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章 我是陆景

第八章 我是陆景

陆景看了眼午后明亮的咖啡馆里的情况,因风情明丽,明眸酷齿的美女董冰站在他这里,已经有很多人的目光聚集过来。大概在猜测两人之间的关系。

“我知道。少女情怀总是梦,少男情怀总是诗!”陆景感叹了一句。高一的时候,在四中校内的枫叶大道上有两个高三的学生,长的五大三粗,拦住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非要她陪他们一起去喝酒。

这他妈是什么事。衣冠**啊。

陆景刚刚从军队里面结束了一年的锻炼回来,当时就火冒三丈,冲上去狠狠的教训了那两个校篮球队的男生。那两个男生家里也有些背景,这件事自然是风波不断。大哥亲自到学校和周校长协调,处理。

最后是那两个男生转学,陆景背了一个口头警告的处分。他陆二少的名头就是被这件事撑起来的。

事后,陆景才知道那个女生叫丁灵,刚好和自己同在七班读书。

董冰和丁灵是闺蜜,知道丁灵偷偷的喜欢上了那个为她打抱不平的男生。

“你总是酸溜溜的吟诗,也不知道是和谁学的。”董冰眼睛里露出一丝不满,“我走了,改天约你和丁灵一起吃饭。你自己和她说明白。”

说着,不给陆景拒绝的机会,转身走了。

陆景右手停留在空中,正要说话,董冰已经轻快的带起一阵香风,手提手袋,优雅的走出咖啡馆大门。

宽敞的湖东路在过燕子湖畔时就变得只有4车道宽了,它横贯大学城直通到京城的另一条主干道—紫竹大道。

大学城里的高校都在这里开了侧门,让这一段的湖东路变得异常的繁华。路两边随处可见饭馆,餐厅,小吃店。

董冰走下Cafe105的台阶,等在路边。她已经给保镖王叔打过电话,他去东面的停车场给她取车去了。

她张首眺望之时,一辆在路中行驶的银灰色皇冠突然地加速冲向她,一个危险的甩尾动作,整个车子仿佛在冰面上横向滑行,最终车身在距离她不过五十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

虽然是站在人行道的青石街面之上,与马路的水平线有高约三十公分的距离,董冰还是吓了一跳,连连后退,差点摔到。

一张令人厌恶的脸从车窗里露出来,“美女,要我载你一程吗?”

美丽异常的董冰在路边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把周围的“花花草草”衬得毫无颜色。过往的人流不时向她看来,回头率极高。

那青年用这样的方式来引起她的注意,让她心里的怒火扑腾升起。

董冰站稳之后,扶正帽子,眉头一挑,伸手指着他怒骂,“给我滚远点!”她最讨厌这种炫耀式的搭讪。开个皇冠了不起吗?

皇冠后座上下来一个染了黄毛的小青年,隔着车身叫道:“小娘皮,怎么说话的,锋哥要载你,是你的荣幸。”说着,就要走过来拉董冰。

董冰气得脸色变白,真想抽他们两耳光。她压住怒气,伸手从米色的香奈儿手袋里拿出一支粉红色的直板手机,开始拨号。

皇冠车的危险动作使得周围不少学生都停下了脚步,指指点点。

那驾驶座上的青年脸上很不好看,他开着皇冠搭讪虽然也有失败过,但也不至于被骂,脸上见到美女的热切慢慢的淡了下来,见这美女拿出手机打电话,脸色微微一变,喊道:“回来,小东。”现在能使用手机的人,都不是普通人。他需要掂量掂量着处理。

黄毛听话的坐回到车里。

皇冠车轮胎与地面发出的刺耳声音,让陆景注意到了门口的纷争,快步走了出来。

“恩,没事。”董冰在电话简单的说了几句,就收线。她冷着脸看向车里的青年,寒声道:“我不管你是谁,现在马上下车向我道歉。”

那青年看起来约莫二十二三岁,梳着分头,全身打扮有一种炫耀的派头,懒洋洋的将手搁在车窗外,点起一支烟,道:“美女,开个玩笑而已。你觉得我的车技怎么样?”

董冰冷冷的蹩他一眼,脸上犹如铺了一层寒冰。她在等王叔过来。

“你是于锋?”陆景走过来,一看到这青年,脑子里不由得浮起于毅的形象。这两人长得太像。

“咦,你认识我?”

董冰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陆景,她在瞬间甚至有点怀疑这一幕是陆景自编自导,目的就是为了引起她的注意。长这么大,不是没有男生在她面前用过心机以求博取她的欢心。

“你不认识我?”陆景眯着眼睛笑,笑容里充满了冷意。这才是他陆二少在十年后千锤百炼的标志性笑容。

于锋长的和他老子于毅有八分相似,而,陆景又怎么可能忘记于毅的模样。没有于毅在材料上的暗示说明,中纪委怎么会要大哥回京城接受问讯。这是将大哥卷进来的极为关键一步。

“麻痹的,锋哥不认识你很正常,你以为你是国家主席啊?”后座上的黄毛指着陆景骂道。

“呵呵,你现在跳到燕子湖里游一圈,我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陆景的笑容越发的淡了,伸手摸出香烟点起。前世里,他自老头子去世之后,就很少亲自动手打架了。

用拳头解决问题是气急败坏的表现。

“不认识。”于锋打量了一会,确信他不认识陆景。眼看派头十足的陆景能一口叫出自己的名字,于锋的气势有点弱了。

“我是陆景。”

于锋茫然的摇头,看向黄毛小东。京城几个有名的公子哥,他都听过名字的,没有陆景这个人。而大学城这边,他更是没有听过陆景的名号。

黄毛小东道:“不知道这鸟毛是那根葱。”

这时,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开了过来。一个身着黑色夹克,带着墨镜的酷男快步从上面走了下来。

围观者们吹起了口哨,大概是真正的王子出场了。那酷男走到皇冠面前,将还在愕然看着他的于锋头发抓着,就势向车窗上沿上磕去。于锋反应不错,在头脑磕在车窗上沿后,及时缩回到车里。

“干嘛,干嘛,怎么打人啦?”黄毛在车座后面叫嚷道,不过酷男暴烈的出手风格,让他对于锋的支持紧限于口头上。

于锋从另一面下车,想要和酷男理论。

酷男打了于锋一记,心里旺盛的怒火才稍减,转身很恭敬地对董冰道:“小姐,我来了。”

董冰娇喝道:“王叔,把这辆车给我砸了。”她今天不把这车砸了,就难消心里的怒气。

于锋捂着头,冷笑道:“砸吧,你知道我这车要多少钱吗?”

陆景就觉得好笑,人家开玛莎拉蒂还赔不起你开的皇冠吗?1996年国外的豪车还没有大举进入中国市场。很多有钱人就喜欢低调的开个不知名的豪车。

不过,那辆红色的玛莎拉蒂明显档次极高,于锋认不出来,只能说明他太草包了。

王叔不知道从那里拎了一块青砖过来,砸向皇冠车的前窗,车窗瞬间呈蛛网状碎裂。

“哦--!”围观众惊呼,砸车这种刺激的事可不是每天都能遇上。

于锋冷笑了一声,拿出手机准备开始拨号。

董冰不以为意,她的私房钱足够赔这辆皇冠了,砸了就砸了。非要把心里那口恶气出了不可。

陆景笑了笑,“于锋,你还是给你爸打个电话吧,就说我把你的车砸了。”

于锋脸色微微一变,“你什么意思?”

陆景打个手势,“打吧,不要说我不给你机会,不然一会来了什么阿猫阿狗又没什么用。”

于锋看了陆景一眼,见他不像开玩笑,踌躇了一会,走到旁边打电话。

王叔的动作很快,五分钟不到,就皇冠车砸得面目全非。如果说刚才皇冠算是衣冠楚楚的绅士,这会儿就和衣不遮体的乞丐没什么区别。

董冰见陆景淡定的抽着烟,微笑道:“陆景,这事我自己处理吧。”陆景笑了笑,他知道董冰的家里豪富一方,在京城里应该也有些人脉。不过,他确实是看于锋又点不爽。

还有三天他老子于毅就要进去,现在欺负下小的,出口气再说。

陆景指着从车里躲出来的黄毛,“我不太喜欢别人骂我。我说要他下湖游一圈,就必须要这样。”

“哦?好吧。”董冰笑得很浅,她是不相信陆景的,刚才那青年的反应明显是听都没有听过他是谁?陆景的方法无非是斥诸武力。

黄毛刚想开口,打过电话的于锋走了回来。

“景少,对不起。”于锋微微低头弯腰。

陆景弹了弹烟灰,指着黄毛道:“于锋,我说话要算话,你看着办。”于锋看了一眼黄毛。四月初跳到燕子湖里游一圈并不是很难受的事情。

黄毛苦着脸,拉耸着脑袋,心里一横,咬牙向湖边走去。

“给这位受了惊吓的小姐道个歉吧,然后打电话把车拖走,不要占了这里的地方。破车很碍眼。”陆景拍了拍于锋的肩膀,转身离开。

于锋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陆景的背影,沮丧的走到董冰面前。刚才他父亲在电话里把他大骂一顿,才知道他得罪了父亲顶头上司的亲弟弟。只能无奈的服软。如果父亲的位置没了,他于锋狗屁都不是。

“对不起,小姐!”于锋在董冰面前再次低头。董冰差异的掩住小口,目光落在陆景远去的背影上,感觉难以置信。第一次,她觉得陆景这人有点深。

砸完车的王叔警惕的站在董冰身边,他不能再让大小姐受到惊吓了。按照他的想法非得把这小青年好好的打一顿才算是出了气。不过作为小姐的保镖,首先需要听从大小姐的吩咐。

董冰点了点头,不再理今天大大丢了面子的于锋,快步走向玛莎拉蒂,发动汽车,向陆景离开的方向追去。

王叔瞪了于锋一眼,自去取自己的车。

围观者此时才反应过来,原来酷男是打手,那车是美女的。这时湖边有人喊道:“跳了,跳了,他真跳了。”

皇冠被砸的事儿,很快就在大学城这边流传起来。各种版本的都有,这自然是后话不提。

夕阳的余晖将燕子湖染的金黄,很有些古诗里“半江瑟瑟半江红”的韵味。陆景双手插在裤兜里,吹着春天的晚风,慢慢悠悠的从寂静的湖东路惬意走向四中。

“陆景,要我送你一程吗?”红色的玛莎拉蒂停在陆景身边,流线型车体沐浴在夕阳里宛如高贵的公主。董冰如花的容颜从慢慢落下的车窗露出。