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7章 咖啡馆的琴声

第七章 咖啡馆的琴声

四中校门口处,放学的人流正不断的涌出来,到处是穿着青蓝色校服的学生,一时间人头汹涌,走在其中,有摩肩接踵的感觉。从周六的下午到周日的晚上,四中要放假一天半,不少家在京城市的学生都要回家。况且现在正是饭点,吃厌了食堂的四中学生正好出来打打牙祭。

在放假上,四中比斜对面的英华国际做得好。四中是一周休息一天半,而英华国际只在月底才放2天假。

刘兵个子不高,中等身材,比一米七八的陆景还要低上几厘米。他梳着中分头,穿着灰色的纹理西服,皮鞋擦得油亮,长相秀气,举止斯文。

陆景一眼就认出了他,长期在机关工作的他,在打扮和气质上那大异于那些来接学生的家长。

刘兵握着陆景的手,用力的摇了摇,笑道:“看不出来,看不出来,要不是你喊我,我还真不敢认。”

陆景哈哈一笑,“刘哥说笑了。”他的相貌与老头子有七分相似,而大哥的相貌则与罗女士相肖。是以两兄弟相貌并不相近,刘兵认不出来是正常的。

“别,别,那可不敢当。你叫我小刘好了。”刘兵可不敢随便接受这个称呼。正经陆副司长才是他的哥哥。他不过是陆司长的秘书罢了,怎么敢托大。

陆景就笑道:“咱们各论各的。大学城那边有家西餐厅还不错,刘哥,咱们去尝尝。”

刘兵微笑道:“客随主便呐,你说了算。”

早上的时候,老头子和大哥结束通话后,陆景又给大哥提了一嘴,想要及时了解最新的情况。大哥就给他秘书刘兵打了电话,与陆景约好今天中午见面,吃个饭,聊一聊,熟络感情,方便联系。

尽管陆景一贯表现的很草包,但他这次的推论是有几分道理的,他大哥对他的意见不免重视了几分,同意了他要求及时掌握最新情况的请求。

定海四中右侧的十字路口直走,沿湖东路向西北方向转,不用二十分钟就是京城市的大学城。这里聚集了一批国内知名的大学,鼎鼎大名的燕京大学和华夏大学就着落在大学城内,毗邻燕子湖畔。

四月的京城没有江南草长莺飞,落英缤纷那般秀丽的风光,但燕子湖里碧波荡漾,清风徐来,湖岸边杨柳依依,同样令人心旷神怡,乐而忘返。一路上漫步过来还看到一对又一对的大学生情侣在湖边呢喃低语。

“年青好啊!”刘兵颇有感叹的说道。他今年三十四岁,是大哥来部委后选用的秘书,文笔极强,是民大文学系的高材生。民大在西月区那边,不在大学城里。

陆景笑道:“刘哥的年纪也正是向上走的好年纪嘛。”

两人哈哈的笑起来。

名叫Cafe105的西餐厅环境幽雅,很适合约二三好友过来闲聊。香气浓郁的卡布基诺可以免费续杯,中央的钢琴台上不时的有人上去演奏钢琴。在这里坐上一天也不会觉得无聊,是大学城情侣约会的上佳地点。

透过明亮的玻璃看着路边来往行走的大学生美女,陆景一边喝着咖啡,一边与刘兵聊天。吃过西餐后,两人坐下来闲聊。

主要是在聊于毅这个人。整个事件的关键就在于,大哥的对头刘卫家参与的纪检小组没有查出200万的去向,反倒是于毅交代的材料里暗示这200万的亏空与大哥有着莫名的关系。

陆景猜不出于毅为什么心甘情愿的为刘卫家所用,但这200万的去向却是他极为想知道的。于毅究竟把它藏在了哪里,有什么用途。

在刘兵的嘴里,于毅这个人严于自律,业务能力突出,是大哥的好帮手,是值得信赖的干部。他的家庭和睦,妻子贤惠。他儿子于锋,刘兵也见过几次,彬彬有礼,为人谦和,成绩优异,十分不错。

陆景自然不会和刘兵说再过几天于毅就要被双规的事情。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相同的人和事,在不同的角度看起来就不一样。

刘兵恐怕做梦都想不到他眼中的好干部,于毅,胆子大到可以挪用500万公款,前后贪污的资金有100万左右。

“有事情,你打这个call机号码,我会第一时间给你回电话。”刘兵递给陆景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他的中文寻呼机的号码。

在1993年和1994年的时候,大砖头的手机只有“大老板”们才能用得起,所以价格相对低廉的寻呼机成为了人们的首选。当然寻呼机在最初出现在神州大地上时,也是金贵物件。

1995年在强大的手机面前,只具备传呼功能的寻呼机市场逐步萎缩,用户不再增加。至1996年,用户数量开始出现下滑,寻呼台大幅减少。

可以预见,随着时间的推移,它被手机替代已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好的!”陆景将小纸片收了起来,起身与刘兵握手告辞。他心里感叹着要是有部手机该多方便。看着刘兵坐进京城市出租公司的蓝色的士,陆景又回了西餐厅,要了一杯咖啡,细细的思考起来。

大哥是不可能贪污那200万的,所以必定是于毅做了手脚。于毅要么是将钱通过某种手法转移了,要么就是花掉了。

根据前世里事后对于毅处理的通告来分析,陆景认为有极大的可能是于毅借助于永极夜总会的赌场,将钱转移到国外了,这样中纪委的调查组才查不到蛛丝马迹。因为有蛛丝马迹的话,刘卫家是遮掩不下来的,这个案子曾经让某个国务委员亲自关注。刘卫家不可能冒着政治风险为于毅遮掩。

他能做的是引导于毅将未知的风险推对给上司,为出狱后的人生留下一条后路。

于毅曾供述他贪污的100万中有部分钱款用来支付他儿子于锋在永极夜总会三楼赌场欠下的赌债。

他与永极夜总会有着某些关联也就不奇怪了。

陆景是倾向于于毅将钱转移了的推测。如果是花掉了,中纪委的调查组不会一点痕迹都查不到。

于毅的秘书李政或许知道些什么。在这件案子中,李政也起了很不好的作用,他几乎是差点点了大哥的名字。不过他分量要比于毅轻得多,在正式的问询中,调查组并没有采用他的材料。

不知道,挂在最低保障司综合处下属科室的李政此时在那里呢?要是能和他谈谈或许会有些收获。

陆景叹了一口气,喝了一口咖啡,叫来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给自己拿来圆珠笔和便签纸。他准备根据脑海中的印象一点点的回忆李政的去处。

这时,一首熟悉的钢琴曲调欢快的响起,打断了陆景的思索。他喝了一口微凉,带点苦涩的咖啡,索性静心听了起来。

这是钢琴曲中的名曲,贝多芬的《致爱丽丝》。这首情绪欢快的曲子,通过反复,流畅的音调,刻画出一个温柔美丽、单纯活泼的少女形象,表达了对女孩天使般形象的赞美。

一连串上行的三连音及随后流畅活泼的半音阶下行音调,又自然地引出了第三次的重复曲调,让乐曲在欢乐明快的气氛中结束。

熟悉的音符敲在陆景的心头,他的心情莫名的欢畅起来。这大概就是艺术的魅力。

Cafe105的布局是四周环形布局,钢琴放在咖啡馆中央的一个约有一米高的钢琴台上,使得每个客人都可以真实得听到钢琴声。

他探身看去,咖啡馆中央的钢琴旁,一名气质明丽,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马尾辫少女正在专心演奏。螓首不断随着双手的按键而自然流畅的转动,让她的气质显得极为出众,宛若钢琴曲中所描绘的爱丽丝。

陆景仔细的打量了一会,女孩的侧影看起来很熟悉,忽而一个靓丽的身影从记忆里浮起,慢慢的与眼前女孩的形象重合。

陆景嘴角勾出一丝微笑,写了一张条子让服务生送给了女孩。

董冰每个周六下午都会来Cafe105演奏两首钢琴曲,一则是锻炼自己的钢琴表演力,二则是为朋友捧场。

她刚刚走下钢琴台,等在台下的一名男服务生递给她一张小纸条,“小姐,是12号台的先生让我送过来的。”

董冰笑了笑,没有接,而是拿起钢琴台下的一个檀木柜台里自己的香奈儿米色单肩手提包。然后,左手拿着黑色金属架上挂着的圆顶凤尾花遮阳帽。递字条这种事,在酒吧里比较多。咖啡馆里倒不是很常见。

她微笑道:“谢谢!请帮我丢到垃圾桶里去吧。”说着,转身向门口走去,准备离去。

这时她的眼角扫到了左侧12号台的位置,就见一名男生正在微笑着冲自己挥挥手。

她脸色微微一变,洁白的小贝齿轻轻的咬在红唇上,想了想,她走了过去。

“陆景,你怎么在这里?”董冰看着一脸微笑的陆景,很有些诧异。

陆景打过手势,“要坐下来喝杯咖啡吗?”

看着明眸酷齿,身材高挑,白裙飘飘的董冰,陆景记起,这位四中校花的路子好像走的很不错,后来去英国读书,进了一家跨国企业,入了英国国籍。每年京城,伦敦两地来回飞。比起另外一位校花的遭遇要好得多。

董冰将帽子带到头上,很有些英伦淑女范儿,摆摆手,道:“不用了,我一会要回家。呃,陆景,我在这里弹钢琴的事情,你不要在学校里乱讲啊!”

陆景靠在座位上,笑道:“我在这里消磨时光,偶尔遇到老同学,回四中乱讲什么?呵呵,这里地段蛮好的”说着,他伸手指着窗外。他的意思是这里很繁华,独坐在咖啡馆里有着闹市中的幽静。

只是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一个穿着修身长袖黑色上衣,湛蓝色牛仔裤的长发美女正由远向近而来。他的手指正好从玻璃上指在那位美女身上。

这样一来,话里的味道全变了。

“你好色!专门跑到这儿来看美女呢。你不怕我说出去啊!”董冰噗嗤笑了出来,美丽的眼睛笑得如同月牙一般。

她是四中高二年级十班的学生,学生会的副主席。她的家世不错,此前与陆景有过几次接触,知道他人其实不坏。男孩子有几个不爱打架的,特别是陆景这样身手好的。

陆景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他坐在Cafe105这儿思考问题,确实有看美女的意思,只是在女同学面前这般承认有点不好吧,况且他刚才的话不是这个意思。

董冰宛如秋水般纯净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好奇,道“陆景,你真不知道丁灵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