活费,基本上很少回家,都是在和一帮狐朋狗友乱玩。

“咔嚓—”陆景打开楼道里的青铜色的防盗门,正要进去,背后传来一声娇呼,“等一下,那位同学等一下。”

陆景回头,一位穿着白色短袖针织衫,暗青色直筒裤,身材曼妙的女子挥手正喊话。

那女子面容娇美,腰肢纤细,针织衫将腰收得窄窄的,胸部看上去愈发高耸,一双丰腴修长的大腿并得没有一丝缝隙,很有些诱惑力。

“你等一下,我去把三轮车推过来。我忘了带这道门的钥匙。”

陆景笑了笑,看着那女子窈窕丰盈的背影,认出这个女子,正是他的英语老师,方琴。

没一会,方琴吃力的推着一辆三轮车顺着水泥路走过来。三轮车上放着两袋子大米。

陆景把门虚掩住,上前帮忙。好在他居住的C11栋宿舍从枫叶大道过来,一直没有上坡路,否则方琴能不能将三轮车推过来还两说。四中的管理十分严格,所有的小车一律不准进入校园。看情形,方琴是让百货商店的运货车将货物运到了校门口,然后自己用三轮车拉过来的。

有了陆景的帮忙,三轮车移动速度变快了许多。

“谢谢你,陆景。要不是你,今天可要累死我。”方琴大口的喘气,高耸的双峰微微随着呼吸颤抖着,她拿出一块白色的手帕擦着脸上的汗滴,一边掏出钥匙打开门。

她住在502。陆景帮她将两袋子米都抗了上来。陆景笑道:“方老师,我是你的学生,帮忙是应该的。”

方琴打开门,感激的笑道:“你头发昨天剪的吧?刚才在楼梯口一下子还没有认出来。进来喝口水吧,我正好要你谈谈。”说着,让开了门。

陆景帮她将米袋放到厨房里,走到客厅,接过方琴说中递过来的湿毛巾,擦了一下额头的汗,说道“谢谢!”

“坐吧,老师这里太简陋了,也没有什么好招待你的。”方琴一边说话,一边用一次性的水杯,倒了一杯凉开水递给陆景。

陆景端着打量着方老师的客厅。刷得粉白的墙壁,看起来有些年月,上面布满了各种痕迹,看起来斑驳陆离,颇为陈旧。不过客厅里电视沙发冰箱空调等电器到也一应俱全。水泥地面更是打扫得干干净净。在上午的时光里,宁静,半亮的客厅让陆景有种看到老照片的感觉。

“坐啊!”从厨房里切了两个橙子放到水果盘里端出来的方琴,将水果盘放到明亮的茶几上,招呼陆景坐下。

陆景坐下,笑着喝水。方老师大概会和他谈考试成绩的事情。

果然,方琴优雅的坐到沙发上,一双丰腴的长腿并拢向左歪着,指着水果盘道:“自己拿着吃啊!陆景,你这次英语考试成绩太糟糕了。老师的业绩可是大受影响啊。呵呵,你要加油呀,这样吧,周末我抽一个小时给你补课,这次期中考试争取能考到50分。”

陆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的英语原来是很糟糕,不过,他现在身体里装得是三十五岁的灵魂,高中英语考及格肯定是不成问题的。

“谢谢你,方老师。我最近可能有点忙。不过我保证,这次期中考试,英语成绩一定考过50分。”

方琴笑了一下,很干净的笑容,用修长的手指,虚点了一下陆景道:“看看,又是这套敷衍我的调子,你可是给我保证很多回了,也没见你英语成绩好过。”

陆景大感尴尬,苦笑着道,“最后一次,方老师,我保证最后一次。这次一定不让你失望。”

四中的老师虽然是绩效考核制度,但那也要任课老师负责才行,像陆景这样的二油子学生,很少有老师愿意盯着他让他学习的。因为有些人在绩效考核时,是可以不被统计的。

陆景这次是真有些赫然。面对认真负责的方老师,他确实失信了很多次。

“咚,咚!”大门突然被敲响。

“谁啊,来了!”方琴婷婷袅袅的走了过去,打开门一看,是张漓。她的母亲和她是远房的表亲。

“方姨,我又来看你了。”穿着白色短袖小圆领蕾丝衫的张漓抱住方琴,在她光洁红润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哈哈,我今天已经收到了2所美国大学的offer。”

“哎呀,别胡闹,家里还有人呢。”方琴娇嗔着将侄女推开。张漓向客厅看去,沙发上正坐着一个学生打扮的男子,穿着白色衬衣,黑色的裤子,咖啡色的夹克脱下来放在手边,看起来还有点小帅。小麦色的肌肤,脸上棱角分明,眼睛大而有神,正在喝水。

“是你!”张漓和陆景同时说了一句。

陆景没想到进来的是昨天在4中门口碰到的,从出租车上下来的美女。

张漓没想到那个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看的学生居然出现在方姨的客厅里。

“怎么,你们认识?”方琴疑惑的问道,目光在两人身上巡梭。

陆景放下水杯道:“不认识!”说着,站起来,笑道:“你好,我是陆景,方老师的学生。”

“哦--,原来你才读高二。”张漓心里说道:“小小年纪,眼光那么色。”不过,她现在心情大好,大方的伸出手道:“你好,我叫张漓,马上就要去美国读大学。”

“恭喜,恭喜!”陆景轻握了下她温润的小手,立刻放开。张漓换了一身打扮,白色的蕾丝衫配上黑色紧身裤,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活力,一双修长的大腿在紧身裤的包裹下弹力仿佛要溢出来,她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看起来赏心悦目。

美女到哪里都是一道风景啊,陆景笑了笑,对方琴道:“方老师,我先回去了。再见。”

“别忘了你的保证啊,陆景。”方琴将陆景送出门口,还叮嘱了一句。

陆景摸着鼻子苦笑,太负责的老师,此刻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负担啊。

回到1楼,陆景打开101的房门,走进去,踢掉运动鞋,穿上一个夹板拖鞋,将书包随意的丢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

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默默的抽烟。如果把大哥的危机比作一个任务,他此时已经完成了任务进度的60%,刚过及格线。

他是对大哥有信心,但这并不意味着事情最终会按照他兄弟二人的想法来进行。

并且,现在静下心来想,他的信心有大半是来自日后对大哥的认识,现在还没有经历惨痛挫折的大哥,能否有惊无险的应对过这次危机,还有待于事实的检验。

再一个,他需要弄明白那200万究竟哪里去了。否则,大哥极有可能还会被一些人认为是有问题的干部。这对他目前的仕途中并没有什么影响,但如果大哥有志于那最顶层的风光,这个问题在以后会被别人拿来说事。

陆景不允许出现这样的瑕疵。

窗外的阳光被厚厚的窗帘隔断,客厅里显得十分幽静,陆景掐灭了烟头,玻璃茶几上的一次性水杯里已经放了几个烟头,他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中午11点45分,与刘兵约定的时间还有15分钟。

陆景穿上运动鞋,走向校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